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这店污得不能看(1-2)

目录


食用前请注意:

*all叶,R预警

*现代妖怪paro

*无节操无剧情也别较真的三无产品

*作者性观念比较开放((

*OOC,OOC和OOC




1.


叶修被烦得不行了,他炼妖的时候没听说过,一把剑还能这么聒噪的。黄少天一天下来没几时候消停,一会就要说话,要亲亲,要抱抱,要啪啪啪。


“得寸进尺。”叶修拿报纸敲他脑袋。并没有什么攻击力,但是黄少天捂着脑门,泪眼汪汪,说你怎么可以这样,大家都是平等的妖,凭什么昨天喻文州这么说,你就不是这么回话的。


旁边喻文州正在写字,拖着个大尾巴,闻言扫了扫,动动耳朵,视线移过来,很温和地朝叶修笑了笑。


叶修一阵危机感,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升出来的,毕竟喻文州已经和他很熟了,总体而言还是一只好妖。


黄少天还在盯着他看,喻文州也没移开目光,叶修只好硬着头皮,语重心长地答道,“不一样啊,你是剑,他是狐狸,两个怎么能放在一起比较呢?孔子也说要因材施教的。”


黄少天惊讶坏了。“你还学孔子的吗?”他说,“我以为儒道都是誓不两立的。”


“那是老一派了。”叶修答道,信誓旦旦,“现在都讲双管齐下的,不仅是儒释道三家,善者取之,还要求中西结合了。都是这样的。”


黄少天还在消化中,喻文州却放下了笔,叶修看他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大尾巴荡啊荡,忽地一下就凑近了过来。


“犯得着用法术吗……”叶修吐槽,笑得三分勉强。


“嗯,我也觉得犯不着。”喻文州说。但他声音已经不对了,很有故意压低的嫌疑,眼睛里神色也不对,身后头尾巴也不对,哪儿哪儿都不对。


“停停停。”叶修想来个打断,但是已经迟了。喻文州动了动尾巴,耳朵尖尖压下来,很可怜地说道,“说好的因材施教呀,能不停吗?前辈,我想做……”


叶修陷入了沉默,不知道是被吓得还是堵得,后者比较有可能,因为本来他像是想说话的,可是喻文州低下头,飞快地舔了舔他的嘴唇。


黄少天大睁着眼睛,满满的不可置信,“这就成功了吗?就这么容易?不会吧,剑和狐狸的待遇差距这么大的吗?”


“就是这么大的。”喻文州回头正色道,看起来很值得信任,趁黄少天哑口无言的空当,他已经坐到叶修腿上去了。


叶修手里还拿着报纸,到他这个境界,狐媚术压根不会起作用,可是事情不能这么讲,有些人没有中招,也是胜似中招的。幸好还有个黄少天,蹲在椅子旁,极端干扰气氛,叶修垂死病中惊坐起,顺手就往狐狸尾巴上一拍,挣扎道,别闹。


喻文州才扭回头来,已然切换好了画风,垂着耳朵道,“我没闹……”言罢往前顶了顶胯。


卧槽,不愧是狐狸,确实已经硬了……


叶修挺尴尬,可与此同时,他又一瞬间地顿悟了,忽然就想通,黄少天身为一把剑,究竟怎么生出一脑子的黄色废料来。


这些天里,店里除了他,也只有喻文州一只狐。而新剑锻出头几天,就和人类的孩童一样,对整个世界都好奇得很,叶修为图清闲,把这一整件的麻烦事通通收拾收拾,打包扔给了喻文州。他这边,本意上也是在业务上给新人带个好头,然而今天才晓得,什么叫做身不正,影子歪……


这也歪得太离谱了。


黄少天瞪着眼睛,鸦雀无声了一会,接着脑袋便挤到了一人一狐中间,说:“怎么可以这样呢?我也很难受呀。”那叫个委屈,当真一个好的不学,坏的学。


叶修低头对上黄少天的眼睛,开始有点儿觉得,这剑变成这样,确实也有他的不是。说到底,他才是炼妖的那一个,有些事就该亲力亲为,既然诞生了它们,也要为它们建设合理的三观。放任妖去教导妖,这是不大合适的。仔细想想,但凡一把剑有了狐狸的自我定位,当然会觉得难受……


他才想到这里,手腕却被捉住了,被人牵引着移动。叶修回过神来,黄少天还眨巴着眼看着他,眼底一片纯净。下一秒,叶修觉着自己手心挨上了一个又热又硬的物体。


黄少天动了一下,严重疑似模仿喻文州刚才的某个动作,忧郁地说,“这边真的很难受……”


……叶修简直想要爆粗了。



2.


走外链(姑且还是不老歌,挂了请告诉我)



叶修累得半死,不能说是做得累,而是在椅子上做,实在太累……做完清醒没多久,马上就又迷迷糊糊的,耳畔听到两只妖的对话,只隐约想着,哦,原来是在解释这个……却没来得及细想,便睡了过去。 






评论(11)
热度(401)
  1. 懶懶貓兒看萌點鱼旆央 转载了此文字
© 鱼旆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