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与狼同行(一发完结)

目录


食用前请注意:

*760粉贺文+520告白+(总算赶上的)叶神生贺

*喻叶only,一发完结

*架空狼人设定

*OOC,OOC和OOC

 

 

与狼同行

 

 

1.

今夜是个不错的夜晚。

夜风清凉和畅,月光倾倒在地面上,像是铺了一层新雪,又轻又凉,光洁而明亮,宛如一张薄薄的、雪白雪白的小毛毡,边缘滚着一圈没有棱角的白花边儿,挠得人心里痒痒的。

喻文州往窗外张望了一下,入眼便是这片可爱的月色,他发了会愣,凝视半晌,才略带遗憾地伸出手去,将窗户合了起来。

房间里没有点灯,只靠着窗外那道徐徐的月光照亮室内种种懵懂的雏形。

屋内的一切如同山影般绵延起落,唯有屋角的位置,那儿孤零零地盘踞着一道晦涩的轮廓,有如一座暗色的雕像,在灰黯之中沉默地趴伏着。

喻文州拉上了窗帘,窗帘布晃动了一下,两片布料中央漏出一道微小的缝隙,也被他细致地拢上,用一个小夹子妥帖地连好。

等到他做完这些工作,又检查了一番,才放心地转回过身去。

“叶修?”他试探般轻轻地唤道,“窗我关好啦。”

屋子一角,那个独立的小山似的剪影总算动了动,发出小小的、好像卷起地毯似的摩擦声响。

黑暗里,一双金黄色的眼睛睁了开来。

 

 

2.

那双眼睛明澄澄的,反射着不知道从哪儿钻进来的光亮,又或者是它们自身就在发光,像是两盏玲珑的小桔灯,里头攒动着一丝烟缕似的火苗,清澈又鲜艳,在一片夜色的漆黑中,显得明亮得惊人。

喻文州微笑了一下,冲着那双眼的方向走了过去。

他的步伐有点儿慢,尽管他确实不如何急切,但客观地讲,在这样的黑暗之中,即便是喻文州也并不能看清室内的光景,只是凭借着对屋里家什布置的印象,加上那双眼睛的指引,才不至于全然地两眼一抹黑。

好在这个房间本来就不大,从窗边到墙角,也不过一套桌椅、一座沙发的距离。喻文州轻车驾熟,稍稍伸手,指尖贴着着桌子的边缘,一路摩挲过去,中途两次熟稔地抬起手腕,轻巧地跳过了桌上摆着的小物件。

这架势全无摸黑行走的窘迫,反倒像是在演奏一个既定的乐谱,全全地了然于心,因此即便是中途打断,也显得从容有余。

到第三个该跳过的地方了,那边应该摆着一个杯子,里头盛着黄昏前他喝了一半的水,可是这回喻文州停顿了一下,似是有所犹豫,手腕也跟着降下,指腹停留在下方的杯盖上,发出轻小的咔嗒声。

 “需要喝点儿水吗?”他转头,面朝屋子的角落问道。

已经近在咫尺了的那双眼眨了眨,对方没有开口回复他,但他话音刚落,从那个方向便传来了一小点轻微的、仿佛鸟儿扑扇翅膀一般的声响。现在四周都静悄悄的,这点动静非常明显。

“好。”喻文州会心地笑了笑,拿起了桌上的搪瓷杯。

 

 

3.

桌子摸到了尽头,室内唯一的沙发就在他的右边,但是喻文州没有坐上去,而是弯下身,把沙发外侧当做靠背,盘着腿在地板上坐了下来。

搪瓷杯被他摆在面前,正发出翻动的水声,某个毛茸的事物扫过喻文州搭在膝盖上的小臂,留下一小块温热的瘙痒。

在他的肩膀附近,那双眼睛半垂了下去,眼睑也拢出一个柔和的弧度,若非它们相比人类的双眼,实在有些大得不同寻常,也艳丽得几乎不合常理了,否则这大约会是一个温情而美丽的情形。

喻文州闭上眼缓了一会,这才总算有点儿适应了屋内的黑暗,那个从刚才开始便模模糊糊的轮廓,这会儿到了他面前,终于又清晰了起来。

那竟然是一匹巨大的狼。

 

 

4.

