[喻叶]致山雀(一发完结)

目录

食用前请注意:

*喻叶only,一发完结

*悼念我的存档

*OOC,OOC和OOC

 

 

 致山雀

 

 

1.

 

喻文州才醒过来的时候的时候,甚至记不起自己是谁。

 

他在一篇白茫茫里迷迷糊糊地愣了许久,既不知道从何而来,也不晓得身在何处,周围到处都是不知哪里传来的噼里啪啦的声响,怪烦人的。

 

他花了点时间,才逐渐意识到,自己旁边站着个人。

 

你是谁?他想问,但是张口却并没有发出声音。

 

然后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不是吧,他连个嘴巴都没有。

 

再一看,我的天,他原来压根是没有身体的。

 

 

2.

 

他没能说话,可是一旁的那个人却仿佛接收到了他的心声,淡定地回道:“莫方,一开始,大家都是这样的。”

 

这是什么意思?喻文州一愣,没反应过来,但显然很快他的这句疑问也传到了对方那边。

 

“就是字面的意思呀。”那人懒懒地说,“你就等着吧!再过一会儿,你就也能有身体了。”

 

看来是真的可以隔空传声。喻文州了然了,在心里说了一句,谢谢。

 

 

3.

 

“谢什么呀。”那人笑了,眨着眼睛看他,好像有了点儿兴趣。

 

喻文州此刻连个轮廓都没有,可是那人却仿佛晓得他在什么位置,径直便看了过来,虽说视线似乎有些对歪了,但喻文州还是觉得挺惊奇。

 

“这有什么?你这样的,我都见惯了,要是这都不能熟能生巧,我也不要混了……倒是你,你怎么这样淡定?”那人好奇地问。

 

其实也不是淡定。喻文州想。毕竟没有了身体这种事,听着都怪吓人的,不论是谁,肯定都会不适应。但反正很快就会有,也不用太急于一时。

 

“这还不算淡定?我见过有急得跳脚的,有假装淡定一头冷汗的,还有被吓到眼泪汪汪的,就没见过像你这样悠悠闲闲的。”倒是那个人有些讶异了,眼睛瞪得大大的,惊讶完了,又咯咯地笑起来。

 

说,“而且,你不怕我骗你么?”

 

骗我你有什么好处?喻文州试图认认真真地用意念回道。何况这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除了你,也没有第二个活人好相信,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好选择吧。

 

“是是是。”那人是真的乐了,“果然啊,我没有猜错,你就是喻文州。”

 

你认得我?喻文州问。他初来乍到,一丝记忆也没有,要不是对方谈起,他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

 

可是那人却摇了摇头:“我是知道你叫这个名字,可至于你是不是他……你是,也不是。”

 

好的吧。这个回答比较玄,喻文州打算暂时保留这个问题,没有深究下去。好歹他是知道了自己的名字。

 

谢谢。喻文州客气地想。

 

 

4.

 

“不愧是你,真是有礼貌啊。”那人感慨了一句。

 

喻文州还想试着聊些什么,突然,一道光打了过来,然后就那么一瞬间的事,四周立刻变了个模样。

 

一片白色的背景里出现了四面墙,脚下有了地面,而光则是从玻璃窗外照射进来的。

 

这是怎么回事?喻文州很吃惊,他环顾了一下四周。

 

墙面很快便被粉刷了成了月白与米黄,仔细一看,上头好像写着:温馨。

 

然后脚下铺上了整齐的红木地板,果然也同样写着什么:高档。

 

“真是神奇啊。”喻文州感慨道,讲完才发现,他居然能够说话了。

 

“恭喜恭喜。现在你有身体啦!”那人小小地鼓掌道,“要看看吗?”他指向卧室里摆着的那面落地镜。

 

喻文州偏过头去,然后在镜子里,看到一个男人的身影,穿着衬衫与黑色西裤,袖口挽到手肘的位置。

 

男人也看向了他,温温和和的。

 

“这是我?”喻文州眨了眨眼,不乏新奇地问道。

 

“没错。”叶修笃定地说,“准确来讲,这就是你作为喻文州这个名字投射过来的镜像。”

 

 

5.

 

这话讲的更加玄了。喻文州才想问,为什么这样讲?

 

结果出口却是:“早上好。”

 

话音刚落,他自己先愣了一下,真是奇怪,他想说的本来不是这一句啊?

 

但是对方了然地看着他,并且回道,“早上好。”

 

你也这样了么?喻文州很想问,可这时候偏偏却又说不出话来了。

 

那人冲着他眨了眨眼。

 

他应该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喻文州这么一想,总算有些放心下来。

 

接着他说道:“我爱你。”

 

这下喻文州是真的吓了一跳了。

 

 

6.

