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记一次难忘的答小周问(一发完结)

食用前请注意:

*周叶only,一发完结

*现代背景下的儒释道paro

*私设如山,bug别管(躺

*OOC,OOC和OOC

 


记一次难忘的答小周问


 

1.

魏琛去叶修家做客,还没进门呢,就意识到他屋里多出了一个气息。

“你这又炼了什么宝贝?”魏琛隔着半扇门,问得真诚,笑得猥琐,“快快快,赶紧拿出来给本道看看!”

然而叶修否认得很干脆:“哪儿有宝贝,没有。”

“骗谁呢你!”魏琛不信任他,“你这破出租房里有多少斤两,我还不知道?还是你真当我老不中用?告诉你啊,本道识海清明,这气息清冽空灵,凛然纯醇,分明是一股灵气!”

他这话才说完,眼珠子一转,好像又想到了什么,瞬间表情反而比刚才更加生动,更加猥琐。

“等等等等,我猜猜,你说不是宝物,难不成是你收了哪里大妖,拿去做了式神?”

“哪儿能呀,你还真有想象力。”叶修看白痴似地瞥了他一眼。

就冲着这眼神,魏琛差点就要爆出粗口来,也就是他心里头尤其好奇到底叶修藏了什么宝贝,这才忍住没发作。

“哪儿不能呢!”他给叶修说好话,“老叶你知道,这道学界有本事的,你我都算一个。东西南北的几方妖怪,也就仗着现在政策是讲文明倡和谐,不然早被我们打趴下了不是?”

“诶哟,原来你还知道讲文明倡和谐啊?”叶修乐了,“那么现在道妖平等,道士都要保护野生妖,关爱留守妖,废除腐朽的式神制度,不能再搞当初打妖收妖那一套了,你知道不?”

魏琛当然知道,这都多少年前的新闻了。自从解放妖奴运动之后,人妖平等就一直是道学界长期奋斗的主题和目标,此等常识,从来就只有不认同的,没有不知道的,叶修这么说,显然是在带离主旨、搞小动作了。

魏琛不是很高兴了:“滚你的。难不成我难得今天来了,你还要一直在门口堵着?”意思是这宝贝你也别藏了,总归我非要看到的。

他耍这个无赖,叶修也没辙了,毕竟话说回来,其实他原本也没打算瞒着魏琛。他俩虽不同宗,却能算是半个同门,人没啥好不信任的,交情上更是没话说,便也谈不上什么好瞒不瞒的。

“进来吧进来吧。”叶修摆摆手,终于往旁一挪,身子一侧,给人让开了一条路。

魏琛本来就好奇极了,架子没端几秒,嘿嘿一笑,便两步并两步走进了玄关,伸长了脖子往客厅看。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哇。

魏琛一眼望去,就被狠狠吓了一跳。

“老老老老,老叶。”他话都说不利索了,“这是啥呀!”

 

 

2.

“谁是你姥姥,”叶修笑他,“你刚还说自己识海清明,现在就不好使了?”

“你少贫!”魏琛哪里去理他的调笑,“诶哟我的老君呀,你这是捞了个什么烂摊子?”

“诶诶诶,怎么说话的。”叶修指正他,“你别学人家半吊子洋话,老君什么时候变你家的了?还有啊,人小周好好的,怎么到你嘴里就成烂摊子了呢。”

“那你说说,这是什么?”魏琛想用手去指,手伸出来到一半,又连忙缩了回去。

“瞧你给怕的!”叶修笑道,“我来介绍,这是小周,周泽楷小朋友。”

“你……你你你!”魏琛简直要气死了,一句大逆不道都已经到了嗓子眼儿,“你知不知道,这可是灵麋,天兽哪!”

“这话说的,你真当我老不中用了?”叶修以彼之茅攻彼之盾。

但这么说,看来他就是默认了。

魏琛这时候终于冷静了点。天兽之尊,囚之于己屋,宛若纳一大天于一芥子,都是仙人才做的事,凡人要有此等非分妄想,因果必以报之。这是个防篡天道的机制,可是叶修向来不是有这般野心之人,会做出如此决定,必然有其缘由。

可是人因果管你这一套是非吗。

魏琛一张老嘴张了又闭,老半天才嘟哝着憋出一句:“你是脑子进水了,竟然敢惹这等闲事。”

 

 

3.

