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退潮(一发完结)

目录


食用前请注意:

*黑手党paro,一发完结

*倒叙,作者的老套路了(←

*论是谁给你他们是cp的错觉(x

*OOC,OOC与OOC

 

 

退潮

 

 

5.

 

黄少天又想要笑,被喻文州拦住了,他憋了一半,腮帮子鼓囊囊的,气喘不上来,笑意咽不下去,像极了一只漏了的气球,噗嗤噗嗤。

 

男人坐在他面前,一张死人脸,面色白中泛青,像是要死了。事实上,他也的确快要死了,冰雨抵着他的皮肤,从下巴到锁骨那一块很脆弱的位置。那真是一把好刀,寒气从刀尖上泛出来,一路扩散到它使用者的眼睛里。

 

可是黄少天还是一副特别想笑的样子。他身后那位小跟班,来的路上还与黄少天胡扯蛋聊大天的,现在早就不敢吭半声了。

 

黄少天半偏过头来,冲着喻文州喊,“你看这怂蛋,他连求我杀了他,就这样都不敢哩!”

 

喻文州似乎很无奈,像是看厌了这幅情形,正低头看手机,闻言只稍微抬了抬眼,回道,“既然叛变也敢,应该没那样胆小的。”

 

想了想,又说,“也许可能是说不出话来了,药效也快发作了吧,大约是晓得,你不杀他,他也照样要死的。”

 

“可我下手多利落呀!”黄少天不服气,“比毒死总要少些痛苦的吧?”

 

说是这样说,可你才不会选令人轻松的那个呀!

 

喻文州没回他,笑着摇了摇头。

 

现在这话题失去了意义。男人已经死去了。

 

 

4.

 

炸药是张佳乐放的,引爆也是张佳乐干,孙哲平只管坐在车里,面前摆着ipad,一手抽烟,一手插着口袋。

 

张佳乐鄙夷他,冲他翻白眼,吐舌头,五分钟前,他盯着遥远东方的地平线,像个背对太阳的向日葵,夕阳下一座望夫石,等待命运中的一声回响;十五分钟前,张佳乐埋头苦干,捣鼓着绝大部分正常人不能领会其性能的仪器设备,面前摊开一票大小屏幕的电子产品,堪比大夏天路边摊卖镜子的阿婆。

 

他这些动作,孙哲平一概不理,好像他本职就是一个车夫,生在后备箱,长在驾驶座,与越野车同命运,共患难。

 

他抽烟还关着窗。张佳乐呸了一口,然而并没有什么唾沫。沙漠里的太阳毒得惊人,这会儿夕阳西下了,地表还散发着暴晒一整天所积累下的滚烫余温,宛若两米壮汉滋滋冒汗的火热胸膛。张佳乐几分钟前刚引爆了他的炸药,现在他觉得接下来可以引爆他自个了。

 

他朝那辆小越野走过去,姑且没去收拾那堆胡乱摆开来的摊子,只想要远离大地,回归车内,回归空调爸爸的怀抱。车里孙哲平瞧了他一眼,吐出半口烟,张佳乐不说话,内心的炸药引线呲呲作响。

 

他已经在构思,如果进了车他还没散火,大约他可以找孙哲平吵上一架,毕竟这货居然在车里抽烟。还不开窗。

 

车门打开了,凉风裹挟着烟味扑面而来,犹如三伏天夜晚走入街角那家三无网吧,然而张佳乐眉头还没皱起来,孙哲平掏出裤子口袋里的右手,斜了斜平板架子,说,“喏,你自己问,他来了。”

 

45°角仰望车门的屏幕疯狂反光,压根看不到半根毛线,沙漠信号差得音质都掉渣,张佳乐听到平板里有人卡着雪花呵呵地笑,又卡着雪花说道,“诶哟喂,张大摄影家!爆个炸你还要拍照留念呢?”

