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再相逢(一发完结)

目录

食用前请注意:

*韩叶only,一发完结

*人妖恋,有点儿玄的现代架空

*人生代代无穷已,一蟹不如一蟹

*OOC,OOC和OOC

 

 

再相逢

 

 

叶修要气死了,但韩文清又的确是个很平凡的人。

 

他坐在教室里,羽绒服和围巾摆在桌肚里,安分打着字,半点没有他从前的样子。要不是叶修作为一只妖,怎么说也修炼了千年,又实在和对方混得很熟,晓得对方前世是个中尉,前前世混到了将军,前前前世还是个大将军,以此类推,否则,单就凭一介书生,叶修宁可再去睡他个百十来年,怎么也不会愿意把自个时间花在这个人的身上。

 

可是话说回来,这一世韩文清又的确太平凡了些。叶修当然也不乐意他再去参军打仗,毕竟士兵自古以来都是个高危职业,不论前前世,前前前世,还是前前前前世,韩文清通通是倒霉在战场上。

 

回回叶修提醒他,这次不要再趟夜河,不要再迎着箭雨冲,也别……他罗列了很长一个清单,但韩文清很少真听他的,通常是把叶修一只妖晾在一边,自己该做什么做什么,活生生要把妖气炸。

 

直到韩文清前一世的时候,或许看叶修百劝不下,临近他出发,整天越发坐立难安,他当时正在收拾行囊,包裹里翻来翻去,不知从哪里翻出的好心肠,这才很罕见地直言宽慰,说叶修,现在时代变化很快,打仗早就不再是尖刀白刃,而是枪炮导弹,和你从前很不一样了。

 

那时候叶修刚睡醒不久,脑袋还是懵的,也不是很懂,纠结了下,念及对方前前前前前世残存下来的一丁点威严,总不会是假话,于是糊里糊涂地就信了。结果等真上了战场,九死一生,还是被炮弹炸聋了耳朵,韩文清躺在担架上,耳孔流血,很难得絮絮叨叨起来,说叶修你还在吗?我从前就只能听见你的声音,这会儿却什么都听不见了……你还在吗?

 

叶修忙说在呢还在呢,讲了好几遍,也不知对方听没听到,韩文清就昏了过去。接着这一世也结束了。

 

所幸叶修是只妖,这一回没成,等上一段时间,还能大侠重头来过。唯一美中不足,就是妖的知识情感积累是连贯的,人类却有断层,好比接连着的山峰。

 

叶修看韩文清一次又一次地从头学起,就好像格式化了的硬盘里,重新开始储存东西。他开始是想笑,后来次数多了,就觉得很不耐烦。整理过往回忆,大约每次韩文清都是死在战场上,属于英年早逝,因而叶修等他成长的时间很长,真的长成了的时间却很短,更不必说人要转世,怎么也需花上个一两百年,开始叶修还殷殷切切地数日子,后来也嫌烦,干脆径直睡过去得了。

 

这个办法好,他甚至不需要设闹铃,等到韩文清出生,千年的红线一扯,婴儿呱呱坠地,叶修心里头兀自地跳了一下,尾巴毛都要炸开来,翻了个身,依旧睡不着,逼着也清醒了过来。

 

世外果真又变成了全然不同的样子。叶修粗浅地观察了下,过往的人类,灵力只有比百年前还要不如,就算化了人形去试探,也仍然没人搭理他,怪不扫兴。可叶修随即转念一想,这敢情也倒好,免得老有人奇怪他,觉得他打扮落后时代。

于是这就打了个哈欠,随便打理了一下,懒洋洋地出发去找韩文清。

 

他重来的次数多了,这回也不心急,反正太早找到人,也是一个等字,还得眼巴巴看着等,更加痛苦。这么一顾及,找人的脚步也慢了下来,奈何红线牵着,就好比地图上一个大红叉,游戏里主线任务指引,不要太明显。

 

他当年果真是年少轻狂不懂事,不然也不会去弄这么个麻烦玩意儿,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然而思路不能这样开拓下去,否则真要细数起来,叶修自个就能把自个尴尬死,他和韩文清那点套路,譬如你借我的伞,我借你的剑,借来借去,你来我往,现在都已经俗得没眼看,但又的确是他自己做出来的事情,当时这样的路数还很新鲜,他是个崭新的妖,韩文清也不是旧人,回忆永远笼着一层淡淡的光晕,活像一枚新铸的铜币,锃光瓦亮,一点锈迹也没有。

 

叶修心里头怨念,反映到行动上,就是再三地慢慢吞吞,磨磨蹭蹭,甚至绕着红线尽头转圈圈。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愣是花了个二十来年,才把人遇上。

 

韩文清坐在教室里,羽绒服和围巾摆在桌肚里,安分打着字,半点没有他从前的样子。

 

叶修心情极端复杂,想半天不知道如何开口,韩文清也不说话,一人一妖,两相无言好一阵,叶修才意识到韩文清只盯着电脑,或许压根没看到他。

 

这下他倒是放开了,走到后头去,偷偷去瞄对方屏幕,发现上头是个word文档。叶修在外晃了二十多年,也不是白浪,好歹学习了不少现代知识,知道这是一张毕业去向表。

 

叶修马上意识到,现在可能是一个重大的时刻。

 

