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天使在人间 3

目录


食用前请注意:

*喻叶only,大约是中篇

*时间开始于第一赛季夏休期,那时候叶修还叫叶秋

*感冒,没有ssr,蓝瘦

*OOC,OOC和OOC



3.

 

有那么好段时间,喻文州的大脑都是空白的。比起被窥屏的尴尬,更占据他思维的,反而是叶秋居然离他这么近的这个事实。

 

对于所有从网游一路追随至联盟比赛的玩家来说,叶秋与一叶之秋的地位自不用言。而对于喻文州而言,这种情怀可能还要再多上那么一些。

 

自然他对蓝雨的感情是不可取代的,也不认为蓝雨会逊色于叶秋所带领的嘉世,可是在上一赛季的最终舞台上,当一叶之秋挥舞战矛突破重围,萦绕炫纹的却邪斩断来敌,那种浪潮般冲刷过全身心的冲击和撼动,却也同样不容置疑。

 

这是谁也不知道的一个秘密,蓝雨训练营的喻文州,最喜欢的战队是蓝雨,可同时,也是一叶之秋的小迷弟。

 

天知道喻文州内心世经历了何种天翻地覆,才从混乱中稍稍平息下来。哪怕今天早上,他才与叶秋有过那么一面之缘,可当时的情形和现在是绝对不一样的,喻文州向来习惯于在人群中收敛,这里却没有这样的余地了。

 

“前辈好。”喻文州尽量平和地说道,心里还是一团乱麻。叶秋不知道在他身后站了有多久……自己的表现是不是都被他看到了?

 

事实似乎印证了他的猜测,因为叶秋下一句话就是:“抱歉啊,刚进来也没打声招呼,忍不住就看了下去。”

 

“没事,没关系的。”喻文州下意识就回道。说完才想到,这样的回话模式也太平板了,好像透了一丝抗拒般的保持距离,甚至还有那么一点儿不让对方接话的意思。

 

对话的气氛仿佛陷入了低谷,喻文州还想再接点什么缓和一下,没想到,反倒是叶秋那边先开口了。

 

“你刚才是在做技能测试?”叶秋问,看喻文州似乎愣了一下,又很快地补了一句,“当然,如果和你们战队机密有关,就不用告诉我了……”

 

喻文州摇了摇头:“确实是技能方面的练习……但这只是我自己随便练一下罢了,没有什么值得机密起来的。”

 

叶秋闻言却笑了,“自己有意识加练,那很好哇,你怎么还挺不好意思似的?我们那边好些队员都没这觉悟呢!”讲完又说,“倒是我很好奇。刚才看你的技能循环,总是在dot之后接控制小招点头,往目标后头放牵制技能,这个有点儿想是远程攻击手的惯用连招啊,是在尝试移植吗?”

 

“确实是这样……”喻文州吃惊,但马上又反应过来,试探地说道,“我想要试试这样的可能性……术士的控场技能很全面,目前普遍的使用模式上,却大多偏向于防守,如果在技能衔接上有所突破,或许能有更适合压制的运用方式……前辈觉得可行吗?”

 

“为什么不行?”叶秋眨了眨眼,也不知是不是喻文州眼里偶像光环自带滤镜,他竟然觉得对方眼中全是闪闪发亮的光彩。

 

“我觉得很新颖啊!是说要依靠走位和精密操作,而不是保持技能循环来增加控场压迫力吗?”叶秋抱着胳膊,竟然真的一五一十地分析了起来,“不过不得不说,缺点也很明显,比如对操作和预判要求比较高,还有就是脱出了冷却规律,技能频率就要降低,并且站位靠前,也就是要更加灵活,术士本来就要读条,所以容错率会大大减少……”

 

喻文州点点头,叶秋说的这些,他在一开始也想过,其中的困难,有不少都在练习中一一应验,但说是钻牛角尖也好,执迷不悟也罢,他在最初就已经下定决心,哪怕有再多的艰辛与失败,都不可以放弃,设想与实践总归是有距离的,如果不努力前行,这距离就永远不会被缩短。

