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坂/山坂]一十三年 1

食用前请注意:

*架空现代,双年下,年龄差有

*1444fo点文,写给我的珊 @放飞自我 

*社会我真波,人狠话不多(不

*OOC,OOC和OOC

 

 

一十三年




1.


包厢空调温度其实刚好,但酒桌上气氛一涨,房间里就显得有点热。小野田坂道点到第二杯饮料,店员问,是要常温还是热饮,他居然脱口而出:“要去冰的吧。”


这里又不是街边奶茶铺,姑且不论饭店里有没有去冰这个选项,室外可是大冬天,气温零下,据说后几天可能还要下雪,就算真点了冷饮,恐怕也要没人和他一起喝。


这么想着,就想改口,结果旁边却突然有人接话:“太好了,小野田你也想喝点冰的吗?”转头一看,竟然是自家部长,寒咲通司,后者嘴里叼着根烟,大概是顾及室内空气,并没有点上,讲起话来,烟头一晃一晃的。


小野田顿时满怀感激。


他从毕业来这家公司工作,到现在已经有四年,还是经常要受到部门里几位前辈的照顾,其中与寒咲部长的交流其实并不算多,但对于小野田而言,却有几分特殊的意义。


他正是因为寒咲部长,才认识了现在的恋人。当时也是在聚会上,是一个大项目的庆功宴,几乎全公司都有参加,规模自然比个别部门的小派对要大得多。部长被灌了不少,部里唯一没喝醉的小野田送他回去,结果却在寒咲家附近迷路,好在偶遇了部长的妹妹,那时候她身边围着一群朋友,其中一个就是今泉俊辅。


之后又发生种种。比如后来又在超市里碰见,然后才发现,原来今泉住的离他家这么近,几乎差一点就算得上对门了,又比如稍微聊了下,接着惊讶地发现对方同样有对自行车比赛的兴趣,冷门遇知音,就这样有些唐突地交换了邮箱账号……此类等等阴差阳错,天时地利与人和,到最后才走到一起。


但不得不说,如果没有最初寒咲部长带来的相遇,他和今泉是怎么也不可能有交集的。没有那次契机,就没有现在与恋人的幸福,光是这样一想,小野田心里就充满了既甜蜜,又感谢的心情。之后面对部长的好意,总是加倍感恩。


今年的年终聚会碰巧办在十二月三十日,刚好是正月前一天,也就是今晚一过,往后就是三天的法定假期。今泉比他小,还在上学的年纪,平时两个人都各有各的忙,尽管住得很近,可见面却算不上多,偶尔约会,也是稀少紧凑,可这三天却可以悠悠闲闲地一起度过,想到这里,小野田便忍不住露出微笑。


“小野田前辈,小野田前辈?”


大约他这边分心得太过明显,立刻就被人揪了出来,小野田赶紧惊醒似的抬头,一看,对方似乎是隔壁桌的人,正凑过来,冲他眨眼睛,问,“小野田前辈,只喝饮料吗?”


小野田有点慌张道:“是、是啊,我不大擅长喝酒的。”


他这个弱点在自家部门是人尽皆知,托部长与几位前辈的福,但凡是部门内的聚餐,酒劝谁也不会劝到小野田身上,实在是亲切至极。职场上能有这样的和睦气氛,除却部长部员都是一帮秉持实力说话,良性竞争的热血程序员,也多亏公司技术部惯常闭门造车,关起门来,大伙都是难兄难弟,盈盈代码间,默默不得语,一切尽在不言中。


可这回也不知公司怎么安排,往年的年酒,一般都是与产品研发部一同,要么就单独来搞,今年居然和销售部凑到了一块,后者人多势众,连着三个大包厢,还不够,要加座,热闹的不行,一票程序男窝在最靠边的一桌,一派他山之石,与我何干。


不过到现在,饭桌上已然酒过三巡,气氛开始躁动起来,串桌的情况也逐渐地多了。最先起头是销售部的东堂,颠儿颠儿地来这桌,特地跑找卷岛前辈喝酒,那时候小野田还在想,真不知是幸与不幸,反正他是不认识销售部的人,估计不会有这样的经历。


结果没想到现在就发生了。


小野田觉得自己已经充分推辞,但隔壁桌与他搭话的那位似乎没这么想,或者该说不愧是销售部,气场就不一样,听小野田这么说,也只是微笑着回道,“那多可惜呀!明天可就放假了,过年嘛,喝一杯没关系吧?”说着,递过了一个空杯子来。


平常这时候会来帮忙的是卷岛前辈,但卷岛现在正被东堂缠得紧紧的。换个角度想,毕竟是同个公司的不同部门,处好关系才是正解。小野田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酒杯,那人就给他倒酒,可能也顾及是不同部门的前辈,真的只倒了一点点,大约一个瓶底的量。


