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美人(一发完结,轻微R)

目录


食用前请注意:

*喻叶only,一发完结

*一个不太纯洁的办公室恋爱故事((

*《cold》收入文

*OOC,OOC和OOC

 

 

美人

 

 

1.

叶修把文件放到桌面上,拉开椅子坐了下去,对面方锐抬头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怎么着,方锐大大,爱上我了啊?”叶修才刚坐下,嘴里就跑起火车来。

“哪里哪里,叶修大大想太多了。”方锐摆摆手,但是并没有移开视线,“我是觉得,你这些天好像有点不对。”

叶修十分谦让:“哪里哪里,你看我这想得哪儿有你多啊。”

“不是,我说认真的。”方锐挪了挪凑了过来,“我说老叶,咱俩谁跟谁啊,有好事,不和好部员我分享一下吗?”

“诶诶,上班时间。说正事儿呢,”叶修一本正经地转移话题,“我问你,咱隔壁那新来的是叫啥来着?”

方锐也是一愣:“……叫啥?”

叶修装模作样叹了口气:“还好部员呢,要你何用!”

 

 

2.

这就被他顺势扯开了话题,对话的节奏到了叶修手里,再想绕回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这技巧称得上是叶修的一个绝活,之所以这时候祭了出来,其中原因,叶修自个也清楚。

方锐的话的确不能说空穴来风,他确实有些不对,只是不是从最近才开始的。

言简意赅地来讲,事情大约要追溯到再久些以前。

叶修注意到,隔壁新调来的那位产品部部长,似乎是个美人。

 

 

3.

这事儿还是有天开会的时候叶修发现的。新部长来的时间着实很巧,上午上任,下午就遇着管理层开会,轮着他这里报告的时候,还得连带着个自我介绍环节。

叶修抬头打算认个脸。本来只是挺随意一眼看过去,结果也不知道是角度还是别的什么问题,愣是看出了个自下而上的镜头感:入眼先是虚虚搭在红木桌面上的一双手,然后到与桌缘隔了一小段距离的西装下摆,而后是因为动作原因稍微绷起点儿了的腰部,再而后是西装开领下笔挺的衬衫,和压在外套内的深蓝色领带。

休闲款的西装收身做的不错,叶修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从侧胸开始、由腰到胯骨的那一道缝合线,沿着身体的轮廓,先撑开,再收束,斜斜地刻画出一个纤长饱满、不乏力量的曲线。

叶修面无表情,心中一动。

没想到,新部长身材挺好哈。

 

 

4.

被他漫不经心地意淫了的新部长似是毫无察觉,在台上把自我介绍相当简洁地一笔带了过去,直奔会议主题。PPT打开,会议室调节度敏感的灯光齐齐昏暗了下去,投影布反射出投影仪照出的光亮,有一些照应到对方的脸上,打糊了具体的五官,只留下光线里头一双似是挺清淡的眉眼。

叶修就扫了一眼,发现明显不能看清楚,很爽快就移开了目光——然而也没有在PPT上多停留。

激光笔的红点指在当前页面最上面的一条,顺着这个线路反着看回去,那只拿着笔的手臂稍微抬起,幅度得当,牵扯出西装上几道利落的褶皱,带出身体另一侧修身的线条。

黑暗之中,银灰色的西装勾勒出暧昧模糊的浅色剪影。

展示结束,会议室的灯光自动恢复如初。衣着笔挺的青年眼角弯弯,面貌干净,收笔干脆,动作间西装下露出一些衬衫的袖口,松木色袖扣一丝不苟。

诶哟,刚没注意,居然还是个禁欲系。

叶修端了张没啥情绪的扑克脸,低头看了眼会议资料。

这人叫啥来着,哦,喻文州。

 

 

5.

叶修本就想着会后要去会会这位后辈,没想到散会的时候,反倒是喻文州率先叫住了他。

青年从旁边不远处走过来,礼貌地微微颔首,面带微笑,说道:“叶部你好,我是产品部新来的喻文州。”

他刚才会上讲话的时候挂了个麦克风,扩音效果一出去,不仅声音要失真三分,人的气质也不由自主会往干练强势偏移,刚才叶修听他讲话,隔着空气都能感受到那股锐不可当的进势,就仿佛一柄笔直飞来的箭,一道能够轻易刺破雾霭的光束,凌厉精炼,长空破浪。可是现在到了会下,喻文州走到他面前开口了,那副音容却又瞬时间内敛了起来,方才的锐意进取仿佛都烟消云散了,整个人顿从一把尖刀脱胎成一块温润的玉石,一时间反差还不小。

叶修看着面前的这位玉石,对方轻轻扬起嘴角,幅度自然亲和,声线温和妥帖,尽管嘴里叫的是恭敬疏离的“叶部”,可不知为什么,听起来反倒给人以某种若有若无的珍重感,好像是把这个称呼含在舌头下,捂热了,这才弹出口。

……这人不来销售部可惜啊!

