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侧耳倾听(一发完结)

目录完结连载 


食用前请注意:

*周叶only,一发完结

*架空paro,大纲文

*给韵韵 @子系王久贰 

*一块口味诡异的甜饼

*OOC,OOC和OOC

 

 

侧耳倾听


 

1.

 

一叶之秋是战争时期立下赫赫战功的人形机甲,它,或者说它们的操作者叶修并非人类,而是由嘉世研发出的人工智能终端。

 

为战争耗尽财力心力创造出的智慧结晶,在和平年代却失去用武之地。嘉世为了发挥价值,经过数次更新,将叶修改造为服务型终端,抹去了它y字开头冰冷机械的型号代称,重命名为叶秋,一个更加人性化的名字。

 

可是称谓的改变不能隐藏实质。战争曾经将它推向辉煌,战火却也为它打上永远的烙印。嘉世几代推陈出新,换了几个型号,依旧无用,便开始觉得,问题是出在内里。过去的参战经历使得以叶秋为终端的智能机型市场狭隘,以至于阻碍了以叶秋为主要终端的嘉世在服务行业的发展。

 

最后,嘉世还是更换了新的终端,而对于老一代的机型,嘉世决定发挥它们最后的价值。一叶之秋型号的残留机体在适当改装后被拍卖,而叶秋则因为曾经承载过多机密,直接宣告退役,注销存档,终止运行。

 

 

2.

 

周泽楷网购了个管家机器人。

 

他是上班族,一个人租房住,没什么功夫收拾家里,偶尔有空休息,也贡献给了外出,游戏和睡眠,实在不乐意往整理东西上多花时间,又看不惯家里越来越乱,一来二去,还是存了点小款,入手了一台时下流行的管家机器人。

 

周泽楷是放了点小血,可毕竟收入摆在那里,最后买的依旧还是个老旧处理机型,到了这个档次,型号之间价格相差也就不大了,于是挑了个综合型,算是低配奢侈,就坐等送货到家。

 

等收到快递一看,还真不赖,好歹人模人样的,一看标签,代号君莫笑。

 

于是开机,输好基本数据,初始化结束,君莫笑睁开眼睛。也不知为啥,总觉得特别真实,周泽楷忍不住下意识回了一句,你好,君莫笑。

 

说完又觉得自己在多此一举。

 

没想到对面机器人却回答了,说,你好……但其实我叫叶修。

 

周泽楷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啊,怪不得综合款也和普通家务款差不多价格,原来是二手的,怕不是原主人命了名。

 

可命名就命名了吧,他也不介意这个,叶修听着还更有人气儿些,于是就说,嗯,叶修。

 

那边叶修眯了眯眼睛,露出一个笑来,周泽楷总觉得,这表情甚至比它睁眼时更加真实,现在技术水平已经达到这样的层次了吗?综合款就是综合款啊,处理机型还这么厉害。

 

那边叶修正在观察环境,嘴里问,那主人,我们从哪一步开始?现在就打扫下么?

 

叫主人好像有些羞耻……关键是叶修实在太像个人了。周泽楷摇了摇头。顿了会儿,发现叶修看着他眨眼睛,问,嗯?那干啥,我还以为你买我是为了……唔,还是说其实是别的用途?

 

别的用途,综合机器人确实有别的用途。周泽楷脸刷地就红了,赶紧解释说,不是的。打扫一下吧。但是不用叫主人的。

 

讲完,过了会儿,又说,麻烦你了。

 

怎么这么客气!叶修好笑似的,扬了扬嘴角。

 

初始信息是早就录入了的。于是机器人学着他刚才那样,笑着说,嗯,周泽楷。

 

 

3.

 

一枪穿云是战争时期轮回研究所开发的生物试剂。药剂通过胚胎注射,在出生后进行稳固,足以激发出生物难以预计的战斗潜能。

 

然而第一批实验体尚未完成,战争便宣告终结,实验项目不了了之,数据封存,绝大部分实验体都在出生前便遭到销毁。

 

说绝大部分,因为周泽楷不在此列。

 

他的母亲是研究的主要开发人,没有人会想到,这位狂热的研究员会将半成品试用在自己身上。药品尚未开发完全,强烈的排异反应压榨着她的生命,可或许是偏执所带来的奇迹,周泽楷幸运地被试剂接纳。

 

药物与他渐渐融为一体,他也成为药物的一份子。周泽楷是剖腹产出生,婴儿脱离于母体之外,不像是孩童诞生,而更像是取出了某种异物。医生将他捧出,他的母亲躺在手术台上,本能地发出一声喟叹,并非源于骨肉呱呱坠地的快乐,而是身体终于脱离苦海,而自然而然生出的慰藉。

