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天使在人间 5

目录


食用前请注意:

*喻叶only,大约是中篇

*时间开始于第一赛季夏休期,那时候叶修还叫叶秋

*这算不算约会了

*OOC,OOC和OOC




5.


这几天的g市正处在一个季节变化的微妙阶段,温度连日地攀升,却间或总要飘点小雨,刮点小风,好歹显得没那么闷热。


夏日昼长,七点多,天才刚黑下来,微风吹来也是温趟趟的,很有白日里烘烤过后的气息。


喻文州大脑有些放空,他出门晚跑,到这儿剧本还是日常向的,可现在叶修在他旁边走着,小鹿似的一颠一颠,一路欢快地哼出几个音符来……这情形究竟是怎么演变出来的呢?


他目光往旁边瞟,叶秋没留意到,后者正看向马路的对面,只留出半个侧脸,灯光从对过发散过来,照出他眼角附近一小片阴影,一眨眼,就轻轻地颤动一下。


喻文州觉得自己的心脏也跟着颤了一下。


他下意识地留心到,叶秋走路的时候,脚步迈得懒洋洋的,又觉得好像有些熟悉,接着很快便想起,他隔壁邻居家养了只姜黄色的猫,总在午后伸懒腰,打哈欠,小跑的时候半踮起脚尖,可也老喜欢这样很懒洋洋地走路。


天也热起来了。喻文州想。他觉得自己耳根有些,很轻微地,在发烫。


那边叶秋突然说,“你在晚跑?”


喻文州倏地把放空的思路捞回来,还是顿了半拍,才回说,“刚跑完,再走一圈。”


叶秋回过头来,“你这路线绕一圈是多少呀?”


喻文州老老实实答,“一整圈的话,大约两千米不到——不过也可以只绕小圈,中间从另条路走,就连着后门的。”


叶秋哦了一声,喻文州问,要不走小圈吧?


叶秋说别啊,就按你平时的习惯来呗,刚刚才蹭你们队长一顿大餐,我还怕走少了不消化呢。说完,眼睛打了个转,又问说,“比起这个,沿路有什么好玩的嘛?”


“这个么……”


喻文州想了想,不知道该说什么。这附近的物事都是他平时里习以为常的,要说哪里有趣新奇,还真的说不上来。可他视线移过去,那边叶秋正眨巴着眼看他,四周灯光也不是那么充足,可他眼里却像藏了只萤火虫,兀自地忽闪忽闪,仿佛吸取了周身一切的光亮,又或根本就是个自带光源。


“好玩的么,我也不是很清楚……”喻文州说,“不过从这里走过去,有个旧书铺,开在里面,要先拐进去才见得到,先前我也是碰巧才发现了,店外柜子里摆了些瞧着很古早的画本,外头没有见到过,不过那些似乎只好看看,不能翻,也不给卖的。可惜那家店好像关门挺早……”


“不过就在它旁边,再过一个小路口,那里有个做手工巧克力的小店,门口也卖自家做的冰淇淋,冰渣很多,可是蛋筒非常好吃,是老板家自己做的,加了芝麻、胡桃之类,又香又脆……”


喻文州讲着,确实是在搜肠刮肚了,可估计没人相信,他语速不快,却说得很流畅,尽管有时也停顿一下,大约在组织词句,等出口了,也不打结,语调温和平缓,像是玻璃杯里四分之三的温水,剩下四分之一的杯壁上,结着一层很薄的暖雾。



叶秋低头沉思,万般纠结,“说得我好想吃冰淇淋……”


没想到落脚点居然在这里,喻文州哭笑不得,“不是才说吃得很饱吗?”


叶秋慢吞吞道,“其实吧……在夏天,人是会有两个胃的,吃饭一个,冷饮一个……”





结果真的去买了冰淇淋。


那家手工巧克力店店面很小,只有门口竖着牌子,写着出售自制冰淇淋蛋筒,多种口味可选择。叶秋往店里一张望,哪儿都没有冰淇淋机,就回头去看喻文州。


喻文州说,先进去吧,然后推开门,用粤语问了句什么。然后叶秋眼睁睁看着老板从冰箱冻格里取出几个透明的保鲜盒,咔嗒咔嗒地打开搭扣,露出里头不同颜色的冰淇淋。


“这确实是自制啊!”叶秋吃惊。


叶秋要了个巧克力味,喻文州要的香草味,两人走在路上,一人握着一支啃。确实如之前喻文州所说,冰淇淋部分不怎么蓬松,与其说是冰渣很多,不如根本就像是某种冰沙与雪糕混合体,然而蛋筒部分做得松脆喷香,比面包店里卖的蛋卷还要好吃。


或许是含冰量略大,冰淇淋球化得极快,叶秋舔了几口巧克力,就下去绕着圈咬脆皮的边缘,等到筒转完一轮,上头巧克力已经开始往下淌,吃得手忙脚乱,一不留神,都沾到鼻尖上。喻文州抽了张餐巾纸递给他,叶秋先去擦手,任凭喻文州看着他的鼻尖忍笑。


就这样吃了半路,总算是解决了,叶秋扭过头,问,“是不是快要到了?那个建筑是你们基地吗?”


喻文州回答说,是啊,我都没注意到,真的就要到了。


这时候他们正巧路过一个酒吧,门口挂了个彩色的发光招牌,照过来一片霓虹似的色彩。叶秋才对上他的眼睛,忽然就笑眯了眼,嘿了一声,伸手去戳了下喻文州的脸。


一面乐道,“文州,你什么时候画的脸谱呀?”


这笑点真的很低,可是喻文州不知怎么的,居然也跟着笑了出来,学着他伸过手去,也想碰下叶秋脸上那一块彩虹似的灯光。


叶秋像是愣了一下,但还是反应很快地去躲,喻文州的指尖擦过他的耳垂,他就又咯咯地笑起来,这回是去挠喻文州的腰。


喻文州赶忙说,“诶诶,不是,你脸上沾了冰淇淋……”


叶秋险些就要反击成功,半路止住,歪着头道,“啊?哪里哪里?”


“这里。”喻文州说,指尖很轻地点了下叶秋的脸颊,是嘴角边上的位置。


叶秋伸手一摸,手底干燥平滑,立刻反应过来,抬手捉了把喻文州的腰,笑道,“去!居然敢逗你前辈了!”


喻文州这回没反抗,只笑着认输,“好好,我错了,前辈饶命!”


他觉得自己的脸很红,但又想着,没事的吧,周围这么暗,大约也看不到,况且,要问起来,他可是才被捉弄过呢。 


评论(3)
热度(107)
© 鱼旆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