叶修内心一顿感慨,嘴上轻快地回了个招呼,上前和对方握了握手。

他目光没有偏移,但却在手掌贴合的一瞬间,不经意地想起了刚才对方那双手虚握住激光笔、以及指尖点在桌面上时的样子。

这人手也挺好看的。叶修有点后知后觉地想到。

 

 

6.

叶修手上拿着份资料,很淡定就迈进了产品部的地界里。

新官上任,各个部门有领导过来串个门,本身就挺正常的事儿,更何况这回来串门的这位,那是隔壁销售部的部长,更加地再正常不过。本来嘛,产品销售一家亲的嘛。

上一任部长的时候,叶修到这里兜圈也是时常有的事,嘴上脚下都熟门熟路,别的部长过来还要地上捡一个理由,他手里连张纸都没有。他不摆派头,在自家部门里亲和,到了隔壁也不端领导架子,进门一路应着招呼进去,十足的明星阵势。

叶大明星目的明确,随便抓了一个小粉丝问话:“你们部长呢?”

粉丝小秘面露囧色:“呃,就在办公室吧……但部长他好像要午睡的,不过也可能已经醒了……”

她说话支支吾吾,倒不是揣着明白当糊涂,而是真的旧班子新领导,根本没有摸熟,叶修表示理解。

“哦,这样啊!”叶修语带了然,口气纯良,面色如常,“那我去看看吧。”

 

部长办公室的门没锁,或许主人也没有要刻意回避打扰的意思,叶修轻轻敲了敲,没人回应,反倒是门板自己慢悠悠地被叩开了一小道缝隙,竟然是连关都没关好。

叶修顿时好奇心起,暗搓搓地就把脑袋探了进去。

房内人果然是在睡着,而且好像睡得挺沉,叶修敲门推门,他都没有醒。

喻文州人趴在办公桌前,头埋进手臂围出的四方形里,只露出前额和一点点的面庞,这个午睡的姿势略带怀旧,颇有点中学生下课补觉的即视感,并且西装外套也被挂在房间一角的衣架上,身上只穿了件衬衫,看起来更显得他像个学生、一个很是年轻的人。大概是出于睡姿方便的缘故,衬衫的袖子卷到了手肘的位置,露出一双干净光滑、弧度流畅的小臂。

办公桌离门有点距离,喻文州又低着头,这里当然是不可能看清什么面部表情的,却已经足以培养出一个,可以参杂进少许想象的空间。

喻文州黑色的刘海垂下来,乖顺地耷拉在他白净的胳膊上,头顶露出一个小小的发漩,整个人自然透露出某种安稳而温驯的气质。四周的空气散发出一种宁静柔和的气息。

叶修瞅了几眼,又退了出去,轻手轻脚地,给人好好地带上了门。

 

 

7.

俗话讲有意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叶修这回没扑到人,也没再来个三顾茅庐,产品部和销售部是什么关系,真真正正隔壁邻所,自有的是见面的机会。

因而尽管场景欠佳,但叶修在洗手间里遇见喻文州的时候,心里一点也不意外。

两个部门一个楼层,从休息室到洗手间,尽管方位上各有各的便利,可是理论上不搞部门划分、不搞特殊对待,当然都是共用的——话虽如此,理论上的第一次两两独处,地点却是在洗手间,这个……呃,确实还是囧了点儿。

然而叶修已经进了门,再走就显得不切实际,只好有所谓也当无所谓,放开了上。

喻文州正在解决生理问题,听到脚步声也不去看,等到叶修走近了才稍微偏头,笑了下,打了个招呼。

他态度自然,叶修这边也暗自松了口气,随便应了一声,顺口捡了件客套事聊,站到和对方隔了个空当的位置,简单地规避开某个沉默地挨着放水的尴尬场面。

喻文州自在放水,放松坦荡,叶修也不扭捏矫情,低头解皮带的时候顺势而为,大方又随意地往旁边的下面瞟了一眼。

……

好嘛,看不出来啊!