魏琛才呆一会就走了,倒不单纯因为灵麋的这档事儿,他确实是有事务在身,真要讲主次,他这趟会过来才是个顺便。

魏琛脚跟抬出去,房门关起来,才一会吧,周泽楷就醒了。

小灵麋眨巴了下眼睛,从沙发上直起身,捡起动作间掉下的契科夫选集,他刚刚就是看这个睡着了。

“醒了?”叶修正巧从卧室里出来,问他,“什么时候醒的呀?”

周泽楷想了想,说:“刚刚。”

“老魏来那会儿?”叶修笑着问。

周泽楷有些尴尬,但那时候他除了装睡没什么更好的法子,叶修说对了,他点了点头。

“别紧张呀,你做得对。”叶修走过去,摸了摸他的脑袋,“那货要发现你醒了,非得烦死不可。”

周泽楷相当犹豫,但还是乖乖地嗯了一声。

他作为灵麋还相当年幼,头顶上两只鹿角,现在只冒出两个嫩笋似的小尖尖,被叶修摸着头发的手偶尔碰到,还传来些许酥酥麻麻的感觉,像是细雨轻轻打在笋尖上,痒痒的。

叶修手指纤长,手掌温暖,动作之间,掌心中传来泉水般清澈温润的灵气,在二人之间回转流通,自成一个循环往复的小自然,恍惚间仿有山溪归海又风化成露,春风化雨又凝聚为霜之微缩。

这是再亲昵没有的动作,即便小灵麋此刻再怎么困惑犹豫,也忍不住眯着眼睛享受起来。

本元之中灵息运行,他尚还不大擅长此道,增出的韵然灵气从那柔软小巧的茸角中溢出,宛若生出两枝火树银花,灿然伸展成一副生机勃勃的姿态。

纠纠如结,不得之解,此刻却仍是有如风过草偃,或者说如同撸顺一脊背炸了的猫毛,总之就这么半勉强地给平息了下去,等到三十三小周天运行结束,周泽楷睁开双眼,瞳中已然没有犹豫困窘之色。

“不愧是小周,这是灵性啊。”叶修夸他。

可周泽楷挺委屈,他觉得叶修是在敷衍他,是在故意岔开话题、耍小诡计。他外表看起来乖顺,骨子里却是个倔脾气,此刻心里又好奇得很,低着脑袋闷了会,总算是忍不住了。

“讲文明,倡和谐是什么?”他一脸探寻地问道。

 

 

4.

叶修嗯呃啊呀地思索了好一会,终于才开口。

“它意思呢,就是要既文明,又和谐,建设道家文化、维护道学传统的同时,也要扬弃封建腐朽,不搞式神制度,不搞人妖分化。”他说。

“那式神制度又是什么?”周泽楷继续担当好奇宝宝。

“这个就是封建腐朽的等级制度。”叶修给他解释,“我们讲,人和妖应该是平等的,不能把人放在妖前面,也不能把妖放在人前面,所以解放妖奴以后就没这个制度了。”

周泽楷又问:“解放妖奴是什么?”

“这个简单。”叶修已经有点得心应手了,“就是说,从此以后道士和妖的合作不能靠式神,而是要用契约合同的方式,这样才能尊重双方,体现意思自治。毕竟现在就连打妖除妖,也要按照基本法。”

根据之前的套路,周泽楷下一个问题应该是什么叫基本法,叶修已经开始在心里盘算了,就等着周泽楷问出口,什么叫做基本法。

周泽楷问:“什么叫做天兽?”

“基本法就是……”叶修说到一半才觉得不对,“不是,等等,小周你怎么学会玩小心机了?这是坏习惯啊!”

周泽楷打破砂锅,只管自己问:“天兽是什么?”

叶修再一次进入思考模式,但这回他没嗯呃啊呀地念出来,而是直接陷入了沉默。

“天兽么。”片刻之后,他说道,“若说眼见为实,这儿的天兽,那就是我家的小周呀。”

 

 

5.

这话和刚才叶修对付魏琛的套路有异曲同工之妙,具体雷同在哪里,就是它俩都属于说了也白说。

周泽楷意识到,这也是叶修的小手段之一。他并不清楚为什么叶修要这样对付他,但这种戒备的态度让他有些沮丧。

小灵麋垂下了脑袋。

叶修也有些不忍,但他又不能直截了当地说,天兽吧,就是应天道而生的灵兽,生而仙骨,足缠因果,惠可盈福,害可尽损,虽系轮回,却亦处在因果之间。魏琛连指都不敢指一下,就是这个道理。

“别难过呀。”叶修碰了碰小朋友的肩膀,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就算我不告诉你,你也总有了解自己的那一天。”

叶修慢吞吞地说,他声音轻轻的,软软的,好像在寻找一个合适的、不会令人伤心的措辞。

“不过,就算到了那时候,你只要知道,我永远不会想要离开你,这样就好了。”

 

 

6.