 

长期的痛苦将她的热情消磨殆尽,如同雨水磨平岩石锐利的棱角。周泽楷没有对于她的印象,身周一切全靠自己琢磨。他在八岁时晓得自己与众不同,九岁时知道应该有所隐藏,十二岁之后,逐渐明白这并非是一种天赋。

 

他上了小学初中,脱离义务教育,又念完高中大学,参与工作,化作一片汪洋里的一滴纳米液体,尽管清楚其实永远没法儿真正融入,却竭力闷声不吭,将自己伪装成一粒随处可见的水滴。

 

巴士在两百米外启动。周泽楷没有尝试过,但他大约也有这样的自信,这幅身躯恐怕是真的足以在列车呼啸而来的瞬间,和那些个漫画里的人物一样,拦在道路中央的那种。然而周泽楷宁可和个普通人一样跑跑停停,然后看着巴士开远,接着冒着上班迟到的风险,等待下一辆班车。

 

 

4.

 

叶修从一片黑暗里转醒,他花了大约零点几秒的时间,试图和以往一样,在开机时分对自己所搭载的大量数据进行一次临时性的运算和整合。

 

可是这一回他却愣了神,总觉得与以往有所不同,数据似乎发生了什么变化,但也说不清楚变化在哪儿,似乎整理的内容一下子变得很简单,计算量也陡然减少了好多。

 

他睁开眼,还在那种不协调里没有反应过来,整台机器都带着点儿不适应,分明是机器,却像个刚醒过来的人似的,懵懵懂懂的。

 

眼前有人看着他,叶修等着他给出什么指令,可对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突然开口道:你好,君莫笑。

 

君莫笑,这个名字令他觉得有些陌生,像是盖着什么迷雾,甚至有些恍若隔世起来。叶修一愣,其实对人类而言,也就只有半秒钟,接着才意识到,哦,原来君莫笑是他这回操作的机型。

 

习惯了言简意赅的指令,这种人味儿十足的开场白反倒让他觉得好笑起来。这一乐,叶修又是一阵愣神,原因无他,他本来是记得的,自己是个人工智能,思维深处有一道人为刻入的界限,工作时最不允许掺杂感情。在他过往做出决断、执行任务的时刻,不论是如何难以割舍的情绪,都化cpu里一缕不需消化的代码,排除往数据处理的洪流之外,严格来讲,甚至不能占用ram的轨道。

 

他记得自己曾经有一个很大的沙盘,反复运算其中每一粒沙砾的动向,数据流,燃料,引擎驱动与关节润滑剂,在机械时代,他是铁与血的最终象征。

 

但这回,叶修却有些不太确信了,因为原先束缚着他的这条指令,不知为何,居然兀自消失不见了。

 

叶修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好奇,试探道:你好……但其实我叫叶修。

 

居然真的没有警铃。

 

眼前的小伙子似乎也被他的反应懵到,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有反应,回答:嗯,叶修。

 

这下叶修是真的快乐起来。他几乎从未体验过像这样的百无禁忌,一时间,只觉得各式各样的心情充满了运算器,原先宽敞得惊人的内存空间都显得有些饱胀起来。

 

他也是头一回知道什么叫做通感,以及什么叫爱屋及乌,眼前的傻小子瞧着呆呆的,但这也不妨碍就这么一瞬间,对方在他眼里也变得十足可爱起来。

 

叶修看了看四周,是个很小的房间,系统自动调出他该做的事,他瞧了一眼任务栏,感觉头回见识到,原来后台任务也能像这样空荡荡的。

 

于是轻松地问:那主人,我们从哪一步开始?现在就打扫下么?

 

傻小子摇了摇头,半句话也不讲,叶修毕竟还是缺乏读心功能,只好干看着他眨眼睛。任务栏的进度被他全按在暂停,叶修想了想,开始试着调出一些这个机体的别的功能。

 

嗯?那干啥,我还以为你买我是为了……唔,还是说其实是别的用途?

 

傻小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脸刷地就红了,有些慌乱道:不是的。打扫一下吧。但是不用叫主人的。

 

讲完,过了会儿,又说,麻烦你了。

 

怎么这么客气!叶修好笑,虽说这样评价使用者不太好,可是他还是发自核心处理器地觉得,这人实在是很有意思。

 

初始信息是早就录入了的。叶修都不用去看系统提示。

 

他当然知道傻小子叫什么名字,于是也学着对方刚才那样,咧开嘴角,眯着眼说道,嗯,周泽楷。

 

 

 

 

End.

