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觉得自己得写点东西,但那篇我本来是打算之后等攒到一定数量再写的

快些写完天使的话应该就能放了,可大约是因为春晚某小品节目,真想立刻就发出来

可我只写了一更,当时写完了给朋友看,我说这是女权相关的,朋友就支支吾吾,看完了,说,这不是一点关系也没有嘛

瞬时间我就很心累,只说,可能故事还没进入正轨吧。的确还没进入正轨,但我想的是,啊,大约不能和她再说这篇文了。我身边没有能一起谈论这篇文的吗?

今天和喻叶群里的小天使讨论相关的话题,内心世界翻江倒海,不知是好还是坏。解释说是因为女尊而屏蔽女权的,或许是好心,但在我看来只是为官方洗地,于平权主义者而言,属于自我安慰,为了使自己相信,其实社会对女权没有大的恶意,于社会而言,属于蒙蔽希望,使正当化。不论哪个,都令人痛苦。

诸多事情确有各种各样的困难。但说来让人高兴,我身边既有为平权而奋斗的男性,也有为不知平权为何物却践行平权的女性。

有次一个男生突然和我说,啊我觉得自己是个女权主义者,我说哇你为什么这么想,他说,因为很酷啊。

挺傻的。但是仔细想想,多好啊。

评论(15)
热度(34)
© 鱼旆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