狼竖着两只挺拔的耳朵,正埋头舔着水喝。搪瓷杯的杯口比得上一只小碗,可到了狼的面前,却显得小巧玲珑,以至于迷你得可爱。

它的胸前原本有一圈蓬起的长鬃,要是昂首挺胸地伫立,就会像只小狮子那样,威风凛凛张扬开来,迸发出一种内敛的威严。

这个光景喻文州只见过寥寥几次,现在只停留在他记忆里,化作海洋深处一片光洁缄默的贝壳,而在他的面前,同一匹狼正低着头,伸出一只厚实的前爪抵住那只老旧的搪瓷杯,免得它被自己越舔越远。

这个姿态令它显现出某种近乎隐忍的温驯,仿佛那是某一头安详稳健的驯鹿,而非一匹肉食的巨兽。

有那么一瞬间,这画面令喻文州的心脏感伤地抽动了一下,但随即那点情绪又像涟漪般一圈圈地散去。

狼的舌头滑过杯壁,带出一小点飞溅出来的水花,那点微小的水光被它不当心露出来的牙尖盖过,锐利的锋芒一闪而过,使得前者迅速地黯淡下去。

那是当然的,狼的獠牙那么锋利,如同两把被狡黠地收藏起来的、小小的尖刃。

它毕竟是一头猛兽呀。喻文州不乏赞叹地想到。

 

 

5.

半杯水很快就见了底。狼用鼻尖顶开水杯,搪瓷杯底在并不如何光滑的木地板上刮出空荡荡的声响。喻文州伸手帮忙,把杯子收到了身后。

狼似是早已习惯了这样的介入,不甚在意地抬起头,舔了舔嘴,卷掉下巴上蘸着的一点水珠,而后似是很惬意地吐了口气。

喻文州离它很近,狼一呼气,一阵湿润的热气便悠悠地笼罩住了他的手臂,仿若一股灼热的雾气,迅速地渗透那一带的布料。

喻文州愣了愣,抬手摸了摸狼毛茸茸的脖颈。

“还难受吗?”他问道。

这其实是个多余的问题,因为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正如他体内还留存着生锈般酸痛感,这点在狼身上只会不减反增。

它大概还是很渴。喻文州拿起了杯子,想去再倒些水来,但他才有点要起身的前兆,就被拦住了。

狼一偏头,巨兽毛绒的脑袋就这么摆到了喻文州的腿上。

它半点力气也没用,即便如此,光是那颗头颅本身的重量便已经足够了。喻文州被它压得往下一沉,好不容易把手抽出来,试着推了推它,可狼却纹丝不动,甚至还抗议似的闭上了眼睛。

这与其说是撒娇,不如称之为耍赖了。 “好好,我不走了。”喻文州扭了扭,换了个方向,侧着躺了下去,有些无奈地扬起了嘴角。

 

 

6.

狼依靠在他的身边,巨大的身躯围成一座小壁垒,就这么取代了沙发外侧那块只铺了一层薄海绵的木板。

它的毛发有点硬,一根根整齐地舒展开,呈现出一种不乏顺滑的蓬松感,顺起来像是匹柔亮的缎子,可真要贴着靠上去,实际上却没有看起来的那样舒适,稍微挪动一下,就容易被逆着的狼毫扎到肉,并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靠垫。