 

张佳乐还没想好,但他已经下意识地回答了。

 

“滚滚滚!”他说,“我靠老子在外头日晒风吹,哪里像你,整一活在资本主义腐朽世界!”

 

平板里叶修又笑了,雪花音飘得满车都是,悉悉沙沙,显得声音相当失真。

 

孙哲平抽了口烟,很随意地接道,“瞧见没,人管这叫艺术事业,炸药狂人的思维,你懂个屁。”

 

“呸,你也给老子滚!”张佳乐说,关上了门。他看了孙哲平一眼,没计较他在车里抽烟的事。

 

 

3.

 

傍晚的时候,王杰希带来了消息,说是查到了背叛者的踪迹,那群人在中东哪个小国家晃荡,有个小窝据点,应该是个工厂,不晓得是在生产些什么。

 

他开着视频通话,背后是一片金光灿烂、和蔼可亲的沙漠母亲,色调一致,此起彼伏,如梦似幻,闪亮得像是Windows自带系统桌面。

 

黄少天在旁边翘着二郎腿,坐着说话不腰疼,“所以他们是在做什么?诶我说,王杰希你怎么没查清楚就来报告啊,还视频通话,不查清楚你也好意思开视频的嘛?”

 

王杰希不理他。黄少天甚至在他屏幕所及之外,只露出一小撮西装裤与皮鞋尖,而画面中央的是喻文州,尽管其实他也不想和这个人讲话,可实在也是没办法。

 

好在喻文州果真正经得多,他似乎查了下什么,回说,“那很巧啊,上周百花那两个谁,还领了附近地方的一个生意,昨天中午刚报了完成,估计还没回来,刚好再接一单。”

 

“……自由杀手?”王杰希挑了挑眉。

 

“至少他俩还这么对外宣称。”喻文州笑道。

 

王杰希点了点头,意思是好的吧,姑且把这个问题放在一边,“叶修呢?”他问。

 

“在吃饭吧。”喻文州回答,业务熟练,“中午张医生又来看过,说再半个月,就快好全了。我待会和叶修讲,说你来过通讯了。”

 

“几个内奸处理的怎么样了?”

 

他话音刚落,背景里传来黄少天的声音,说卧槽你个王杰希,你是太平洋警察吗?都说了交给我,我是很值得信任的好吗!

 

这回喻文州也没理他。“差不多了。”他答道,依然口吻温和,“大概还剩下一两个,也是之前就埋好药的……倒是或许可以提前找过去试试,吓唬一下,没准就松口了。毕竟斩草要除根,线索总是多一些的好。”

 

王杰希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老样子,还是劳烦你多跑这一趟。”他说,“尸体就先放冰棺,明天我飞回来,看看这回的药有什么要改进的地方。”

 

喻文州点点头,话题再往后就要狗尾续貂,暴露出他内心里其实和黄少天一样,都与王杰希没什么好交流的。喻文州嘴上问,“那就这样了?”动作已经是伸手,要去点屏幕右上角的叉叉。

 

王杰希点头,但中途似是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很快补充了一句,说,“等等,还有,待会你告诉叶修的时候,顺便再问问他,有什么要带的纪念品,可以顺道捎上。”

 

 

2.

 

那是最后一枚子弹。周泽楷下意识地换了弹匣,他速度很快,从换匣到上膛,一气呵成,清脆的机械声回荡在安静的室内,咔嗒咔嗒,弹壳滚落,叮叮当当。

 

那人倒了下去,就算有血迹,也已然与地面上乱七八糟的血污融为一体。这室内硝烟味也够,血腥味也足,反而显得刚才那一枪特别地不足为奇,撇开墙壁之间回环的余音,那枚子弹就好像凭空失踪了。

 

有人开始抽泣。反倒令周泽楷些许纳闷。不提别的,自古以来,起义与谋反,那都相当考验胆识,非要有气魄不能为之,可现在呢,却哭得悉悉索索的,像是没料想过这个结局一般。怎么会呢。

