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刀锋之先-下(单线完结)

食用前请注意:

【设定】末日paro,私设如山。单篇都是only,连起来却是all叶。

【概述】叶修有个秘密,黄少天不知道,但他也不介意,他觉得自己有的是机会知道。黄少天也有个秘密,谁都不知道。不过现在叶修知道了。

【其他】黄叶篇bgm:Old Gold-Cranky

【重要】OOC,OOC和OOC

【链接】第一篇点这里上一篇点目录

【正文】

 

它在城池之内,黑匣之里,刀锋之先,在我苦涩的唇舌间,在我炽热的指尖上。

 

 

秘密

黄叶篇-刀锋之先(下)

6.

大概是天无绝人之路,当天下午居然给他们找到了一个百货商场。黄少天没准以前真的对这一带熟,盯着瞧了一会,竟硬生生把这座灰不溜秋挂着半张广告牌的不明建筑给认了出来。

商场比小卖部可有看头多了,别的不说,超市里罐头品种肯定不止腌制蔬菜一种。黄少天顿时喜形于色,一路叽叽喳喳地邀功,得亏还惦记着境况,有意识地压低声音,却依然烦得像是一瓶微波炉里的可乐。

这瓶可乐在两人走进商场的瞬间,砰地一声炸开了盖儿。

“卧槽!这是什么鬼?”黄少天半仰着头,眉目通通被拗成一个呆若木鸡的形状,整个人都震了一下。

他的表情很夸张,语气也是,两者结合在一起,简直堪比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叶修往斜前方瞥了一眼,只见着一小半目瞪口呆的侧脸,不知怎的,他心里却觉得,大概黄少天其实也没有他自己所表现出来的那样吃惊。

这里应该是商场一层的大厅位置,正对面就耷拉着一张不知是美容品还是首饰的广告,上头铺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将底下因日晒和雨水浸泡而变形褪色的女性照片灰扑扑地遮盖起来。大理石地面的缝隙间被暗绿色的青苔铺满,地砖与墙面的裂纹中钻出植物颤动的触须,叶片干燥的爬山虎从墙外蔓延进来,潮水一般地覆盖住头顶空荡荡的玻璃框架。

叶修此前并没有来过这里,但是不论这个商场从前是何种装潢,反正总归不可能是现在他们看见的这个。

然而话又说回来,物是人非的场景实在是有许多,而黄少天成为士兵的时间又足够长,足以令他亲身实地踏入好几处类似的回忆场所,翻来覆去地领悟到它们的面目全非。

没准他又是在撒娇。叶修很犹豫地想到,但很快,没多少障碍地接受了这个假设。事实上那也没什么,黄少天老是和他撒娇,这都不稀奇了。

 

这座现代建筑物从前可能运用大量的玻璃结构作为装潢,如今其中一部分成为地上裹了大团灰尘的玻璃碎渣,另一些则摇摇晃晃地坚持着,变成将此地从商场转化为半个温室的助力之一。

“看来你记错了。”叶修叹道,“这里明明是个植物园。”

“去你丫的,植物园里卖化妆品呢?”黄少天指了指那张不辨人形的广告牌,很不屑地白了叶修一眼。说罢,又继续扬起头,大睁着眼睛往天花板上看,那样子不像是在吃惊,反而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瞧什么呀你?咱可不是来观光的。”叶修抬起头,顺着黄少天的视线看过去,入眼正是玻璃框架上那片浪潮般此起彼伏的爬山虎。

“谁观光了?你以为我是你,真当这里是植物园呢!”黄少天回嘴,这回却连脑袋也不偏了,只用目光很快地扫了叶修一眼,手指着头顶爬山虎中间的一个隆起,说,“老叶你看你看,那边那个突出来的玩意儿是什么?”

“是什么?”叶修兴趣缺缺地反问他。沿着黄少天手指的轨道,只能看到一个被绿色叶片包裹着下、一个灰暗模糊的轮廓。

“那是发动机。”黄少天很自信地说道,“你现在看不出了,但那里面可是一架飞机。”

叶修被他逗乐了:“你这又是哪儿来的奇思妙想?”