但喻文州毫不介意。狼的肌肉流畅而富有弹性,躯体内部的心跳声规律有力,那是属于蓬勃生命的节拍,轻微的杂音无法干扰它分毫,时间在其中流逝,这声响令人心安。

“你出汗了。”喻文州说。他抚摸过狼的背脊,掌心滑过它沿着脊柱那一道浓密的鬃毛,手指斜插进去,指尖触碰到下面的皮肤。

狼像是没听到一般,依旧闭着眼睛,要不是喻文州紧贴着它,耳边就是它略带急促的呼吸,说不定他会以为狼已经陷入睡眠,然后成为这静悄悄的午夜的一份子。

狼就是这样。喻文州心不在焉地想。

它天然与夜晚相称,因而有着一身漆黑的皮毛,仿佛披携了一层浓重的夜幕,若非毛发上还泛着层水亮的光泽,恐怕它就要彻底融入为夜色之中,就连个大体的轮廓也勾勒不出来。

但同时它又是那么滚烫。喻文州隔着那层厚实的皮毛,都能感受到它体内沸腾般的血液。

它们像是暴雨后的小溪,抑或是爆发前的岩浆,汹涌地翻滚着,在这幅庞大的身体内部循环往复,使它即使是在郊外的寒夜里,也能化作一垒堆砌起来的篝火,就好似它不是一个活物,而是一团被黑夜包裹着的火焰,一个燃烧着的影子。

午夜的钟声慢吞吞地敲响了。狼挪了挪脚爪,它已经小心翼翼地收起了爪子,可粗糙厚实的脚掌依然在地板上蹭出了轻响。

狼绝没有它所展现得那样惬然自若。喻文州清楚地明白。

火确实地存在着,就在狼的体内,侵蚀那些线条优美的肌理,灼烧它的血液,焚烤它的骨骼。

忍耐是件难事,月亮更是永恒的难题。哪怕屋内没有一丝月光的踪迹,满月的阴影却仍旧无处不在。

喻文州叹了一口气。

 

 

7.

狼敏锐地动了动耳朵,它抖动耳廓的声音听起来就像乌鸦拍动翅膀,尖稍上精神笔挺的毛发隔着衣料骚刮过喻文州的腰际。

那里是他的痒点,这个时机和地点都很巧——喻文州刚表现出一丝担忧,便又被惹得绷不住地笑出来。

“你是故意的吗?”他又好气又好笑地问。

狼当然不会回答他,相应地,那条毛茸茸的尾巴扫过他的手背,亲昵地磨蹭着。

这个答案模棱两可。好在喻文州已经习惯了这种程度的搪塞,只是顺势拨弄了那条毛尾巴几下,又把手放回了下头。

他没有反驳,这反倒有点儿反常了。狼慵懒地掀起眼皮,终于肯把脑袋抬起来了。

它眼神中传来一个无声的询问,喻文州心领神会,也无意掩饰。

“我以前从没这样觉得……血统纯正也不是什么好事。”他轻声叹息道。

狼沉默地看了他一会,说不清是在思考他的话,还只是单纯地酝酿。但很快它便从这种被动中脱离,狼将脑袋凑了过去,塞进喻文州的怀里,而后用鼻尖碰了碰他的额头,顿了一会,又好像担心不够似地,转而舔了下旁边的脸颊。

“好的好的,我知道啦。”喻文州又笑了,这回他不是被逗笑的。

狼的意图简单明了,显然这是一个笨拙的安慰,但很不幸,它确实生效了。在狼面前,喻文州总是极快地投降。

“换个话题吧。”他想了想,说,“你有什么想吃的?待会进货的时候,可以顺便带一点呀。”

他语调轻快多了,可狼似乎还不放心,又拿脸颊柔软的绒毛蹭了蹭他的颈侧,但这就给了喻文州机会,他顺势偏过头,在狼的尖嘴一侧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

那边是狼獠牙的位置,相较于那张毛嘴巴别的地方,那一块还要稍微鼓出来些,如同包裹着利刃的刀鞘,尽管有所象征性的掩饰,但下面隐藏的危机实际上是显而易见的。

然而喻文州这一口叼得心平气和,动作自然得像是小动物之间本性流露的亲狎。可毕竟这动作由狼来做,才会流露出那种和谐的亲昵,当角色反过来,画面就显得有点儿猎奇,乃至于透露出某种隐晦的淫靡。

对方仿佛被吓了一跳,一动不动地僵硬了好一会,直到喻文州得寸进尺地伸出舌尖,它才触电似地缩回脑袋,盯了喻文州一会,才好像极为尴尬一般,一顿一顿地移开了视线。

这场面有些逗趣,喻文州再一次笑出了声。

“回敬你。”他愉快地解释道。

狼瞥回来无奈的一眼。

他该更严厉地谴责才对。喻文州有些坏心眼地想。要是他真心想要拒绝的话。

 

8.