只是清酒而已,度数不会很高,或许就和他说的一样,明天就是假期,稍微喝点应该也不会碍事。


这么想着,小野田试着喝了一小口。果然,即便对不习惯酒的他而言,入口也毫无激烈感,大约真的是非常清淡的酒吧?于是总算稍微放下心来。


“还行吗?”对方关心道,口吻和神情都很亲切,实在不该对他这样戒备的。又想起来,对方之前像是叫了他的名字,也知道是别部门的前辈,可自己却对人家半点印象也没有,顿时不好意思起来。


可要想问,你叫什么名字,却好像有些错过了时机,小野田支吾了一会,还是找不到开口的方法,对方却像是心领神会一般,说道:“诶呀,不好意思,都忘记和前辈介绍了。我叫真波山岳,是销售部的实习生,上个月才来呢,前辈可能不认得我吧?”


小野田赶紧借势应道,“你好呀,真波君。”讲完,又觉得对方真是好意,自己就回这么一句,不冷不热的,似乎不大好,便说,“别叫前辈啦,怪不好意思的。我还资历浅得很呢。”


真波却回:“哪有的事,我听说啦,先前部里换上的那个app,主要开发者就是前辈你,真的很好用,帮了不少忙呢,我很尊敬前辈的呀!”


技术部向来是在褒奖上很被忽略的部门,小野田还没收到过这种待遇,一下子脸都红了,连连摆手说没有的事,这是工作嘛,他还远远赶不上部里的前辈呢,等等等等。


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大约是那副样子太滑稽了,真波突然就笑了起来,小野田更加不好意思,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就怕气氛沿着这个走向尴尬下来,好在又是真波救场,说:“那好吧,就不叫小野田前辈,叫坂道前辈吧?”


这种叫法还挺少见的。小野田语带含糊地想要犹豫一下,结果真波径直问,“不可以吗?”又是个角度微妙的直球。


小野田只好慌慌忙忙地回答他,“不不不,哪有的事,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呀!”


真波一脸的欢快:“那太好啦!松了口气呢,还以为不会同意了,坂道前辈人真好呀。”


小野田就只能傻笑,低头掩饰意味地,又喝了口酒。



-------------------



今泉俊辅站在门口,已经等了有将近一个小时,期间看过七次表,十三次手机,依旧没有收到小野田坂道的消息。


小野田上一条短信发在两个多小时前,说似乎聚会快要进入尾声,这么来看,十点前应该可以结束。


先前他也和今泉讲过他们聚餐的地方,并不很远,搭电车过来,算上走路,也就四十来分钟。今泉算好,十点结束的话,十点三刻过来,应该是可以见面的,因此才在这里等着。然而现在已经超过十一点半,小野田依旧没有出现。


犹豫再三,今泉还是拨通了小野田的手机。先前他一直不大愿意这么做,倒并非是小野田会介意,而是他本身不喜欢那种会打扰到对方的感觉。可是今天真的已经太晚,发去的短信也没有始终回复,之前从没发生过这种事,更加令人觉得担心不下。


提示音响了几下,就在今泉以为要转入语音信箱的时候,电话终于接通了。


今泉忙说:“坂道?”


但对面传来的却是陌生的声音:“你好?”


今泉一时错愣,啊了一声,才反应过来,问:“你好,你是……?”


“我是坂道前辈的同事。”对方回答,“抱歉呀,擅自接了电话。今天我们公司年酒呢,他好像有些喝多啦。”


“没……没事,他现在怎么样?”


“大概是睡过去了……恩?”对方突然停顿了一下,接着有些犹豫地说道,“我正在送前辈回家……那个,你是站在转角的位置吗?”


没错。今泉立刻抬头张望起来,很快在街道远处发现了人影。今泉应了两声,挂掉了电话,等那人走近,终于在对方背上看到熟悉的身影,的确是睡得迷迷糊糊的小野田坂道。


背着他的人冲他笑笑:“谢谢你啦,我还以为要迷路了……你是坂道前辈的弟弟吗?”


不是。


对方是小野田的同事,他们的恋爱不可能在职场上公开,尽管不情愿,可今泉只好回答:“是他的邻居。”


那人点点头,应该是相信了,说:“原来前辈是一个人住的呀。辛苦你啦,领居先生。”


这个叫法很幼稚。像是对着小朋友一样。不仅如此,还很显得非常生疏。明明对方也不过是个同事,似乎还是后辈,称呼里加了个“前辈”,却对坂道直呼其名。今泉皱了皱眉头。


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知道。


就算说是恋人,也不会有人相信——倒不如说,要真的相信,那反倒糟了。


今泉俊辅,十五岁,高一,恋人是迈入职场已经四年的上班族,小野田坂道。


双方都是男性。除此之外,年龄相差,十三。 


评论(3)
热度(29)
© 鱼旆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