 

……这些都是自己明白的道理,然而被叶秋这样一针见血、毫不留情地指正出来,难免多少还是令人有些沮丧。喻文州没有说话,垂了垂眼,和平时一样,尽可能将自己的情绪隐藏住,再默默地整理好。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叶秋却突然话锋一转。

 

“不过话说回来,越是大胆,越是危险,反而越容易出奇制胜。”叶秋说着,像是很手痒地磨了磨指尖,“你刚才说的那种方案,在一些特定场合,用得好没准会有奇效吧!毕竟一般也很难想到,一个辅助角色居然敢在团队定位上动脑筋,这样一旦对方陷入认识错误,没准能就制造出防御上的空隙。嘶,或者再厉害点儿,要是整场节奏都把握住……唉呀,我这儿说有什么用,你们这有没有多的账号卡呀?”

 

“……什么?”喻文州几乎要怀疑自己的耳朵。

 

“就是……”叶秋像是想重复一边,可却半路改了口,转而笑嘻嘻地说,“欸,借张账号卡,就当是给你做陪练呀,联盟最高级的陪练,是不是很合算?”眼神殷殷切切的,令人想起那些个求摸摸的小动物。

 

喻文州哪里需要他这样推销自己,赶忙伸手去拉训练室装小号的抽屉,看到叶秋喜滋滋地埋头挑卡,还觉得有些难以置信,而等到叶秋在他身边的位置坐下,把账号卡插进登录器里,他这才迟来地被一种幸福来得太突然的情绪给击中,一时间觉得脑袋都有些晕乎乎的。

 

平日里由于要撑过午饭时间而显得有些难熬的加训,今天却度过得异常迅速。直到叶秋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转头问他午饭吃过了没,这时候喻文州才惊觉,他已经远远超出了计划中的加训时间。

 

“不好意思啊,我忘时间了都。这个点你们食堂还有没有午饭啊……”叶秋问,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脸。

 

“午休还没结束,应该是有的。”喻文州回答。时间上其实有些紧,但他不打算把这个告诉叶秋。

 

“哦哦……”叶秋点头,摆摆手叮嘱道,“那赶紧去吧,别错过了。”又说,“下次要提醒我,不然万一整个午休都过去了,我还没自觉呢。”

 

他这么说或许只是出于礼貌,喻文州却感到一瞬间的恍惚,下次……这样的时光,还有下一次吗?

 

与叶秋道别之后,喻文州走在走廊里,心思却完全不在午饭上。

 

一开始,他会那样问叶修,其实在很大程度上,不过是在寻求一个肯定的安慰。喻文州没有指望对方会真的给自己一个答案,只是即便固执如他,在日渐习以为常的冷遇中,也有不断积累起来的困惑与迷茫。

 

他在评分和外形上所显示出来的缺陷,已经令他习惯了疏离和嘲笑,那些名为礼貌的退避,名为玩笑的嘲弄,都是他身周挥之不去的阴影。喻文州自己也知道,他不过是将此时的叶秋作为了一个肯定自己、激励自我的标志,即便对方只是客套的回复,他也会有所安慰。

 

可是叶秋却没有。他从一开始犀利的挑破,到之后的鼓励和点明,甚至最后,还真的和他一起研究了起来……

 

一叶之秋的操作者,他原来是这样的一个人呀。喻文州忍不住想。既不圆滑,也不尖锐,很厉害,却没有赛场上那样的咄咄逼人,看着和他差不多大,笑起来很有特点,像是那些很聪明的小动物,说话的时候,眼里全是闪闪发亮的光彩。

 

叶秋。一叶之秋。

 

这两个名字,喻文州一路不知在心里默念了多少遍。

 


评论(9)
热度(105)
© 鱼旆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