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西梅德]一小碗并不美味的蔬菜汤

1.


露基梅德斯的确是个人类。之所以会让绝大部分普通人在见到他时,对此人的物种感到迷茫,主要还是由于他至少有小半边身体都是由金属构架打造,虽说在造型和运作上遵循生物力学,但终究还是铁与机油,与真正的生物躯体大不相同。 


理所当然,在这个房间内,克莱尔西昂是唯一的智能机械,但这枚螺丝钉却是从露基梅德斯身上掉下来的。 


“我该设计个替换肢,可以三百六十度旋转的那种。”露基梅德斯兴致勃勃地说,前一秒他还为从自己身上掉了个零件这件糗事无比懊恼,但现在又已然迅速地走出了低谷,沉浸入欢快的学术思维中去,“然后,上头再加个机械眼,这样就算是后背出了问题,也可以自己修复……西碳你觉得呢?” 


“哦,是么。”克莱尔西昂冷淡地回应道。 


露基梅德斯看似不满地嘟哝了一句,尽管克莱尔西昂看得出来,他其实压根毫不介意,果真,很快,露基梅德斯便重新陷入他愉快的科学构想里,双手撑在板凳两边,一下一下地晃着腿。克莱尔西昂冷眼看着他,想着,好的吧,一个三十好几的男人,明明全身上下已经只有智商能看,可智力却还是只能够在平均水准上打个一折,给他两折都嫌多了……要放出去,岂不是要和人隔壁刚满七岁的小鬼头抢糖吃。 


“真是太丢人了。”克莱尔西昂开口道,说得好像这个预言已经成真了似的。露基梅德斯回头瞪了他一眼——大概,因为此刻他正艰难地维持一个双臂举起、弯腰前倾的动作,以确保机械关节间有足够的缝隙好安置那枚螺钉,并没有办法真的回过头去。很有可能这是一个误会,比如露基梅德斯误以为克莱尔西昂正如往常一样,是在嘲讽自己现下这个别扭且搞笑的姿势,但不论如何,克莱尔西昂不打算出言解释。 


“……完了。”露基梅德斯突然说,“完了完了完了。” 


他声音不大对劲,尾音颤抖,并且十足低落,克莱尔西昂扬起一边眉毛:“什么完了?” 


“西碳……你真的越来越像个人了。”露基梅德斯沮丧道,听起来快要哭了。 


这下克莱尔西昂是真的有些诧异了。“别的不提,你哪儿来的这个结论?”他是真的感到好奇。 


可是露基梅德斯没有理会他,他再一次进入了无视对话的模式中,只顾着自言自语,用那种抽泣似的调调抱怨,好像他正衷心地悲哀着——这一点实在是耍赖皮。 


“我就觉得你不对劲,果然是真的。”他说,“我早该知道,预感总是坏的那个准。可是你,西碳,我对你那么期待,你就不能好好地做个完美的智械吗?唉,西碳,我真难过。” 


“要不这样,你换个姿势讲话如何?”克莱尔西昂建议道,显得无动于衷。


归功于露基梅德斯那唯一值得称赞的高智商,他到底是智能机械里最顶尖的那一个,掉落出螺丝钉的那个缝隙确实很细小,甚至令人疑惑在那种地方怎么有地方掉出什么东西来,但终究不愧是克莱尔西昂,修理也只不过用了几秒钟而已。


露基梅德斯放下手臂,直起腰,半垂着脑袋,蔫哒哒地转过身来,两枚老式大圆镜片里一齐反射出克莱尔西昂那张标准的智械面孔:容貌深邃,神情寡淡,最重要的,在工作室最后一点残阳的映照下,他的一双眼睛鲜艳得活像一对信号灯——实际上一部分原理也的确与之类似——并且还是马路口轨道边红彤彤的那种,色域趋向人类所不可能的极限。 


克莱尔西昂自觉这幅相貌已经足够智能机械化,智能,并且机械,然而露基梅德斯依旧忧愁。 


“很简单,其实你早就该修好了。”他慢吞吞地说,似乎很不想承认这一点,但总算还是对克莱尔西昂的提问进行了一个迟来的解答,“一个螺丝钉而已,我以为你花不了十秒钟的。所以要么是你在讲话的时候停下了动作,要么是你为了看我笑话,没有率先履行指令……不管哪个,西碳,都是只有人类才会做的蠢事。” 


“唉,不说了。西碳,我真难过。”露基梅德斯重复了一遍。 




2. 