“我靠,什么叫奇思妙想?我这是有理有据的好吧!”黄少天一脸的你不懂。“这么和你讲吧,”他信誓旦旦地说道,“那架飞机挂上去的时候我就在附近,亲眼看着这架飞机掠过去,然后啪叽,掉在这里。”

“行行行,我信了。”叶修笑着摆摆手,一脸的“你就吹吧”,显然一点也没当真。

黄少天特别嫌弃地皱了皱脸,好歹没有揪着不放,又强调了几句真实性,就换了话题。

 

他好像被这栋楼激起了什么回忆的开关,各种触景生情,一会指指某张破破烂烂的广告牌,一会又去戳戳哪个碎了一半还蒙着灰的展示柜,嘴里一本回忆录从他上小学的时候开始翻起,偏题程度与仙女棒不相上下,从干脆面讲到蜂蜜糖,那叫一个有声有色。

叶修念他有功在身,只象征性地吐槽了他了几句,这几句话阻挠无果,那也就算了。

他对付黄少天这份讲话的功力早就有了经验,指望黄少天把自己关掉那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在他自个耳内默默启动个半自动过滤装置,只在一堆的闲话里时不时随便拣个一两句听,适当回应,以堵黄嘴。

没一会儿,叶修就半是抗议、半是迁就地进入了十句回一哦的节奏,不过短时间内还没收到回馈。

黄少天暂时还是我行我素,明明是个性命攸关的探索过程,却被他这一顿画外音搞得和小年轻约会逛景点似的,有种不合时宜的热闹。

他俩在这种有些出戏的氛围里,穿行过满是灰尘的商铺,回忆的雨点从这个人烟绝迹的场所中各个方向袭来,黄少天就像是一根炙热的弦,每一滴水花都在他身上砸出滋滋的声响。

叶修也不知是不是被他影响到了点情绪,又或是他天生就有着一副时时刻刻游刃有余的本领,两个人还真就这么一路走马观花地晃了过去,慢吞吞地朝着地下超市进发。

本来他们的目标应该只有药品和罐头两项,但是等晃晃悠悠转了一圈,两个人已经顺手捞了不少的小纪念品,甚至叶修还在黄少天的极力推销下,给苏沐橙收了只不知道是唇膏还是腮红的小圆盒子。

两人就这么一团和谐地前行到了中央的自动扶梯口,才要往下走,黄少天突然就噤了声。

 

 

7.

这是个有些怪异的景象,他前一秒还在眉飞色舞地侃大山,后一秒却如同被瞬时间冻住了一般,即刻便陷入沉寂之中,冷冰冰的敌意从他上一刻还喜气洋洋的眼睛里窜上来,像是一圈冒着寒气的荆棘。

然而他就是这样的人。叶修平静地想道。语言于这个人而言,或许更接近于一种修饰——或者更直接地说,那是一种伪装。

黄少天就像是一瓶冰镇苏打水,那些个气泡和色素,总让他显得快乐又喧闹。只有当他沉默下来的时候,原先浮动在他身周满含活力的气泡才会丧失其掩饰的作用,暴露出这实际上是一瓶多么冷澈、又缺乏甜味的液体。

他确实是一根弦,但却是根浸润了杀伐的弓弦,因而它发出的声响也不是美丽的音色,而是瞄准目标时绷紧的细碎吱呀,或是发射瞬间空气里战栗的嗡鸣。

此时此刻,即使危机的声音和模样都尚未传递到他们跟前,可这根弦却已然早早地、敏锐地震动了一下。

这就够了,他的直觉向来是很准的。

在一片凝固般的寂静里,叶修淡然地取下了背后的枪支,黄少天扶上扶他腰间那柄摇摇晃晃的爱剑。

直觉是种有点儿玄乎的东西,它既要依赖天生的敏感,又离不开一次次危险的磨练,不过非常巧的是,这两点无论是叶修还是黄少天,他们都不缺乏。

两个人小心警戒地在地下一层绕了一圈,期间配合着解决了两三只敌人,潜意识里都开始觉得不对劲起来。

这种预言似的紧张感并非无中生有,不如说,那实际上是一层无形的笼罩,自始便毫无掩饰地存在着,只不过此时,它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迅速地变得浓重、压抑。最后,终于在两人到达地铁入口的时候显出了真身。