撇开回嘴和气人,叶修实际上是个不太会说话的人,证据之一就是,小灵麋听完他的话,竟然觉得更加难过了。

“不对。”周泽楷耷拉着眼皮说,“不好。”

“怎么不好?”叶修大惊,这孩子是叛逆期了?

“不好。”周泽楷又重复了一遍,这回他抬起了眼睛,语气比刚刚更加坚定,“不分开。”

这个逻辑好像有点不太对。叶修想。但他没注意到自己刚刚说话的口气,听起来好像就是打准了周泽楷会离开他一样。

叶修哑口无言了,周泽楷乘机顿了会,又强调似地问道:“为什么要分开?”

“好吧好吧,我错了我错了。”

叶修被他一本正经的神情逗到了,虽然这确实是个一本正经的话题,但他还是靠强忍着,才没当着这位认真的小朋友的面直接笑出来。

“不分开不分开。我们谁也不离开谁,好不好?”

 

 

7.

周泽楷满意了,点点头,而后眨巴了几下大眼睛:“那继续?”

……继续什么?叶修呆呆地想。这转变有些略大,你让我缓缓,我可能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8.

继续当然就是指继续问话,我问你答,周泽楷并没有偏离主题,思路被带偏了的是叶修。

“老君是什么?”周泽楷问。

“是个人名,一个仙人,天上当官的那种。”叶修心不在焉地回答道,丝毫不觉得自己这个解释有什么不妥。

但他思路已经回来了,正有些忧郁地想,啊,亏他还斟酌了老半天,可小周居然跳过了基本法。

 


9.

“道学界是什么?”小灵麋的问题好像没有止境。

“呃,就是一群道士凑在一起,搞学术研究、理论实践的。”叶修笼统答道。

周泽楷看起来还想继续问,但这回却被叶修摆着手阻止住了。

“等等等等,这可是最后一个问题了啊。”叶修说道,心下又恐节外生枝,“答完了这个我去做法器,咱上个月的房租还欠着老板娘呢。”

这是实话。周泽楷表示理解。也没觉得堂堂一届天兽,不知老君何人,不懂妖纪道学,却对人间诸如出租房、老板娘什么的奇怪名词一清二楚,这个神一样的逻辑到底有什么不对。

周泽楷暂且不会纠结这个问题,他目前纠结的是,如何在众多疑问中选出最想知道的那个。

“想好了?”叶修问,没说这点时间其实足够他再提一个问题的了,毕竟他有些醉翁之意不在酒。

周泽楷嗯了一声,点了点头,问道:“宝贝是什么意思?”

叶修有些愣,怎么着,他是没学过这个词?这词儿也不生僻啊,难道他没在小朋友面前提过吗?

关心则乱,这个思维一发散出去,就有些一发不可收拾。叶修觉得自己整颗心都软得要化了,就好像一摊春水,里头还留着几粒不成气候的雪沫沫冰渣渣,又温柔,又寒冷,像他此刻泉泉满溢而出的温柔,和在此之中清晰疼痛的冷硬理智。

“宝贝么。”他不由眯着眼睛,笑着,温声说道,“我的宝贝就是你呀,亲爱的小周。”

 

 

End.

 

 

Freetalk:

大家好,这里是鱼子绛!本篇讲的是,神鹿小周x道士叶修的一个小故事,希望能够喜欢ww

啊、不过虽然叶神和魏老大都是道士,但是故事设定上是儒释道同在的背景来着,所以什么芥子啦、因果啦、风过草偃啦,全都出现了,请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躺

本来这篇名字就叫做《神鹿》,但写出来之后感觉这题目好大,根本没写这么多东西,而且暗示有些过强了,所以改了个感觉可爱一点的名字(哪里

以及,请不要担心叶神的安危ww虽然因果是很麻烦的东西,但是对他而言,说不定这种东西越多才越好吧(不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点。请相信我不是膜法师。

真的,看我真诚的双眼。

 

 

以上、感谢你的阅读!

全文共 4256 字

2016.3.18

(↑完成时间并不是放出时间哟)

 

 


评论(14)
热度(216)
  1. 墨喵鱼旆央 转载了此文字
© 鱼旆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