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男朋友是变态怎么办,挺急的(自行车一发完结)

目录


食用前请注意:

*喻叶only,一发完结

*可以看作美人的番外,可以独立食用

*给今天咖啡厅里遇到的小天使

*OOC,OOC和OOC

 

 

男朋友是变态怎么办,挺急的

 

 

1.

 

公司这个发布会已经准备了有一段时间,主要公布一些新领域产品的动向,以及过往主打产品的更新换代。

 

本来一般这种场合出面的无非是这么几个人,创始人,要么现任总裁,然后技术部长,要么市场部长,再多就没有可以涉及的了。

 

可是他们公司这个部门情况有点特殊,创始人总裁之类的姑且不提,市场部,周泽楷,大帅哥,闷葫芦,而技术部长是个叫关榕飞的,技术宅,暴脾气,死脑筋,上台简直是在难为他们俩。

 

搞到最后,不知怎么的,本来是市场部和技术部各自讲解的环节,硬是多加了一个人上去,别的也不干什么,专门负责在人说不清楚的时候当翻译,还有就是圆场。

 

然后这个人,挺惨的,就是叶修。

 

 

2.

 

叶修站在台上,西装革领,领带也打好,衬衫袖口也扣好,一身正装严丝合缝,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不同以往的微妙气质,一定要形容,就像是烂泥强行扶上墙。

 

这比喻不大恰当,也不是说叶修态度不端正,他往台上一站,人也笔直,发言也巧妙得当,仪态也大方自信,没平时那副懒洋洋腔调,风趣是风趣,可眼神里就透着强势,然而也不知怎么了,就是那什么,感觉骨子里缺那么一股精神气儿,怪说不出来的。

 

同样地喻文州在台下听,人坐着,只穿了件衬衫,正装外套挂在椅背上,就那样,看着都比台上那个要精神得多,还有点儿读书人的风度,十指交叉,双手随意地搁在膝盖附近,西装裤里的双腿叠起来,脸上轻微地带了点笑意,沉稳又温和的样子。

 

发布会就这个好,一来画风随性如叶修,此时此刻,也得正儿八经打扮,二来那些个平时不能盯着看的,没机会多看点儿的模样,放到了聚光灯下,那就叫做万人瞩目,压根不在乎多一个视线,换句话说,爱怎么看怎么看。举个例子,比方说,一只打扮得正儿八经的叶修。

 

喻文州就很坦荡。全程视线紧随,目光顺着正装裁剪线一路抬起,从脚踝与小腿向上,到大腿外侧,又到腰际,又到手臂和脖颈的曲线,上下扫荡,容光必照,不仅瞧着很正直,并且还显得很聚精会神,很认真听讲。

 

叶修把视线扫过下头一干听众,余光才瞄到喻文州,极快地就弹开了。好像那边传过来的并不是一道眼神,而是某种非常烫热的物事,一个具现化的载物。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宛若一尊活体的春药。

 

 

3.

 

发布会终于是结束了,大厅里人潮逐渐地散去。

 

其实叶修出场也只有中间技术优势阐释和产品市场定位那块儿,后头诸如问答和演示等环节,那都没有他的事情,但这不妨碍他作为台上领导的下属与公司一份子,终究还是要等着上头聚光撤下,厅里照明亮起,然后老大下台一句大家辛苦了发布会很成功今天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这才算是任务结束,大功告成。

 

旁边周泽楷看过来,问:“要不要一起走?”

 

“不用不用,”叶修摆摆手,回,“我这儿再收拾收拾,检查一下,小周你先回去休息吧。”

 

这话在别人那边还有可能是客气,叶修这儿,那就很明显是推辞。周泽楷领会地点了点头,嘱了句路上小心,明天见,顿了下,又改口说,周一见,便轻合上门离开了。

 

门一关,叶修也没再去摆收拾东西的样子,而是往一旁椅子上缓缓坐了下去,像是很吃力地闭上眼,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来,隔了会儿,场地的清洁员工进来打扫,这才又慢悠悠地起身,提起旁边早就理好了的公文包,扫了眼桌面,迈步离去。

 

然后等他电梯下到停车场,喻文州已经在车驾驶座上等着了。

 

 

4.

叶修拉开副驾驶车门坐了进去。

 

里头喻文州放下手机,笑着说,“辛苦了,今天演讲很成功啊。”

 

叶修才关上车门,正在系安全带,半低着头回应他道,“别装,你可以了啊。”

 

这话听着仿佛是个告诫,带了点儿警告的味道。喻文州偏过头,视野里叶修的神情还是没什么变化,但像这样近看便会发现,他的眼角有些红,鬓角与发际线附近都潮潮的。

 

喻文州算是个装傻充愣的行家里手,最擅长若即若离地带偏话题,但这次嘴上却貌似很老实,眨了眨眼说,确实可以了。然后手底下相当不老实地伸了过去,很自然地解起叶修的皮带来。

 

西装裤下露出黑色的内裤,橡胶材质,薄而紧绷,带着一点反光,非常清楚地勾勒出从小腹到大腿根部的肌肉线条,以及前方一个略微鼓起的形状。

 

