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第七幕 III(21)

目录


食用前请注意:

【设定】异能者趴,灵异推理,都市言情,脑洞花痴。时髦不要钱,逻辑倒着写。我只想好好地苏一苏他们(←

【概述】异能分为四个系:骚灵,感知,具现化,还有一个叶修没有讲。纸牌分为四种花色:黑桃硬化,红心读心,梅花致幻,方块借贷——最后一个王杰希没怎么理解。实际上这是同一个问题。

【其他】第一章在这上一章戳目录

【正文】 



第七幕


III.      The Hanged Man

 

 

21.

 

通讯关闭了。上面显示通话中的小绿灯闪烁了几下,在黑暗中有如一点冰冷的磷火,颤巍巍地黯淡下去,而后熄灭。

 

气氛已经化作了一潭死水,沉重而默然,周围骚动的灵子仿佛将空气也牵连着,聚拢,挤压,一面隐忍地躁动,一面沉默地下沉。


周泽楷低下头,然后开始擦枪。

 

这不是一个值得欣慰的动作,江波涛清楚,尽管周泽楷爱枪,可只有在两种情况下,他才会显现出这种对配枪清洁度的极端执着:一是战斗前后,二是情绪不稳的时候。


前者除却实用的必要,还有点控制战斗情绪的意味,起个双重功效;后者与之相似,但重点放在平复心情,之所以去擦枪,大抵只是因为配枪始终贴身携带,而周泽楷碰巧需要找点事做而已。

 

然而现在不是擦枪的时候。江波涛也清楚地知道。此城地下势力勾结复杂,他们刚扑灭了其中某支黑帮势力在这里的一个据点,明哲保身、不失智取的做法,应当是迅速转移阵地,与负责接应的杜明汇合,快速地结束掉任务,把剩下的杂事统统交给警方处理。


归根结底,异能部门不是执法机关,只在需要介入的场合、适当地参与处理而已,打击犯罪从来都不是在职异能者的首要任务,这一次也是同样,他们只需要帮把手,解决掉分内的职责,如此就好……尽管周泽楷看起来,就像是要立刻冲回去,再杀个回马枪。


但他是不会这么做的,江波涛明白。责任心和战斗力,这两点都是他这位搭档最值得信任的地方,即便周泽楷真的已经到了一个情难自已的地步,在这样的情形下,他也一定会极力将其控制在一个临界点内,绝不会因此而失控,破坏掉整次行动计划。

 

这是江波涛最欣慰、也是他最没有办法的地方。

 

他是部门分配给周泽楷的助手,本职上,江波涛有职责提示目前的危急状况。他理应将周泽楷从那个陈旧僵硬的泥沼里拔出来,手法越干脆越好,可是他作为对方好友的另一面却也同时发出警告,不允许他将这个责任付诸于实践。

 

周泽楷需要消化。他正在把这个冷冰冰、硬邦邦的消息含到舌根底下,一点一点、艰难地吞咽下去,这不是他第一次这么做,相反,它更类似于又一次的反刍,或是一种间歇性的病症,周而复始地复发,荆棘一样地蔓延。

 

“……叶修有危险了。”不知过了多久,周泽楷才很缓慢地说道。他总算放下了枪,可眉头依然皱着。

 

这句话其实有些偏离重点,江波涛知道。他所不知道的是,远在千里之外,另一场内容相似的对话也正在上演。

 

吴雪峰僵直了肩膀,吃惊地问道,“不是人类?这怎么可能?”

 

就在他的对面,青年看着他,不仅视线没有移动些许,就连表情也无变化分毫。这就像是个预兆,吴雪峰的一颗心沉入了谷底。

 

青年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他当然是好端端的人类,只是……只是我的能力,你知道。”它告诉我,他不是。

 

后半句话并没有被说出来,但已经足够叫人心领神会。吴雪峰不说话了,这个说法他并不陌生。那是一段阴霾,总以为它已经散去了,可谁都知道,它就是一个鬼魅,挥之不去,虎视眈眈,如影随形……只是这一次,它出场得实在过于突然了。


吴雪峰的表情一点点地严肃起来,在他的脸上,无论是方才那阵短暂的吃惊,还是他五官里那份天生的温和,此刻统统都不见了。那张面孔上的色彩,全化作了眉宇间肃然、纠结的石刻。

 

“那份灵力采样,我也去看过了。”青年垂下了眼,一时间,这个神情使他显现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失落,白炽灯在他的眼帘下投下影子,留出一道黯淡的阴影。

 

“几乎是一模一样。”青年说道,与面上的表情不同,他的声音里透露出一种模糊的冷淡,“尽管样本来看确实是某种生物灵力,可它却没有人的气息。后来我锁定到那个孩子的位置,与其说是异能者,不如更像是由灵力堆砌出来的、一个活动的小型灵场。”

 

“和那个谁啊,完全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青年得出了结论,“联盟当初是怎么给他们定义的来着?哦,封印系。呵呵。”

 

“……这个时机太不好了。”吴雪峰说。此前,则是一长串沉默的寂然。

 

他的声音消弭在机械轻微的运作声响之间。一道粘腻的触感从他发际突兀地显现,沿着额角,慢吞吞地淌下来,感觉像是汗,吴雪峰伸手一抹,指间却只有一片冰冷的干燥。



------------

原谅我这次更得好少23333333

但是小周出现了,应该算是有新进展了吧!


评论(14)
热度(138)
© 鱼旆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