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猫系男友的正确食用方法(一碗猫肉,一发完结)

食用前请注意:

*喻叶only,一发完结

*猫科男友x猫系男友,单纯一碗红烧猫肉(

*详设见《猫男安抚法》,独立食用也可(毕竟只有肉((

*OOC,OOC和OOC

 

猫系男友的正确食用方法

 

叶修第二次路过喻文州的时候,他电脑屏幕上还是显示着编辑文档的界面。年终总结哪里不都是一个样,压根没什么好机密的,叶修凑过去趴到喻文州肩膀上看,可这一看之下,即便是他也察觉到了不对。


还是熟悉的文件名。还是熟悉的三行字。距离他上一次路过这里已经过了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间喻文州连竟然一个符号都没多敲。


叶修瞥了眼一旁电脑桌上还亮着的手机屏,表示已经看穿一切:“文州你开小差啊。”


“群里抢红包。”喻文州叹了口气,“消息提醒老是闪,集中不了注意力。”


叶修想了想,也是。抢红包这种有毒的运动,一开始就停不下来什么的都是很正常的事,但如果要强迫喻文州放弃闪来闪去的红包提示而专注去写报告,这似乎也的确有些强猫所难了。


“要不要我把手机拿走?”叶修建议道,“你放心,你的份我帮你抢,手速绝对过关。”


“也行。”喻文州点了点头,出乎意料的,非常果断地就把手机交给了叶修。

 


叶修心满意足地抢了一上午的红包,差点都忘了午饭这回事,然而等到他去叫喻文州的时候,叶修看着屏幕上的四行字,内心不能不说是冲击的。


好歹多了一行不是。


虽然说菜单栏那边显示的应用程序也多了一行。


“文州啊。”饭桌上,叶修叼着一颗青菜,有些艰难地开口了。


“我懂。”喻文州扒拉着饭,内心也是复杂的,“要不这回把网关了试试?”


叶修震惊了。这是何等的魄力!他简直为上一刻心中有一秒怀疑的自己感到歉疚!


“少侠好决心!”叶修由衷佩服,并且鼓励道,“我看好你哦。”


自己则在饭后抱着喻文州的手机,开着4G窝进了平时喻文州睡午觉的沙发。


 

喻文州确实有决心,说断网就断网,一点都不含糊。


但就是那什么,总觉得他倒茶的频率比吃饭前突然高了很多。


当喻文州拿着茶杯不知道多少次经过客厅的时候,叶修终于忍不住了。


“你写了多少了?”他好奇地问道。


喻文州握着茶杯,叹了口气:“三十一个字。”


这堪比小学生看图作文拖字数一般的答案,让叶修平白感到了一阵莫名的危机。


“不应该啊!你平时不是挺会写的嘛。”叶修说,在喻文州走过来的时候主动挪了挪位置。


喻文州放下茶杯,在他身旁坐了下来:“我也觉得不太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能集中注意力。”


叶修点了点头,总觉得这症状在哪里见到过。


 “老是有些心神不宁,想磨爪子,很难专注做一件事。电影都没办法看完。”喻文州继续说道。像是印证他的话一般,就这短短说话的时间里面,他头顶上的圆耳朵动了至少有三次。


叶修盯着那两只毛耳朵,突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答案。


“文州你最近是不是还有些烦躁?心慌失眠?坐立不安?”叶修确认道。


这句话有三分之一的内容喻文州自己刚刚才说过,但大概是叶修表情太过生动,前者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回答道:“没有吧。”


“好的我懂了,不用说了。”叶修看着喻文州身后已经开始拍打起沙发坐垫的豹子尾巴,感觉自己已经得到了真相。


叶修陷入了沉默。


“我家没有甲亢病史的。”喻文州惊恐地说道,“也没有多动症。相信我。”


“不,比这个还麻烦。”叶修摇了摇头,又停顿了好一会,才艰难地开口。


“我觉得你是发情了吧。”他说。


 

“不会吧。”喻文州深表怀疑,“都到我一代了还会有发情期这种事吗?”


他不说倒是没提醒叶修,一说叶修倒是突然给记起来了:“这么说来,我记得豹子确实是在冬天发情的来着。”这还是他刚知道自己对象身份那会儿去某百科里头查到的。


喻文州的表情看起来是很想反驳,但结果只是动了动嘴唇,并没有开口。


叶修摆出一副“你看吧”的表情,而喻文州看着叶修安静了好一会,虽说身后头那条长尾巴摆来摆去,可眼睛确实眨都没眨一下。


他那双浅蓝色的猫眼睛不是没有观赏性,只是盯人的时候格外瘆的慌,叶修有些不太自在动了动:“怎么了?”


“没什么。”喻文州像是才反应过来一样,歪着脑袋眨眨眼睛,停下了甩尾巴的动作。


“你等等,让我再重新思考一下。”叶修迅速地说,但是喻文州像是自动无视了这句话。


“收回前言。”他抖了抖耳朵,露出一个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的微笑,“我突然觉得你说得对。”


“我应该……不,确实是发情了吧。”



来不及解释了,记得上车请刷卡

 

叶修脱力一般地趴到在床上,喻文州覆上他,偏着头蹭了蹭叶修的颈窝,那条吓到他了的长尾巴也讨好地缠绕上他的脚踝,有种大猫表示亲昵一般的温馨感。


叶修伸手掰开那只在他嘴角边动来动去的猫耳朵,半垂着眼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累死我了……”


他刚刚喊得厉害,这会儿说话声音有点哑,喻文州抬手摸了摸叶修汗湿了的头发:“那干脆睡个午觉吧。”


“行。”叶修说着缩缩身体,直接就这么闭上了眼睛,看起来是要在这满是情事痕迹的床单上直接睡过去。喻文州哭笑不得地推了推他,无果,只好亲力亲为把人抱起来……放到了床的另一边。


刚刚这么做了一回,不知觉外头已然天色渐晚,喻文州今天都没遵守他每天好好午睡的生物钟,现在看着叶修瞌睡的样子也有点犯困起来。


床单是要洗的,总结是要写的,而且好像差不多也快到晚饭的时间了……但是这都没什么大不了的,猫科动物向来都是这样随性而为,现在没有什么比得上像这样,拥抱着恋人、舒舒服服地睡上一个有点迟到了的午觉。


 “午安。”喻文州说,然后靠着叶修的脑袋,闭上了眼睛。


叶修哼唧了一声算是回答,声音在喉咙里滚过一圈,尾音带着一点点可爱的咕噜声。


窗户外透着一点点冬日暖乎乎的晚霞,照亮这懒懒散散、又甜甜蜜蜜的时刻。

 

 

End

 

 

Freetalk:

大家好,这里是鱼子绛!

最近想吃那种污污的肉,想想会说出你也想摸摸吗的叶修应该挺豪放的吧,就试着写了……结果竟然撸了七千字的肉!多么大的挑战!简直难以想象!(口意

……虽然写完后我自己都没脸看。

好吧,说实话,我原先的预计是那种,一天一口气就撸完的短打小肉末,于是打字前还做了个预告,扬言老司机要开车……然而结局就是这样,三轮换86,秋名山没有车神。

看在这篇炖了三天的粗长红烧五花肉的份上,请原谅我!下次我再也不敢(在写完之前做预告)了!

……虽然我自己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我已经尽力了(沉痛(哪里不对

所以问题来了,文州大大到底有没有发情呢?

 


以上,感谢你的阅读!

全文 7294 字

2016.2.20

 

 

 

 

评论(30)
热度(678)
  1. 墨喵鱼旆央 转载了此文字
© 鱼旆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