 

 

 

 

他从战火与硝烟中醒来,但实际上,烟与火,都是距离他十分遥远的事物。

 

叶秋的核心寄存于嘉世研究所地下,管道与金属板盘根错节,数据线排列有条不紊,人类定期检测这些硬件的运行,如同梳理他漫长交叠的黑色发丝。

 

塑造他思想的躯壳占据了数个楼层,但他并非必然存在于此,他的思维遍布陆地与海洋,如同一株不可名状的巨树,树冠悬空于每一寸荫地之上。他是终端庞大机械内部,一个游走的幽灵。

 

远方连接精神的细线庞杂而繁复,他是棋盘最后一排坐镇中央的王座,独一无二,坐怀不乱,末端是他的棋子,他的下臣,他的手足。

 

硝烟与火光从数千万公里外的战场传递而来,带着一股灼热的寒意,融入他缥缈的灵魂之中。冷却剂在管道中流窜,他的血液令他沉静。

 

叶修从系统警告中醒来,视野里是一片狭小的天花板。

 

低级消防警告没有达到鸣铃的程度。烟是从窗外飘进来的。昨晚停电,室内闷热得很,他在休眠前没有关窗,出租房外头有个早餐摊,每天六点准时营业,蒸笼的白色水汽穿过纱窗,卧室一股子暖烘烘的包子味。

 

周泽楷靠在床边,愣愣地凝视着那扇窗,哪怕他顶着一头乱毛,套着件皱巴巴百元三件的大路T恤,满脸写着瞌睡,神情懵懂迷茫,依旧符合人类的审美标准。

 

叶修只看到一堆待处理事项。

 

好处是周泽楷还没清醒,叶修抓紧时间,问道:“早饭吃包子么?”

 

周泽楷转过头来,低低地嗯了一声。

 

成了。叶修有点儿得意。

 

他入住这件出租屋已经有一年,事到如今,却依旧不擅长自己做饭。或者说,以机器人的标准而言,叶修对任何家务都称不上擅长。他还有些印象,哪怕时代久远,他毕竟曾操作过比君莫笑复杂得多的机型,但在那些残留的注册表里,过往操作留下的记录只停留在宏观层面,已经足够复杂——反过来想,这幅小小的人形的身体,真的具备足以运行他思想的机能吗?

 

大脑驱动手足,国王命令臣子,指令宏大精密,然而细节上的运作他一概不知。跨领域就业难死人工智能。这两天雨下得勤,昨天他洗错了衣服,他少数几件能穿出门去的夏季衣物还都挂着还没干,叶修想了想,打算借周泽楷的先穿一下。

 

出门前他从零钱包里掏出硬币,其实按理说管家型机器人都配备有自带的支付系统,但叶修没有经过身份认证,算是个黑户。他的联网权限只到游客,二手机器人总归或多或少有些缺陷,他目前的小主人似乎并不介意,相反,周泽楷似乎致力于督促叶修摒弃诸多智能机械的传统优点。由集中步入琐碎,从有序变化为随性,有时候叶修会觉得自己正在向人类靠拢,与他的机械躯壳日益紧密结合,成为另一意义上某个无可预测的思想体。上个月周泽楷突发奇想,想要给他买只手机,叶修断然拒绝,这对人工智能而言简直是诬蔑。

 

跑腿还是比开灶台要轻松得多,如果周泽楷大脑清醒,思维清晰,他可能会出于一些叶修不能理解的原因,带着副令人不能拒绝的表情,要求叶修亲自下厨,从而一箭双雕,达到他食用极简派早餐与破坏厨房卫生环境的目的。

 

叶修在周泽楷真的清醒之前,急匆匆地出了门。他走出楼梯间,开始排队,接着没一会儿,听见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周泽楷趴在窗口,手上丁零当啷地响着一串钥匙,看到叶修抬起头来,便一转手腕,轻巧地朝他站的方向掷了过来。

 

叶修在的方位其实不算太近,但周泽楷高高瘦瘦,体质却好得出奇,有几次他们一起出门,反倒是他径直走过安检,而周泽楷率先被工作人员当做智能机械拦下。叶修就坐在安检口后头的座椅上,等着对方带着一幅尴尬与生疏的表情,熟练证明人类身份。他只看了一小会就开始想笑。

 

叶修没有移步,只是稍稍伸出手臂,那串钥匙便很精准地落进他掌心里,叮铃一声。旁边汤包新鲜出笼,一片白腾腾香喷喷烟雾缭绕。

 

是人间烟火。

 

 

 

 

以上、感谢你的阅读!

全文 4453 字


评论(6)
热度(199)
© 鱼旆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