比起白天,夜晚几乎漫长得令人煎熬。这其中唯一的期待,便是它也有个尽头,就像遥远的隧道另一端,一个摇摇晃晃的白色光点。

喻文州并没有做梦,他的神智清醒,堪比十一月的森林中央,那座铺着薄冰的湖面。而在这座湖的岸边,披挂月色的黑狼穿行过树木参差的剪影,冰面倒映出它线条流畅的背脊,那是一匹庞大的、美丽的野兽。

那些画面不是梦境,只是单纯地从他的脑海里滑过,就像沙子从指缝间窸窸窣窣地坠落。

这是一个虚假的庇护所。在这潮水般的月夜里,唯有睡眠才是最有效的解脱,梦乡是在此之上构筑的,一个甜美的归处。

狼并不拥有它们中的任何一个,它就是夜,夜晚自己是不会沉睡的。

狼的尾巴还蜷在他的手背上,可是喻文州可以想象到,只要狼奔跑起来,那条长长的尾巴便能快活地舒展开,如同一面漆黑的大纛。那画面让他涌起一阵安宁的温热。

的的确确,狼隐藏起了它的爪牙。它不奔跑,也不嚎叫,可它呼吸着,心脏在跳动,谈不上安稳,但很沉静,保持着炙热,就像一座小型的火山,内里蕴涵了无穷的生命力。

喻文州半躺在狼的侧腹上,狼竖着耳朵,把脑袋搁在前爪上,凝视着他,眼神中流露出百无聊赖的情绪,灿烂的虹膜闪闪发亮。

那双眼睛里面本该蕴含着某种天生的压迫感,但此时却被它的主人巧妙地收敛了起来,在兽类光晕似的虹膜中央,那颗漆黑深邃的瞳孔被放松成了一粒可爱的黑豆子,里面浸润着饱满、和煦的温柔。

这是一个细心的体贴,或说某种周到、细腻的纵容。或许狼自己也没有察觉到这点,但正是因为如此,这个细节才显得分外温馨。

世人惯常自以为是,最爱添油加醋,空头妄想,总以为但凡黑暗生物,就该张牙舞爪、死气沉沉,可事实谁晓得呢?

又或者——还是说,晓得的人都想得一样,也不愿意分享这个秘密吗?

喻文州眨了眨眼,倾过身去,低头亲吻了下狼干燥的鼻尖。

 

 

9.

变化本身是静默的,打破寂静的是一声鸟鸣。喻文州动了动肩膀,感受到身后的那具躯体正急剧地发生着改变。

他撑起身体,为这个变化腾出适当的空间,在他的身后,野兽的骨架发出一阵胶着的喀嗒声,没一会,他手背上的狼尾巴也不见了,再过了几分钟,另一个浅淡的温度靠近了过来,轻轻地碰了碰喻文州的颈后。

那个温度带着人体独有的柔软和光滑。

喻文州转过身去,想要去搀扶一把,但在他动作之前,叶修已经自己扶着墙站了起来。

“感觉怎么样?”喻文州走上前,摸了摸对方光洁的额头。

“没事儿。”叶修说道,但这是个不大不小的谎话,看他靠在墙上匀气的样子,喻文州便知道了。

“要是你也只有一半,或许情况就会好很多。”喻文州说。

叶修挑着眉看了他一眼。现在的他看起来和普通人毫无分别,事实上,谈不上宽大的骨架和轮廓柔和的脸庞使得没有人会将他与狼这样强壮粗犷的生物相联系。

当然他作为狼的时候,也是非常优美的。喻文州有些不合时宜地想到,甚至凭空生出一丝爱屋及乌的自得。

“虽说要是这样,就看不到你狼的样子了。”他装模作样地叹息道,“真难抉择呀。”

叶修啼笑皆非:“先管好你自个儿吧。”

 

 

10.