地铁站底下人头攒动,来来往往,一时间,甚至给人以一种站台依然照常运作着的错觉。但现实显然并非如此。

会在安全区以外出现的“人群”,必然已经丢失了他们人的身份。

这个场景不可谓不熟悉,两人对视一眼,脑海中第一个想法都是昨天把他们险些堵死的那个丧尸群。

怎——么——弄——?黄少天不敢开口,只好瞪大了眼,用口型拼命示意。

他表情太夸张,意思反而含糊,好在尽管话里内容是彻底没传达过去,心情倒是百分百还原,七分吃惊,半分惶恐,剩下一半的杀伐决断,一半的理智揣度。

叶修木着一张脸,看不出在想些什么,他往下头乌压压那一片望了一眼,又回头看向黄少天,两人默然对峙了片刻,很有默契地齐刷刷退出几步,缩到了几排货架的后头。

有了掩护,黄少天也不和他打哑谜了,劈头就问道:“那边这么大一堆,难道这段时间,这群就要和咱做邻居了?”

“……也不一定。”叶修略一沉吟道。

黄少天顿时眼中一亮:“怎么着,你有办法?”

“还没有。”叶修诚实坦白。

“……”饶是黄少天,也被他这话呛得按下了暂停键,“还没有你说个屁啊?!”

他这话稍微提了一点点分贝,顿时便感到货架后一阵不寻常的寂静。原本丧尸无脑移动时的拖沓脚步声齐齐消失了个干净,一听就知道是声音引起了对方的警觉。

两人顿时闭嘴,大气也不敢出一个,就差没屏住呼吸,过了好一段时间,那边才又逐渐恢复原样。

“……这不处理一下怎么行啊?”黄少天得了教训,只敢用气声讲话。

“欸,我们又不急。”叶修悠哉地说,声音也压低了许多,可脸上已经没有半点刚才那种严肃,“人家在楼下,又不在超市里。我们到楼上去,也就是拿吃的麻烦了点儿,其他对我们来讲也差不多。”

他这番话说得好像头头是道,可黄少天就算不细想,也觉得肯定又哪里不对,只是一时间找不准具体,只好皱了皱眉,道:“有句话叫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你懂不懂?”

“有办法就除掉他们,这不是没办法嘛。”叶修很无辜。

他这么一说,黄少天总算是觉出哪里不对了。“别想驴我啊,你以为自己是这种人吗?”他瞪了叶修一眼,“你这家伙肯定已经有主意了,说,到底想干嘛?”

 

叶修仿佛吃了一惊:“这你都看得出来?”

他表情倒是足够调笑,可黄少天这回却沉默了下来,只直勾勾地盯着人看,隔了一小会儿,才说道,“我不是说过了。有我在呢,绝对两个都能平安出去。”

他这么讲,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叶修被他噎了有足足两秒,才总算开口,很无力地解释道:“不是这样,你想多了……好吧,我只是觉得,我们俩,一个近身武器,一个弹药紧缺,硬拼肯定派不上用场。”

“啊,然后呢?”黄少天态度依然是观望。

“然后,我们在超市。”叶修说,突然笑了一下,挺有点儿高深莫测的模样。“我们有油,有可燃物,超市在地下,可是应急灯还亮着,这里可能还有备用的电储量,只是我们暂时还不知道,电闸和电路究竟在哪里……”