 

过了一会儿,他们才重新能够控制自我。

 

“刚刚是怎么回事?”喻文州心有余悸。

 

“别担心,是很常有的事。”叶修安抚道,“是作者在干预,她把我俩弄出来,就是想搞这个来自爽。不过她也没时间一直摆弄,所以都是一阵一阵,等她去忙别的,就能恢复了。”

 

原来是这样。喻文州点点头,然后又摇头。从操纵他人来得到乐趣,真是有够变态的。

 

“对,真是变态。”对方好像想到了什么,也跟着恶狠狠地谴责道。

 

 

7.

 

喻文州很快就知道对方为什么这样讲了。

 

他俩现在躺在床上,而那人正窝在他的怀里喘着气。

 

床单上也斑斑驳驳。他身上也斑斑驳驳。然后……卧室里那面镜子,它也斑斑驳驳。

 

“作者是变态……!”那人愤怒地说道。

 

喻文州犹豫地拍了拍对方的背,像抚摸猫咪一样,安抚了两下。

 

“你也是这么想的吧?”那人抬起头看,看向喻文州。

 

“……恩。”喻文州停顿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他眼角还红红的呢。喻文州有些不好意思地想。

 

 

6.

 

“怎么不穿衣服?”喻文州看着那人抖开两床毯子,迟疑地问道。

 

“穿了,待会儿肯定也还要脱。”对方回说,“还不如这样,她肯定不会料到我们会自己把被子盖上。”

 

“原来如此。”喻文州接过对方递过来的毛毯,看到那人迅速地缩进毯子里,不知怎么的,他突然觉得有些可惜。

 

“你可惜什么?”对方问。

 

对哦,差点忘了,他是可以听见的。喻文州很快反应过来,感觉自己耳朵一下子变得热乎乎的。

 

他本来想说些什么的,可能是解释,也可能不是,但就在这个时候,对方却比他先一步地开口了。

 

“你可惜我要走?”那人眯着眼睛,像看个小孩子似的,带了点儿笑意地问道。

 

 

7.

 

“你要走了?”喻文州惊讶地问。

 

“还没呢。不过也快了吧?”那人含糊地答道,显然他自己也不知道具体的时候。

 

“怎么要走?”喻文州有些急了,“才刚来不久吧?”

 

那人摇摇头:“我们觉得不久,其实已经过好几天了。作者早就拖过了截稿日,她本来想拿来做生贺的……不过讲真,到底哪里会有人想要这种生贺?”

 

但是喻文州现在不大想听这种玄学解释:“说要走,你要去哪里?”

 

“可能是隔壁吧?”对方随意地猜测说,“据说她又想把以前一个别的cp的坑拿出来混更了,十有八九,我也要去那个世界线的。”

 

别的cp是指什么?这话喻文州没有问,他觉得自己大约明白对方的意思了,但他就是不想知道。

 

“可是,我想你能一直在这里。”最后他有些悲伤地说道。

 

 

8.

 

“……那是不可能的。”那人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

 

“我们只是故事里的人物,甚至都不能说是那个人本身,只是借过来的名字,是一个符号。就像现在的我和你,只是因为有人想要我们是真的,这才真的活了过来。这已经是个奇迹了。”

 

“我知道。”喻文州垂下了眼睛。

 

一时间,谁也没有再开口,时间安静地流逝着,尽管事到如今,时间已然成为了一个奢侈品,像是从指间落下去沉甸甸的金沙,只在掌心留下了很薄很浅的一层……

 

作为故事的一部分,此刻他们俩都知道,现在他们所在的这个世界线,已经只剩下一个结尾,就要彻底地结束了。

 

 

9.

 

过了好久,喻文州才又心事重重地开口。

 

“那……你要去的那个故事,是不是he?”他问道。因为别的似乎也没什么好问的了。

 

“……我不知道。”对方摇了摇头。

 

喻文州轻轻地嗯了一声。也是,毕竟那还只是个坑。

 

可他随即又有些委屈。凭什么隔壁有六万字,都还是坑,我们连一万字都没有,就要完结了?

 

 

10.

 

又过了两天,故事依旧没有迎来结尾,但是他们都没有想到的是,离别居然提前到来了。

 

那天喻文州从床上醒过来,本能地往身边一摸。

 

居然空无一物。

 

他惊醒过来,从床身猛地坐起,然后呆愣了很久才意识到,对啊,也没说一定要一篇写完,才去写另一篇的啊?