 

“别这样嘛,”那边江波涛劝道,他手上没枪,面上也笑吟吟的,说,“哭什么呀,你们也晓得,总归都要死的。只是他要早些,没准也更轻松些。”

 

这话说完,倒是没人敢出声了。

 

气氛一度十分沉默,安静得像个默片,过了会儿,门外传来一个急匆匆的脚步声,江波涛拍了拍衣服,把枪从皮带枪套里取出来端好,正对着门口,慢吞吞四平八稳。

 

结果外头孙翔才一推门,就瞧见黑咕隆咚枪眼,吓了一跳,“你干嘛?”

 

江波涛笑笑,“以防万一嘛。”放下了枪,却没再收起来,也还上着膛。

 

孙翔直觉得背后泛冷,瞪着眼睛挪开,冲后头周泽楷小小声,“他干嘛?”

 

“大概……心情不好吧。”周泽楷想了想,回他。

 

“也是,”孙翔松了口气,随即深以为然地叹道,“就是嘛,大半夜也不让人好好睡觉,没本事还搞什么乱子……”

 

他还没讲完,忽地又是一声枪响,平地一声雷,孙翔本来侧对周泽楷,正面朝向江波涛,纯粹出于某种直觉相比较下的信任,这会瞬时被惊得全身一震,急转过身去,好险没跟着开枪,“你又干嘛?!”

 

那边周泽楷不疾不徐地撤回枪,大睁着眼睛看回来,说,“刚刚那人没死,穿了防弹衣。现在死了。”

 

孙翔瞥了那边一眼,这回打的是脑袋,确实该死透了。

 

周泽楷显得很无辜,可孙翔已然不是很信任他,不由确认道,“那你心情怎么样?”

 

周泽楷实话实说,“不好。”

 

 

1.

 

方锐表情僵了,随即很快反应过来,大呼上当,说亏我还特地跑来一趟,你既然都知道了,干嘛闷声不说话?你又不非得扮猪才能吃老虎,老虎吃蝴蝶还差不多。

 

他抱怨,“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或者是你不知道他们是今晚行动……”

 

叶修反而挺乐呵,与他回嘴道,“那你今晚才来,是不是晚了些?”

 

“哪里晚了?”方锐眨了眨眼,“这不是刚好可以趁乱掳人就走嘛!”

 

他讲得像个俏皮话,然而尽管现在,此人姑且也算是家族一员,但毕竟过去也是个江洋大盗似的人物,话里是真是假,到底是扑朔迷离。

 

方锐看起来还有后半句话要说,不巧韩文清眼神扫过,前者就那么硬生生把话咽了回去。

 

叶修当即乐不可支,一笑就牵动伤口,张新杰正在给他绑绷带,抬眼瞥了他一眼,叶修立即也望回去,并且很是假装乖巧地闭上了嘴,与刚才的方锐比较,有过之而无不及。

 

“大概是解决了。”韩文清突然出声道,大约是他今晚头一句话,此前他来了也是沉默,身周像裹着黑云。

 

接着,果不其然,屋外的枪声逐渐地稀落了下去。

 

 

 

End.

 

 

Freetalk:

 

大家好,这里是鱼子绛!昨晚突然抽风撸了这么个东西,写完实在太晚,屋外狂风大作,一夜乱梦,相继梦到牙医、面条人与幽灵僵尸此类种种,几度被惊醒,搞得今天一天都是困的233333333

最大的感想是,我发现自己好像对倒叙情有独钟,在不知道剧情该往哪个时间方向发展的时候,下意识会写倒叙,嘶,是不是啊(x

总而言之,其实只是一个大家都宠着修修的故事而已嘛!

 

 

以上、感谢你的阅读!

全文 3548 字

2016.11.8


评论(4)
热度(241)
  1. 墨喵鱼旆央 转载了此文字
© 鱼旆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