“但是我们有时间。”黄少天替他回答了。

他眼睛睁得大大的,里头说不清是什么情绪多一点,但叶修觉得,他应该和自己一样,正在脑内飞速计算着整个计划的可行性。

“要找到仓库的位置,或者别的一个可燃物聚集的地方也成。”黄少天沉吟道,“然后要毁掉了那边的防火装置,如果那边有敌人,也要排除干净。不能用枪,这两个都只能我去。”

“没错,而我可以去找电路。”叶修接着他继续,“点火还得远程,如果枪不管用,破坏掉电路也能以防万一。”

“地铁站入口有防暴门,万一这里还有电,说不定控制室可以把它给降下来。这玩意儿能撑一会是一会。”黄少天补充。

 

“行,这下都告诉你了。”叶修耸了耸肩,神情比刚才更加无辜,“事不宜迟,各自去找吧。”说完真的一转身,猫着腰就离开了货架。

黄少天还缩在后头,本来已经作势要往另一边走,但是突然又跟了过来,嘴里还念念叨叨:“卧槽差点就被你骗了,你把我支开想干嘛?警告你别动歪脑筋啊,我能走也能回来。”

叶修这下真的是哭笑不得了,他到底做了什么事,让人不放心成这样?难不成是昨天他有意思要把人扔下,现在给弄出后遗症来了?这……这可能吗?

叶修内心吐槽,却只是半回过头,瞧了黄少天一眼,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嘘……要真的惊动了下面这群,那才真叫吃不了兜着走,有你屁滚尿流的。”却是再没有强调分头行动的事。

 “靠靠靠,你特么才屁滚尿流。”黄少天瞪着眼睛骂回去,音量再一次地降低,语速却没变多少,连着又嘀咕了几句。

叶修也不知道听没听清,看起来只是胡乱地随便嗯了几声。黄少天伸手拽了一把,他才回魂似地侧过身来。

 

“我说,别忘了,还有吃的要事先放好,不然烧了就没了。”黄少天重复了一遍。

“这你倒记得很牢。”叶修斜着眼笑道。

黄少天哼哼两声,干脆破罐子破摔,“那可不是,我还惦记我那飞机呢。”说罢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心疼,还没见上一面,就要被烧了!”

 

 

8.

巨大的轰鸣声从仓库的方向传来,伴随着这令人震颤的声响,爆炸翻涌的火舌沿着一切通往室外与地表的通道涌出,烧铁般灼热的气浪震荡着扩散,噼里啪啦的炸裂声中绽开大大小小的火花和闪光,把整个建筑包裹成一个火球。

“boom,shakalaka!”黄少天冲着那团特大号的火球笑得神采飞扬,他高举着双手,指向天空的冰雨好像一根热烈燃烧着的仙女棒,闪烁着绚烂又夺目的金光。

叶修转过头,黄少天快乐地弯成月牙样子的眼睛里燃烧着火焰熊熊窜动的光亮,像极了一只豹子光辉流窜的金黄色兽瞳,凶猛,又带着胜利的餍足,仿佛在瞳孔里面住着一个小太阳。

叶修盯着黄少天瞧了一会,逐渐也跟着笑起来。

说实话,这一切都并没有什么好笑的,这个爽快又振奋人心的爆炸,意味着在支部的探测小组锁定他们的位置之前,方圆百里或许成百上千的丧尸们就已经感受到这前所未有的热度与声响……但那又怎么样呢?