喻文州看起来还挺良善清淡一人,没想到下面那根却是尺寸傲人,尽管还是蛰伏的状态,却已经显露出一副原始有力的雄性姿态,尿的时候水柱喷射,略微扬起,柱身挺拔,顶端圆大,整体形状挺翘饱满,怎么说,看着就是个能干的。

叶修本来也没有要细看的意思,奈何这场面实在令人印象深刻,惊鸿一瞥过后,便自动开始在他脑内重播,播放到一半,叶修又忍不住回忆起前天会上观察到的那条精实的腰线,内心猛然顿悟,暗叹果真人不可貌相。

他心里感慨了一番,嘴上还是有一句没一句地到处侃着,耳边听到金属搭扣轻微的碰撞声,又很下意识地往旁边瞧了瞧。

这一回,刚好瞥见喻文州正在收家伙,那玩意儿抖了抖,更加显得分量十足。

叶修很快地移开了视线。他本来只是很随意地掠过一瞟,却不知为什么,搞得像是被什么隔空烫到了一般,喻文州正在洗手,冲水的声响在洗手间洁白的瓷砖壁上激荡出小小的回音,很不巧,与他这边的尿声相映成趣,更是一百万个尴尬。

好在叶修满身销售专业的实务根基,表情管理到位,我自不动如山,直到洗手间的门打开又合上,室内只剩下他一个人收工洗手,等到就连烘干机运作的余音也在水龙头的水声之中全然地散去了,他脸上才莫名其妙地红了出来。

 

 

8.

洗手间一会,叶修对喻文州刮目相看。

本来嘛,男人放水的时候悄咪咪地比比鸟也没什么好稀奇的,没人大就没人大,谁大谁小的完全就不是叶修会往心里去的事儿,可是这回也不知道怎么一个原理,偏偏就是印象深刻,甚至有那么一段时间,叶修每每看到那张脸,某个少儿不宜的画面总要一闪而过。

他这边是尴尬症都要犯了,可偏偏这人就非要往他视窗里撞。要么他在食堂打饭,排着队呢,喻文州就这么闯进了他无所事事、四下乱扫的视线里,后者基本就坐在一个距离队伍不远处的位置,文文静静地吃着饭,一双手端着碗、夹着食堂简陋的一次性筷子,像是水鸟取食时张合它细长的喙;要么他在办公室,在走廊,在打水间,正轻轻松松不咸不淡地扯着皮,视野一角就闪过喻文州挺得笔直的肩背,他包裹在西装裤里修长的小腿,他手腕那一粒银色的闪亮亮的风纪扣;最可怕是他坐在会客间里,与客户聊得好好的,喻文州就飞鸟似地、从窗外精神百倍地掠了过去。

凡事倒有个物极必反的原理,搁在叶修这儿,老是这么抬头不见低头见,那他反而被搞得有点儿心存芥蒂。工作是一回事儿,该干嘛还得认认真真一本正经地干,因而该打的照面还得打着,可是脱离了办公室buff,叶修就不大乐意再往产品部的地界拐,一条走廊在他心里头那么一划分,搞得和楚汉交界似的泾渭分明,颇有些小学生往桌面上画三八线的气势。

然而粉笔画的三八线却比这有效得多了。毕竟这不是一个赶走水鸟、捉下箭镞就好的工程,相反,就好比池塘里已然出现了红蹼墨喙留下的涟漪,空气中已然荡开了箭羽破空飞过的波纹,每一个都在波不急待、层层叠叠地扩散,宛如飓风略过的摆尾,橡木塞下冒起的香槟气泡。

叶修纠结来纠结去,终于是寻到了他的心灵小导师。

“哦哦。”苏沐橙被一个冰淇淋球收买了,正在愉快地揭开纸盒子的外包装,“我知道这人,喻文州,他怎么啦?”

叶修被这一句话一把噎住,几个问题波浪式地在脑海中荡气回肠地翻滚了几遍,最终吐出来是一个最轻微的:“你觉得他怎么样?”

