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当我们在谈论末日时我们在谈论什么(一发完结)

目录


食用前请注意:

*黄叶only,一发完结

*科幻架空,科学家夫夫

*四月是你的点文变质式第四弹 @阿瓦隆@錢之不存,本子焉附? 

*OOC,OOC和OOC

 

 

当我们在谈论末日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10.

就是这么一瞬间的事儿。

原来是这样,黄少天突然意识到。

原来这个世界竟然就快要终结了。

 

 

9.

“就是这样,我们失败了。”叶修耸了耸肩,得出了结论。

他的口吻听起来很是稀松平常,就好像这句话只不过是下了个没什么大不了的决定,而不是宣布这个世界的末日。

“不会吧,真就结束了?”黄少天不可置信地问道。

他平日里素来话多,事到临头却终于简明扼要了起来,只是脸上神情从震惊到失落,从失落又到茫然,一时间有如翻了的染缸,变化多端,精彩纷呈。

“那还有假。”叶修回答,“我骗你这个做什么?”

他半歪着脑袋瞧着黄少天,一副无关者腔调,表情就好像是在看戏。

黄少天睁大了眼睛:“你驴我的吧?世界要毁灭了,你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

“我要有什么反应?”叶修挺无奈地眨了眨眼,“反正无论是空间还是时间,待会儿都要毁灭了,我再激动能有什么用?”

黄少天目瞪口呆:“我说你这人,世界末日了都,怎么还能这么淡定?你该不会是穿越来的?”

叶修笑了:“从哪儿穿越来的?你说说,这会儿还有未来好给我穿越吗?”

说完他又赶在黄少天开口前,迅速地补充道:“我看你还有精神废话,不也挺淡定的嘛。”

 

 

8.

这就完全是扯淡了。

黄少天一点都不淡定,他身上也一点都没有任何将要淡定下来的迹象,只不过由于世界毁灭这个命题实在太大了,他需要一点时间才能消化而已。

“不会吧。”黄少天又重复了一遍。自从叶修宣布计划失败,到现在为止,这三个字他已经说过无数遍了。

这倒有点他平时那副话唠样,不过同样这句话,要换做正常版本的黄少天说出来,恐怕大概语速上还得要再加快一倍,至少从这点上还是不一样的。

“怎么就会这句话,你卡壳了啊?”叶修坐在研究室的椅子上,懒懒散散地说道。

黄少天看神经病一样瞧了他一眼:“什么叫卡壳了,我这是在想办法,是救全世界于危难之中,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对世界人民漠不关心哪?”

“办法不早就想过了,这不失败了嘛。”叶修似乎是挺无所谓地答道,“不过反正再过个几秒,大约这个世界就要开始崩塌了,现在你要有什么想法,都可以放心大胆地试试看。”

黄少天不说话了。不是他没想法,而是就像叶修说的那样,能做的,他们刚刚都已经做过了,然而却无事于补。

“那你想怎么样?”黄少天郁闷地说道,“咱们可就这么点时间了,总归要做些什么有意义的事吧?”

 

 

7.

“拯救世界,有没有意义?”叶修想了会,提议道。

“确实很有意义,但是我们刚刚不是已经做过了吗?”黄少天白了他一眼,“而且恕我直言,还失败了。”

“总归是做过了呗。”叶修安慰他,“要不你换个角度想,毁灭世界,听起来是不是很酷炫?”

“听起来像是个反派,不过还好吧,感觉蛮帅的。”黄少天评论说,“就是有点不太符合我行侠仗义、乐于助人的风格。”

“那也没办法。”叶修耸耸肩,“这事儿也不是谁都能做成的,你就凑合一下吧。”

“唉,现在也只能这样了。”黄少天惋惜地叹了口气,“不过也挺好的,咱这可是个真人版,漫画主角都没这么酷。”

不过他过了会又反悔道:“哎呀还是不好。不过这下真看不到全职x人完结了,想想还有点小遗憾呢!”

“这你可就放心吧。”叶修笑了,“就算世界没毁灭,这玩意儿也完结不了。”

 

 

6.

空间扭曲了一下,也不知道是把哪里给弄错位了,整个研究基地都开始叫唤起来。

实验室和走廊的紧急灯都闪烁起红光,在一片紧张的背景中,叶修低下头,安静地点了根烟。

他深深地抽了第一口,一面慢悠悠地吐着烟雾,一面感慨:“不容易啊……有朝一日,终于能实验室里抽根烟了。”

黄少天哼哼了一声:“世界毁灭前圆了个梦想,值了。”

叶修挑着眉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一旦没有了交流,实验室里的气氛便立刻显得沉重起来,黄少天憋了一会,总算忍不住,自个又开口了。

“那什么,我突然想起来,”他说,“上次你说的那家早餐店,我还没去过呢。”

“放假,人早关了。”叶修回道。

黄少天不理他,自顾自地惆怅:“唉,说到吃,隔壁那家肠粉我还没吃够呢。”

“没吃过。”

“上回组长还向我推荐他家的奶黄包,我还没来得及点,早知道今天世界就要毁灭,我早饭就该试试的!”

叶修有些复杂地看了他一眼:“以前没发现,你居然还是个吃货。”

“…………”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竟然没反驳,而是垂头丧气地叹道:“那家店做的肠粉真的很好吃,又正宗。叫你不陪我去,现在世界要毁灭了,你就后悔去吧。”

 

 

5.