爆炸的烟味有些呛人,叶修一面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一面想着,再也不会有比现在更棒的时刻了——在这再灿烂不过的古金色黄昏里,他视野中央的三个太阳都在闪闪发亮。

黄少天伸手去拽叶修的袖子,叶修拍开他的爪子,自动挪过去站到了他的身边,黄少天搂过他的肩膀,凑过去就在叶修脸上mua了一个,叶修一脸嫌弃地把整个手掌都拍在黄少天脸上,后者脸上带着大大的笑容,伸手绕过了叶修另一只手的重重阻碍,又狠狠地来了一个熊抱。

“诶诶,注意影响啊!”叶修说,但他自己也知道这话骗不了人,他清楚地感到自己再自然不过扬起的嘴角和言语间充盈的笑意,而在黄少天的视角,叶修的眼睛里还闪烁着兴奋和激动的小火花,在他的瞳孔和睫毛上快乐地跃动着,活生生把这人的视觉年龄给削下去一截。

黄少天丝毫不理会叶修的垃圾话,他伸着脖子,额头抵上叶修的额头,那团火在他眼睛里,又包裹着某些奇妙的、蠢蠢欲动的别的什么东西,混合出一种微妙的甜蜜气息,好像一大勺闪闪发亮的蜂蜜,浓郁又飘然。

“叶修!”黄少天毫无顾忌地大声说着,好像要和依然持续不断的爆裂声争个高下,“听好了啊你,现在我有一句非常非常、非——常重要的话!”

 

 

尾声

 

三个月后,安全区兴欣基地内。

“这么说来,要不是上次蓝雨帮忙,没准事情还要……”陈果睁大了眼睛,这会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她刚刚才狠狠地惊讶过一遍,现在吃惊这一阶段已经过去了,心里只剩下无限的后怕。

就这样,方锐还要煽风点火:“那咱可真是欠了喻文州好大一个的人情,哦对了,还有黄少天。完了完了,这下我们要把叶大大赔出去了。”

“那可不成!”陈果顿时反驳,可是话出口,又陷入了深深的忧郁,“……但是怎么办,人黄副队把你捞回来也不容易。别的不提,我听说你们还遇到了个丧尸群,特别特别危险……我们是不是要倾家荡产了?”

“哪儿能呢!”叶修忽然笑了,“说是特别危险,可结果还不是全炸了。不过你猜猜,这是怎么弄的?”

他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忽地眼角眉梢都是泛开的笑意,这人笑起来天生一副调侃相,这回却像是真心实意的高兴着,五官一齐流露出一种轮廓模糊的柔和感,令人突然意识到,原来这人快乐起来其实是这么个样子。

陈果心里的确好奇,奈何实在看不惯这人一副吊儿郎当、置身事外的腔调,硬是只给了俩卫生球作回应,结果一偏头,错过一副绝景。

一旁苏沐橙倒没有这份介意,只是这表情对她而言,只有怀念与熟悉,于是饶有兴趣地问道:“怎么做到的?”

“这事儿特别离奇。”叶修笑道,“因为那边楼上挂了个直升机,上头铺了一层爬山虎,结果我开枪的时候不知道,那玩意儿的引擎就爆炸了。”

“骗人的吧!”方锐首先表示不信,“都披着爬山虎,你知道那是直升机?我的智商收到了侮辱!”

叶修耸耸肩,“不信就不信呗。”

他刚才的表情只出现了一小会儿,这会儿已经再次切换回原先那张没精打采的脸。

可他的耳朵尖是不是有点儿红。苏沐橙又看了一眼,证明自己没有产生错觉。

 

 

 

秘密-黄叶线-刀锋之先

End.

 

 

Freetalk:

大家好,这里是鱼子绛!

黄叶线终于写完啦!!狂喜乱舞!!至于黄少天最后说了什么?你猜呀_(:з)∠)_

那是黄叶二人共同的秘密……这么说好像也没什么不对,虽然标题的秘密应该不是这个来着2333333(揍

讲真,虽然只是撸完了一条线,却有种中篇完结的感觉(但其实并没有),内心复杂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然后求教了情缘缘,她说,写:我cp是全世界最可爱的人!所以我就这么写了wwww(并不是秀恩爱哦(←

接下来应该就是周叶线了吧!讲的是小周x大叶的养成系故事(不是),希望喜欢!

 

 

以上、感谢你的阅读!

全文 15309 字

2016.8.31

评论(7)
热度(78)
  1. 墨喵鱼旆央 转载了此文字
© 鱼旆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