橡胶的收束功效良好,不渗水,结构专业,要不是像这样被暴露出来,谁也不会想到像是这样的道具,会出现在笔挺包裹的正装之下。内裤边缘的皮肤已经被橡胶勒得隐约泛红,喻文州顺着大腿内侧的缝隙探进去,手指一触到内里,里头到处都是湿软与烫热,中央已经硬起,却被那一层橡胶给束缚住,只得紧密地贴在小腹上,不入眼,光是想象那副情形,就觉得可怜兮兮的,又非常的色情。

 

再往下拉下一点,露出大腿根部内裤自带的束缚带,里头夹着一块片状的塑料,还没拇指大小,显得非常精巧,旁边有个滑动的开关,另一侧连着一根极细的电线,却在白色皮肤的映衬下格外显眼,小蛇一般地钻入裤脚中去,甚至被橡胶勾出了一道轻微的突起。

 

那是一只跳蛋的电源线。

 

喻文州从里面取出了开关,似乎是要将它关上,可到了手中,却只是换了个握法,反倒先轻轻地扯了扯电线绳。

 

“松一点。”他说。

 

叶修脸红得已经可以煎蛋,闻言神情相当复杂地看了喻文州一眼,然而到底还是没有反驳,也可能是因为一旦开口,先出口的大概不会是像样的词句,总之就是紧抿住嘴唇,身体下滑些,略微调整了下姿势,顺从地将后面松开了点。

 

喻文州食指指尖勾住了电线,中指与拇指撑开橡胶,稍微使力往外拉扯,那只跳蛋就被缓缓地扯了出来,由于电源没有关,还在发出嗡嗡的震动声,很轻,但是和那处的水声混合着一起,仿佛是回荡在整个车内一般。

 

叶修的脸更加地红了。

 

 

5.

 

“去后座吗?”喻文州问。

 

叶修“……”了一下,说,“……你故意的吗?”后一个省略号是喘过去的。

 

没想到喻文州笑了一下,回答,“没错,我确实就是故意的。”

 

但接着又说,“我想看你这样。”眼睛眨也不眨,里头一汪暖洋洋的湖泊。

 

于是叶修就说不出话来了。

 

 

6.

 

气氛变得越发糟糕起来,甚至可能有点脱出控制,准确点来讲,像是经过一个蒸笼的蒸腾,整辆车的每个空气粒子中,都漂浮裹挟着春药的成分。

 

叶修停了会儿,好不容易才说出口:“……不好吧。这边地下车库监控很严,摄像头太多,还有保安巡查的。”

 

喻文州回答,恩,好的吧,倒是没停顿,只是说得比较慢,且有那么一瞬间,确实面露一丝惋惜。

 

然后,说完这几个字,手下一动,又把跳蛋塞了回去,倒是没放入,只是搁在会阴附近,却也没关掉,被橡胶往前头压迫,挤在两个卵蛋中央,随着震动若有若无地触到前面硬挺的根部。又将开关插回原处,接着把西装裤拉链也拉了回去,皮带扣好,抬头说:“那回去再继续吧。”

 

日了狗,也亏他笑得出来。

 

叶修“……”大发了。到了他这个程度,但凡摩擦施力,都如趟过电流一般,本来橡胶约束着,感受已经很不妙,后头跳蛋已经被抽掉,徒增空虚,前面又这样被刺激,更是双倍的难受。然而又有什么办法,只好一路忍着。

 

幸好路也不是很远,否则也太折磨人。车子进了小区车库,停好了抽掉钥匙,喻文州转过头,直接就说:“你射了吗?”问题相当直白。

 

叶修回复得也很直白,一手往喻文州裤裆里摸,一手就去解自己的皮带,虽然没有说话,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7.

 

这回真的去了车后座。

 

车内空间有限,玩不出什么花样,倒是身体贴着身体,两个人什么动作都能碰到一起去,到处都在点火。喻文州先给叶修口了个,大体上算是之前玩放置play的补偿,但实际上他自己也是够呛,没有叶修那样被束缚住,下面明显地胀大,很有分量地将西装布料撑起来。

 

那条橡胶内裤湿得不能再穿,不仅是前头湿淋淋淌水,大约是之前跳蛋太给力,后头也流出些许粘稠来,肚脐到大腿根一片水光荡漾,湿滑粘腻。

 

口到一半,叶修就催,说别弄了,赶紧地进来。

 

这下倒是一拍即合,提枪就上。

 

跳蛋滚在后座的夹缝之间,但是已经没人去理会它了。

 

 

 

End.

 

 

然后他们上楼以后又干了一发(。

 

 

Freetalk:

大家好,这里是鱼子绛!本篇完全就是,恩,污力泄洪的产物……之前在群里发泄过了一次,但是完全不够,干脆写出来得了(手动笑哭

其实从标题就可以看出来,这篇玩意儿和美人长得就不像是一个系列的,但是为设定方便,直接沿用了美人的背景,所以也可以看作是美人的番外吧23333333

唉其实我也在怀疑,给小天使的文这么污真的好吗?(((((

于是到底是紧急刹车,呃,我相信真正比我污的人,靠脑补就能三轮变奔驰!

最后祝您身体健康(遁走((

 

 

以上,感谢你的阅读!

全文3336 字

2016.10.15


评论(9)
热度(417)
  1. 墨喵鱼旆央 转载了此文字
© 鱼旆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