 

他很空虚地在床上躺了半日,大部分时候在发呆,到了下午,终于觉得不能这样颓废下去,别的不说,首先就很对不起他借来的这个名字。

 

可是只剩下他一个人在这里,就算起了床,也没有太大的意义。这个故事好像只是一篇肉渣,压根就没有什么设定,甚至当他打开卧室门,外面连接的并不是客厅,而是他很熟悉的一片白茫茫。

 

喻文州实在找不到有什么事好做,在卧室里翻来找去,除了在床头柜里发现了一堆没有用上、也没有机会再使用了的小玩具,他几乎一无所获。

 

当他再一次开始陷入那种湿漉漉的思念的时候,喻文州在床底下发现了一个按钮。

 

 

11.

 

喻文州趴跪在地板上,看到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身影,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意识到,别的什么姑且不论,他这个姿势好像挺不雅的……可是当他准备翻身坐起来的时候,喻文州吃惊地发现,他好像并不能坐起来。

 

他下意识地转头一看,果不其然,卧室一角的镜子里,分明只倒映着一人的身影。

 

好嘛,他居然又没有身体了?

 

不过最惊讶的人并不是他,那人看着他呆呆地眨了眨眼睛,许久才愣道:“这是怎么回事?”

 

喻文州还没有见过对方这样的表情,忍不住露出了微笑——当然,也可能是因为见到了他,才忍不住微笑了起来。

 

我碰了这个按钮。喻文州说,他又一次地失去了开口说话的功能,但这回他挺高兴的。

 

“这……这是不是回档键?”那人顺着他的指引看了一眼,不大确定地说道,“我只晓得有这么个东西存在……可一般都是放在最隐秘的位置,绝对不会让我们找到的,这回怎么出现在这里?”

 

可能是bug了?喻文州随口猜到,他其实没有细想,重逢的喜悦充满了他的胸腔。哪怕他现在暂时还没有胸腔。

 

“恩,应该是bug了吧。”那人赞同,随即非常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这下好了,作者撸了这么久的劳动成果都没了,她要是发现,肯定恨不得掐死你!”

 

喻文州也跟着笑了起来。说实话,听对方这么一说,他也觉得很愧疚,但是他从诞生在这个故事里到现在,还没有像现在这么幸福过。希望作者能够体谅一下,喻文州轻飘飘地想着,原谅我吧。

 

“诶呀,这你就不要担心了。我也只是讲讲,她不可能真的怎么样你,毕竟,你是喻文州嘛!”

 

那人摆摆手道,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或许对方没有真的把注意力放到这件事上,喻文州想。因为那人正凝视着他所在的这个位置,虽说视线似乎依旧有些对歪了,但喻文州能看出来,对方眼里也满满的都是温柔,就好像雨后一汪满满的湖面。

 

“好久不见,喻文州。”那人说。

 

好久不见……喻文州试着回,但他突然发现一件重要的事,他居然叫不上对方的名字。

 

毕竟这只是一片肉渣文,名字是出现在上帝视角的东西,故事设定默认他俩熟知彼此,可是居然从头到尾对话里都没有出现名字……当然,也有可能在高潮的时候出现过,但是那个时候谁会把注意力放在这上面呀!

 

这么想来,要不是对方一开始和他闲聊,他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一提这个,喻文州就觉得有点儿郁闷。

 

更加郁闷的是,他认认真真地惦记了一个人这么久,居然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我叫叶修。”那人应该又听见了他的所想,笑呵呵地回应道。

 

叶修。喻文州在心里默念着,虽然并没有真的发出声音,但他念得非常认真,像是要把每个字烙印下来,在字里行间所看不到的地方烧得滚烫。

 

 

12.

 

“早上好。”喻文州又一次说。

 

“早上好。”叶修回答他。

 

“我爱你。”

 

 

 

 

End.

 

 

 

Freetalk:

 

是的,掉档的那个人就是我。

这个故事其实讲的是,wps,吃掉了我,对动画第十集的一腔热血,兼,给月聊聊迟到的生贺,的一篇肉渣。

并同步了云端(泣

讲道理,上一回掉档,是很久以前的那篇摸鱼,也是喻叶,也是肉……我对州州是合理怀疑!

他绝对是在吃老王的醋(x

可能是因为充满怨念,这篇撸得非常快呢(。

标题是因为我今天收到了亲爱的罐头给我寄的信❤

 

 

以上、感谢你的阅读

全文 4420 字

2017.6.5


评论(13)
热度(281)
  1. 墨喵鱼旆央 转载了此文字
© 鱼旆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