叶修又没说话,话题的链条再一次在他那儿断了开来。有那么一会,两人之间充斥着难以言喻的沉默,走廊上,一级警报的声响在实验室内兀自回环着,好像是来自另一个空间。

“继续吧。”叶修说,“随便说些什么吧。”

在现在这样一个语境下,这个要求似乎有些强人所难,但好在说话向来是黄少天的强项,沉默才是他的少数状态。这早已是整个实验室都了然的事实了。

于是叶修说完以后,没多久,黄少天便生硬地开口了。

“你去过游乐园没。”他干巴巴地问道。

这句话实在太符合叶修的命题了,它不仅仅是随便,而且是随便至极,一看就知道是强行扯出来的话题,一定要形容的话,就像是北冰洋里突然冒出的一条热带鱼。然而叶修强行无视了这一点,正儿八经地回答说:“没去过。”

黄少天立马接道:“那我上回叫你去,你干嘛拒绝我?”

这回他话里总算带了点真情实感,显示出一丝的不满,叶修抬头看向了他:“那次你们团票人不是凑齐了吗。”

“凑是凑齐了没错,可多你一个又怎么了?”黄少天显然对这个解释并不满意。

“那少我一个也没怎么。”叶修说着,看似随意地移开了视线。

“完全不一样好吗。”黄少天皱了皱眉,有些气呼呼地回道。

叶修挺奇怪地瞥了他一眼,然而很奇妙地,他表情像是放松了些,甚至还笑了笑,说:“成吧。那下回再找个机会,你带我去吧。”

哪儿来的下回了。黄少天挺难过地想。但他还是说:“这话我记住了,你可别反悔啊!”

 

 

 

4.

这个谈话也到此为止了。

黄少天没有再开口,叶修也没再提什么奇怪的要求。沉默再次在这个空间里流转起来,但不知怎么的,它没再给人那样的压迫感了。

叶修从刚才开始,便始终看向实验室大门的方向。他本来就是侧对着操作屏的位置,这样一扭过头去,黄少天便看不着他的脸了。

黄少天啥也不做地呆愣了一会,也像是从这个动作中领悟了什么似的,转过了转椅,背对着叶修,看向了空无一物的显示屏。

他俩也不知是形成了什么默契,背对着背,都一句话也不说,任凭已经为数不多了的时间像是温热的水流一般,温和而残酷地,从他们的身周、不紧不慢地流淌而过。

“老叶。”黄少天突然开口了。

“怎么啦?”叶修慢吞吞地回。

“……没什么。”黄少天停顿了一会,犹豫地回答道。

 

 

3.

时空的裂纹终于蔓延到了这里。

黄少天依然没有转过身去,他就坐在转椅上,一动也没动。

这是大约个掩耳盗铃的原理。叶修的身影照样出现在漆黑的显示器上,后者就像是刚才那样,动作闲散地坐在台阶前不远的地方,在逐渐开始破碎紊乱的时间轴下,他的身姿正急剧地变化着,仿佛一个快进着拨调的电子钟。

从黄少天的角度,他只能看见对方的一个后脑勺,在他经历折射后、曲折扭捏的注视下,叶修的头发正以难以置信的速度飞快生长着,很快便长长地拖在了身后,将他的背脊隐没。

黄少天头一回那么清晰地意识到,时间竟然也能是这么显而易见、又十足鲜明的一类事物,似乎就这么一会会的功夫,数十载的时光便强硬地压缩进了这副躯壳,将它的主人变成一个全然陌生的模样。

黄少天眨了眨眼,同时感受到身体在极速的衰退下,陡然增加的沉重感。

他突然觉得后悔起来,尽管不清楚是究竟为了什么,但他这辈子还没这么后悔过。

 

 

2.

“老叶。”黄少天说。他有预感,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叫出这个名字了。

“怎么啦?”叶修照样回答道。他的声音已经同刚才开口的时候全然不同了,但语气还是那种熟悉的、懒懒散散的腔调。

“没什么。”黄少天迅速地说道,稍微停顿了一会,又说,“不对,其实吧……就是,我挺喜欢你的,可能蛮久了。”

 

 

1.
“那有什么。”叶修轻易地说,黄少天听出他话里明显的笑意,“我早就知道了。”

说完他又赶在黄少天开口前,慢悠悠地补充道:“我也喜欢你呀。”

 

 

0.
然后,就是这么一瞬间的事儿。

世界终结了。

 

 

End.

 

 

Freealk:

大家好,这里是鱼子绛!本次写了科学家夫夫paro下的黄叶,对于完全没有体现大叶小黄的命题这一点……呃,我还是试着以后有机会补一下吧(←flag)

说来,是为什么呢,难道是心里阴影的缘故吗(?),写起黄叶来好像总是无法成为甜度100%的糖诶,好奇怪哦(。)

以及我觉得这篇的意图完全可以概括成为一个问答的形式。

问:如何简单快速地达成一生一世的诺言?

答:在末日前告白(x)

或者:

问:当我们在谈论末日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答:啥也没讲,就告了个白。

……啊、我就开个玩笑(←)

本篇是看了某个叫《万众狂欢》的游戏视频后诞生的脑洞,要说情节,当然是没有任何情节,但是我个人意外地喜欢这种氛围微妙的场合,既称不上沉重,也不能归类为简单的轻松,在这种复杂又难以言喻的空气下,无论是平淡还是离奇,都变成理所应当、意义非凡的。

所以末日的最后一刻,向你告白,这就是我生命中一件有意义的事——大约是这样一种感觉吧。

 

 

以上、感谢你的阅读!

全文 3643 字

2016.5.1


评论(20)
热度(139)
  1. 墨喵鱼旆央 转载了此文字
© 鱼旆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