韩文清要做什么职业,其实如果要按叶修的喜好讲,还是当个侠士最好。一来,清闲自在,柳叶扁舟,快马天涯,都很惬意,二来呢,很有怀念感,就和最初他们遇见的时候一样,还是那八个字,柳叶扁舟,快意天涯。

 

不过时过境迁,侠士已然属于历史里才存在的事业,影视游戏里很多这种题材,但真要人现实去做,那就很不现实。这些年叶修也不是没有规划,他们以后要是愿意,大可以选个好游戏,从第一部打到最后一部,等续作等dlc,虚拟地来一次鲜衣怒马和快意江湖,但此外还是得找个正经职业。

 

这个职业是什么,叶修也有打算,现代职业分化的确严重,一切没有他当年那样轻易,富有与糊口,快乐与不快乐,比来比去,想的多了,就还是免不了旧思路作怪,心病发作,觉得没什么比活下去更为重要,盖因为上一次轮回的确很近,而回忆起上一次,韩文清实在是死得很不值,现在看来,只要来一针抗生素,难保就能活回来,只是当时没有人去为他这么做。

 

这么着,叶修便开口建议道,干脆去当个医生吧,其他科室不大景气,可牙医还是挺不错的呀。

 

但韩文清头也没抬。与其说是奇怪一个自来熟的陌生人,不如说全全然是没把人放眼里去。

 

叶修心里又是一阵感慨,想,唉,果真此人就是这样,哪怕换了一世,该照例的还是照例。

 

叫韩文清相信他——叶修做这项业务已经很熟练,嘴里一串说辞早早准备好了,自诩是天衣无缝的。他稍微试探了下,韩文清没什么特别的反应,现代世界,没反应并不是什么坏迹象,何况叶修自顾自也能说下去,并且还能圆得起来。

 

他大体先套了个近乎,把基本的情况都真真假假真真地说了一遍,讲完,也没忘记当下这时刻意义重大,耳朵抖了抖,眼珠子一转,退而求其次地劝道,好吧好吧,不做医生也行,反正现在医疗也很发达,不比从前,只要不再参军,什么都好说。

 

接着他就眼睁睁看着韩文清填了两个字,国安。

 

果真是要气死个妖。叶修差点没有捶胸顿足,闷气足足生了有两小时,总算冷静下来,安慰自己,国安就国安,总归比参军好,好太多,是天上地下。这么自我催眠了十分钟,这才缓和下来。

 

韩文清坐在他旁边,可能姑且顾及到他的失望,当然更可能的是还没反应过来,总归是始终没有说话。他不说叶修便开始说。他能说的自然很多,因为妖的记忆没有人类那样的断层,并不是什么延绵的山或平原,而是一条完整的射线,抽象和平面得多,以至于直到另一个端点为止,都没有肉眼可见的尽头。

 

叶修一讲就停不下来,从他这二十几年的晃荡,一路讲到韩文清的前世,前前世,前前前世,以及他们最初认识的前前前前前世。他自己也有自觉,不止是因为从前的经验积累,而是真的被逼出了许多感悟,开始觉得,如果他自己是人类,甚至或许还不如韩文清,谁会有兴趣隔着一两个世纪去听些雾里看花的故事。

 

有时候叶修觉得,从这个角度讲,他生得的确很有寓意,一身火红皮毛,谁一眼望过去,都像在隔岸观火。可是韩文清的确听了下来,开始叶修还去逗他的反应,但韩文清偏偏不说话,只沉默地看着他,回回都是如此,他越是这样,叶修就是越是停不下来,不知道心里为什么这样毛躁,像是井里要溢出来的水,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他一件件说过去,偏偏还又特别多,仿佛一个只进不出的粮仓,柴米油盐,全在积灰生尘。叶修讲得嘴都干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头天都黑了,叶修看着韩文清的屏幕,已经不是那个申请页面,word里可能是论文吧,白荧荧底面上密密麻麻方块字,叶修光看着,就困到不行,嘴里很顺口地抱怨起来,说,别顺着写呀,你这样推能推出来个什么?到时候又要重写,累不累人?你不累,我看着都累。

 

韩文清依旧不理。

 

建筑里突然传来铃铃的广播声,把叶修惊得一凛,尾巴也炸来,困意散去了一半。韩文清总算站了起来,收拾了东西,穿上外套,戴了围巾,转身直对着他走了过去。

 

叶修干涩地眨了眨眼。

 

他毕竟等了很久,不止是现在,更是此前无数的日日夜夜。相遇当然是有很多次,可于他而言,除了最初那回,此后永远是迟来的,是很久远前的一束光,从最初照射到了现在。故事的情节都是老一套了,但叶修心里依旧泛起一阵欢喜,就像是冬去春来,水鸟掠过湖面,哪怕水鸟年年都要飞过湖面。叶修不再去想了,韩文清离他越来越近,大冬天,他呼吸出的气息都是热烘烘的。他忍不住张开了手臂。

 

然后,再一次地,韩文清穿过了他的身体。

 

 

 

 

 

 

 

 

 

end

 

 

 

 

叶修:你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

 

 

 

 

感谢你的阅读!

全文3466 字

2014.3.16

 

评论(20)
热度(166)
  1. 墨喵鱼旆央 转载了此文字
© 鱼旆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