“怎么样嘛……”苏沐橙叼着那只刮了层薄奶油的小木片,话讲得含含糊糊,眼神倒是灵巧,仿佛挺有主意地打了个转儿,又眨巴着往叶修身上拐,“他很年轻呀,好像连三十也没到,就能坐上部长了,挺不容易的。”

这话也没说错。叶修想了会,还是欲言又止。

苏沐橙像是没注意到他这边的心理变化,低头捏着那块小木板与还没来得及化软的冰淇淋球作斗争,嘴上继续说:“还有嘛,就是人长得不差,个子也不矮,品味不错,看着干干净净,并且似乎并没有女朋友。虽说老是笑眯眯的看着有点儿不大顺眼,但总体而言,还是个黄金单身汉。”

……好像也没有哪里不对。可是和他这边的认知似乎出现了微妙的偏差。

叶修陷入了沉思。

喻文州应该是个美人没错——这事儿难道是这样不明显的吗?

 

 

9.

事已至此,事情的脉络仿佛已经很清晰了。

叶修深感他这回不在沉默中纠结,就要在沉默中灭亡,然而他这边陷入了僵持,另一边反倒是有了动作。

喻文州端着餐盘,展开一个温顺浅淡的微笑。“叶部。”他又把两个字用舌尖温温热热地弹了出来,“这里有人吗?”他问,声音融在食堂嘈杂的背景音里,像是黄油兹兹地化在铁锅中央。

“没呢。”叶修说,接着把筷子夹了一半的小青菜往嘴里放。

喻文州点点头,坐了下来,手上持起筷子,露出一小截手腕,像是水鸟曲起修长的脖子。叶修咽下了小青菜。

喻文州夹了一小块鸡蛋,这时候叶修才看见他点的和自己一模一样。叶修从汤碗里抬起眼睛,那时喻文州正在说一些零零碎碎的琐事,却心有灵犀似地也往这边看了过来。

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触碰了,好像电线接触似地一亮,闪过一道迅捷的、湛蓝的火花来。喻文州不说话了。

他又露出了那个温温和和、甚至挺像是有点儿无奈的笑容。

稍稍迟了片刻,叶修也噗嗤一声笑了开来。

这下真相大白了。

 

 

10.

办公楼中央空调四通八达,可是换衣间里却热浪翻涌。

喻文州理了理叶修的衬衫,歪着脑袋看了一会,低头又在颈后湿漉漉地吻了一口,低低地念道:“叶修。”

他声音里头含着一丝沙哑,气息火热,这才透露出某种危险的气质,令人醒悟到,暖玉和水鸟是喻文州的一面,箭镞的利刃也是喻文州的一面。

叶修扶着墙喘了口气,转过头来交换了一个灼热而黏糊的亲吻。唇舌分离之后,喻文州轻笑了几声,这才再一次好心情地打理起叶修的领带来。

叶修由他摆弄,突然想起什么了似地问道:“对了,你们部新来那部员叫啥来着?他介绍时候太吵了我没听清。”

喻文州很轻小地皱了皱眉,还是保持着微笑,说:“问他做什么?”

这就是不好问的意思了。叶修几乎要笑出声:“你哪儿来这么大醋劲呀!这么不自信呢?”

“怪我吗?”喻文州说,特别无辜地眨了眨眼。

叶修真的笑出来了,回他:“不然呢?”

没想到,喻文州却露出了一个货真价实的、略带困扰的认真表情。“我估计,你自个大概都没发现。”他沉默了一会,慢吞吞地说道,“你也不怎么打理,不过这样也好……毕竟到底是个美人胚子呀。”

 

 

 

 

End.

 

 

Freetalk:

大家好,这里是鱼子绛ww

其实这个脑洞是很久以前就开启了,主要是想写写看倒追喻叶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但最后好像有点不太一样,还望谅解2333333

然后中间的放水情节……我也是老早就想写!呜呜呜好想看喻叶挨着放水会发生什么!但是设定所限,仔细想想办公室什么的这种情况下根本不会出现挨着放水的情形!下次有机会真想试着写写放水play的肉哇!(←变态

托这样可怕的妄想所赐,本来是好端端的恋爱小故事,写到最后总觉得有点儿轻微R是怎么回事233333

反正我就是这么标明了2333333

不是我的错,是《cold》这本东西真的有毒呀!(←

 

 

以上、感谢你的阅读!

全文共5619 字

2016.7.10


评论(13)
热度(394)
  1. 墨喵鱼旆央 转载了此文字
© 鱼旆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