喻文州点点头,很快就收起了尾巴,两只毛绒绒的耳朵也逐渐蜕变成人类的样子。他和叶修不同,体内的狼血要稀薄得多,虽说这其实实在算不上什么优势,并且使得他落到一个两边都不讨好的尴尬位置,可至少在对月圆的免疫力上,他比纯粹的狼人强了不止一星半点。

叶修在一旁看着他变形。他半眯着眼靠着墙,表情因为疲惫而显得有些茫然和呆愣,却始终没表现出什么要睡的意思。

“去休息一会吧?”喻文州一边递过衣物,一边歪过头建议。

“……等天亮吧。”叶修说,伸手接过衣服。

一说话,他又显得精神了点儿。或许野兽暴躁的天性还没有彻底地平息,尽管理所当然地,变形的劳累已经浸润了肌肉的每个纹理,抽离的酸痛也渗透进他的四肢百骸,可叶修的声音里却听不出困意。

不过这可能与他平时说话的口吻也有关系。喻文州想。说不定他累得都快站着睡着啦。

“天已经亮了呀。”喻文州说,指向屋子一侧,零碎地透过了碎花窗帘的微弱阳光。

叶修似乎是愣了一愣,顿了一下才看向那扇窗户,又盯着看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似地点点头,转身向房间内走去。

过了一会,浴室传来水声。喻文州换好了衣服,转身走向窗户去拉窗帘。

窗外的亮光还是一副懵懂蒙昧的样子,虽然现在看不真切,但太阳已经升起来了,就在小镇交错重叠的建筑物之后,茂密丛生的树木的幕布下,那股有如灼烧似的、但又生气勃勃的气味已经跨越万千的屏障,袅袅地传递过来。

再过一会吧,就是他们家小店进货的时间了,这之后寻常的一天又要开始。

或许再过不了几年,他们的真实身份就将被那些络绎不绝又无孔不入的猎人们察觉,再不然,总会有人发现,他们竟能长久保持同一副相貌。

大概再过一段日子他们就要抛弃在这里的一切,迁徙到另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去……这真是个伤感的话题。喻文州漫不经心地想,但又如何,那也并不是一件多么令人恐惧的事情。

喻文州推开了窗户,迎来这模糊暧昧的清晨里,一阵清爽的夏日的风。

今日也是个阳光明媚的好日子。

 

 

End.

 

 

Freetalk:

大家好,这里是鱼子绛!这篇本来是想520用作告白的,结果……再一次不负众望地迟到了(。)好在没有一口气又错过老叶生贺,真是太好了、、

但是错过了告白的机会呢(嘤。

不管啦总之下了决心就要告白! 

这篇写的是狼人老叶(和文州)!虽然说一开始,连我自己都觉得狼人好像不是很适合这两个人呃,但是再一想,狼这种生物难道不是又狡猾又强大(而且还很大只毛绒绒热乎乎)的吗?于是顿时鸡血,就下笔了_(:з)∠)_

结果这样的后果啊,就是变成现在这样,感觉好像全篇都在舔狼老叶的样子……啊啊,这个人不是我!(那是谁

这次稍微尝试了下描写上的小把戏,像是特地把文州伪装成普通人啦,或者故意把夏天写得像冬天一样啦等等,反正都是我的恶趣味,请不要介意233333

是啦我就是喜欢玩这种文字游戏嘛!别在意啦ww(打滚

所以与狼同行,与其说是文州与狼人老叶一起隐姓埋名浪迹天涯(??),不如说两人都各自揣着自己体内狼的那一部分,然后一同前行吧!

这么一说,好像有点两个人加两匹狼一起走路的画面感诶(不懂。

标题取自某漫画改编的游戏,但除了都有狼人的设定以外,好像也没什么关联……单纯觉得名字很有趣而已,就不要深究啦23333

 

 

以上、感谢你的阅读!

全文 6298 字

2016.5.24


最后:

 @小白糖 太太我喜欢你啊啊啊啊啊!

喻叶实在是太美味了!!感谢你带我进入这个cp!!(然后开始自割腿肉的生活(不

能喜欢上喻叶实在是太好了呜呜呜!!祝520521快乐!!!!!

↑来自纠结三天终于还是鼓起勇气艾特了的客户端

评论(14)
热度(300)
  1. 墨喵鱼旆央 转载了此文字
© 鱼旆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