人的身体天生便存在缺陷,羸弱,缺乏力量,大多也不怎么美丽,可机械却与之不同。露基梅德斯深谙其理。 


工作室的灯光有点昏暗,但还没有到妨碍视线的地步,恰恰相反,近距离维修令露基梅德斯又一次地意识到,不管他愿不愿意,至少是当下,克莱尔西昂的确是他在现有技术上创造出来的顶尖杰作。 


但他不说话,已经过了好几秒钟,却依旧没有给露基梅德斯一个回应,更加没有反驳。屋里很安静,任凭露基梅德斯的机械怀表咔嗒咔嗒地走着,后者是他上次改进时刚植入的新设备。浅黄色的光晕下,克莱尔西昂钢铁的机械上仿佛镀了一层蜜糖似的汽油。


这是个好形容呀!露基梅德斯百无聊赖地想到,心里头翻了个白眼,颇有点儿苦中作乐的意味在。蜂蜜般的汽油,而不是汽油似的蜂蜜,很好嘛,蜂蜜总归太甜腻,太有人情味。


真是要烦死人了。事已至此,露基梅德斯半分好心情也没有了。


下回的改造要提前,他以极快的速度下了决定,然而露基梅德斯已然不再思考机械臂的事情,只想着下回要把那块机械表给取出来,再不济,也得改成外置式。有关闭按钮的那种。



3. 


有那么一瞬间,克莱尔西昂陷入沉默。 


对于高端智械而言,一瞬间可以非常漫长,凭借高运行速率与多视窗功能,时间和画面都可以被切割成小块,克莱尔西昂的视线则定格在其中的一帧。


露基梅德斯背过身去,露出他在老旧灯光下大片米白色的背脊,像刷了一层炼乳的白面包,刚出炉,香草味。与此人真实的料理水平截然相反。


这一帧画面已经是几分钟前的场景了。现在的露基梅德斯早就脱离了这幅假象,并不柔软,也没有香草味。当然他不是机械,可也不能完全地称为一个人类,就算刨除掉他身上机械的部分,露基梅德斯戴着眼镜,依然常年反射出冷冰冰的白光。


可总归他还是个人类,一个暖乎乎的活物,哪怕不是白面包,也可以是乳酪面包,奶油蛋糕,拿破仑,瑞士卷,从烤箱里拿出来,白花花,热烘烘,与克莱尔西昂截然相反,后者甚至不需要露基梅德斯那副常年反光的眼镜,一双玻璃制的红眼睛自然就散发出无机质特有的人工光。


哦,够了吧。克莱尔西昂清醒至极。哪怕露基梅德斯时常做出一副眼眶含泪的模样,但实际上他也不会真的哭出来。



0.


克莱尔西昂站在工作室的门口,一刻钟前,他脱掉了上衣,将夹克和衬衫都搭在手臂上,在窗边的投射过来的一片大好夕阳下,露出自己泛出金属光泽的躯体。然而到现在,十五分钟过去了,露基梅德斯依然在工作室内转来转去,忙着找齐待会要用到的工具,身上披着他那件皱皱巴巴、邋里邋遢的白大褂,幽灵似地四处穿梭。 


“你再等等,很快就……”露基梅德斯试图出声安抚,只是话才出口一半,就被他自个的喃喃自语打断了,“慢着,我想想,三十四号那个轴关节被放到哪里去了?” 


“三号柜,右边第一个抽屉。”克莱尔西昂提醒他,面上没什么表情。露基梅德斯立刻转过身去,这个动作的幅度大了些,他身上的机械部分发出了连续几声轻微、但令人不大舒服的响动。 


露基梅德斯或许性格反复,却向来对科技力量无比信任。三号柜右边第一个抽屉被气势汹汹地拉开了。在露基梅德斯低下头、几乎将脑袋埋进零件堆里的同一时刻,克莱尔西昂明显察觉到了一丝他动作里的古怪。 


“怎么了,你螺丝松了吗?”克莱尔西昂问道。他稍微笑了笑,可是眉眼依旧相当冷漠,反而更加显得他冷冰冰的,就像组成他身体的机械那样,散发出金属色带点寒意的冷光。


这时候,露基梅德斯正好找到了他的三十四号,抬起头来,只瞧了他一眼,便兴高采烈地评论道:“西碳,太好了,你看起来真像个机械。”


“你老糊涂了?我本身就是智能机械嘛。”克莱尔西昂靠在门框上,懒散地回复他,“可能我刚才没有充分表现出来,其实那是个嘲笑,现在你知道了吗?” 


然而露基梅德斯没有理会他,自顾自地继续往下说:“你不知道,前段日子,我还以为你出了毛病,突然变得像是个人,简直吓坏我了,迫不得已,才缩短了维修期间……可现在看到你还是这副模样,我就放心啦!”


克莱尔西昂已经见怪不怪,可他还是皱起眉,耸起了肩,嫌弃地摆了摆手,道:“比起我,你还是多担心担心自己的肩胛骨吧。看见你左脚附近那个螺丝钉了没?它掉下来已经有好一会儿了。” 



4. 


这一回,露基梅德斯好像真的相当失落,但克莱尔西昂丝毫不同情他。


“并不怪我呀。”克莱尔西昂大大方方地咧开了嘴,这是个狡猾的笑容。 


“谁叫你也把我当个人类嘛,”他很理所当然地说道,“还是说,你自己都没有发觉吗?”




End.




 @蹈海 太太我喜欢你啊啊啊啊啊啊啊!

布丁太太双十一快乐wwwww

没啥像样的礼物,为布丁神教献上礼炮(x


评论(2)
热度(15)
  1. 蹈海鱼旆央 转载了此文字  到 0101
    记念,感恩(………………哭泣)
© 鱼旆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