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这店污得不能看5-6

目录

前文1-23-4

食用前请注意:

*all叶,前文R预警

*现代妖怪paro

*无节操无剧情也别较真的三无产品

*作者性观念比较开放((

*唉动画一集我看了七遍!

*OOC,OOC和OOC

第一个故事:孔雀明王

5.

“叫王什么希?”黄少天叼着勺子,模模糊糊地开口,“就是他把你推水池子里头的?”

“杰……王杰希。”叶修拉长了嗓子回他,从语调到表情,已然是一股脑的懒得搭理。他话音未落,眼看黄少天又要开口,手下筷子一动,快得留出残影,当即便夹过去一筷子鸡腿肉。

筷子悬在黄少天嘴边,后者睁大眼睛看过来,无辜地指了指自己鼓囊囊的腮帮,然而叶修筷子不动,静如止水,黄少天看看筷子尖又看看他,终究还是把肉一口咬住。

这肉当然是用来堵嘴的。

昨晚王杰希来访,说到底,不过是尽百闻轩的托付,两个人的接触,也止于那个吻而已,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可大约是因为王杰希在他房门上挂着的那个安宁术,要么就是这货刻意在他身上留了点妖气,总之直到现在,那阵属于某妖的荷塘气息,依然在叶修身周若有若无地飘着。

结果就因为这个,黄少天便闹了一上午,到午饭时候,还在嘚啵嘚啵,内容大体都是一个意思,叶修你背着我们有别的妖了,这怎么可以呢我要有小情绪了……翻来覆去,听得叶修耳朵都要生茧。

原本以为吃饭了,总能安静点儿,结果黄少天腮帮子鼓鼓,嘴里尽是叶修给他塞的菜,话都讲不清楚了,偏偏还要继续说,整个一锲而不舍,叶修一个头两个大。

“王杰希来,是要做什么?”趁着黄少天咬肉的空档,喻文州问道。

“诶哟,就等你说这句话。”叶修赶忙接口。他倒也不一定真是在等人问,只是一直忙着安抚黄少天,反而没机会说正事了。

“大眼他来送今年新茶……”叶修稍微顿了顿,似乎是想卖个关子,可是余光一闪,正好瞧见黄少天盯着他,正拼命咽下口中食物,不知怎的,总觉着是两眼也冒光,顿生一阵紧迫,连忙道,“也就是个名头,其实带的是个百闻轩的单子。”

“……百闻轩?”喻文州诧异,很快微微皱起眉来,“他们来请你做事?”

“可不,还说是在帮我转运呢!”

喻文州眉头皱更深了:“不要信,肖时钦惯常这花招。”

叶修乐了,正想回应,却被黄少天抢了话头,后者总算是从与食物的斗争里挣扎出来,急吼吼问:“等等等等,百闻轩是什么?肖时钦又是什么?”

叶修看了眼黄少天,对上一双眨巴眨巴求知若渴的眼睛,立马不要再看,目光左移右移,放回到喻文州身上,也学黄少天眨巴眨巴,意思是:喏,交给你了。

自店内多出个新成员,此类的答疑解惑便已然成为家常便饭,喻文州总拉来做挡箭牌,倒也习惯了时刻当个辞典,转头耐心道:“是一家出版社,现下正是肖时钦在管理。”

“出版社?!”黄少天目瞪口呆,“我还以为怎么说,也得是哪个大能的宝地,居然这么普通?”

“其实,你猜的也没错。”喻文州缓缓答道,“他家比较特殊,古早的时候就在了……”

“对对对,它还有自己印刷厂呢,从老早以前一直到现在,都是一条龙服务的。”叶修插嘴,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比坐他对面的狐狸还要狐相。

黄少天一瞧他满脸兴味,就知道自己肯定是受骗上当了,却不知道具体是哪里出了问题,只好瞪着眼睛威吓:“你别驴我啊,你要后悔的!”

“不驴你,没有驴你呀!”叶修十分真诚,还看向喻文州,“你说对不对?”

喻文州诚恳接话:“确实是真的。”

“不可能吧……那你为什么要笑?”黄少天满脸不相信,又似乎反应到了什么,“还有,如果真是出版社给的工作,你们干嘛这么谨慎?”

叶修耸肩:喏,你问他。

“也得看那是什么书了。”喻文州苦笑。

“现下叫它出版社,是当今人普遍的叫法。早些时候叫书坊,再早些,叫书林,算到最早的时候,连名字也没有。

百闻轩这个牌子也是很后面才有的。最初他们也不出书,看用途,用今日话来讲,大约更像个藏书阁。可是那时候,就连天地之间都尚且在一派混沌里,并非是道法不存在,而是从未被世间知晓过,人间都以兽骨、绳结记事,更无所谓书。

天地间可以称之为书的,恐怕只有唯一的一卷,据说是沧海枯竭,大地浮出之际所制,势以山出内气,连连不断,云海沸腾,延绵不绝

——是为连山。”


6.

“简而言之,也就是家万年老店。”叶修总结,“肖时钦是它现任当家,真身是个千目妖,约摸总不超过四千年修为。少天啊,你别被那些名头唬到,哪天真要见面,也不用太怂他。”

黄少天一声哀嚎,顺带甩给叶修两个卫生球。

他反应稍微夸张了点,可不知是不是想多了,黄少天总觉得,从喻文州说完那段话开始,叶修便有点不大对劲,看着好像透出些许疲倦来……又或许只是对这一大段的解释觉得无聊吧?黄少天并不确信。

他心思不在,又要讲话,嘴里便不由开始跑起火车,“大哥啊,拜托你想想,你从铸剑炼妖到现在究竟过了多久?我修为有没有满一个月啊?你们大佬都是这样坑妖的吗?”

叶修道:“怂。”

黄少天反驳:“这叫理智的自我认识!”

喻文州从一旁捞回话题:“所以单子是什么内容?”

“唉,还是文州顶用。”叶修感慨。

黄少天在旁边飙出一连串的滚滚滚,被叶修无视了个干净,兀自继续道,“简约地讲——就是天道失序了呗。”

喻文州放下了碗。

餐桌上的氛围骤然冷了下来,尽管先前的对话也算不上有多轻松,可只一瞬间,四周空气便仿佛冻结了一般。新茶已采,谷雨已过,已然是春分将至了,寒意却有如肉眼可见似的从地面蔓延而上。

“天道是……”黄少天试探地开口,眼角一瞥,却正瞧见喻文州手中饭碗边缘隐约发白,细看之下,竟然是一层细密覆盖的浅霜。

这下就算是黄少天再怎么初生牛犊不怕虎,也知道不该继续插嘴下去了。室内的冷意果真不只是什么心理上的沉重气氛,而是妖气溢散之下,具现化的压迫力。

“天道失序,是他百闻轩的失职,肖时钦不上报联盟静候处置,反倒叫你这半个外人去处理?”喻文州冷笑道。

他不常表露情绪,此时不过稍显出怒气,反而更教人无端生畏。黄少天先前在店里,只受过喻文州的照顾,晓得他是难得的好脾气,不知道他居然也有这样一面。

寻常喻文州一举一动,哪里都要透着点道家风骨,加之叶修作为一店之主,处理上门客人,也都是捏道决办事,因而哪怕喻文州生着狐狸的耳朵与尾巴,黄少天也理所当然把他当个修道者,可此时……竟是如此像妖。

“嗨呀,别这么紧张嘛!”叶修突然笑了开来,却是转过头去,对黄少天说,“少天你也是啊,才说别被唬到,马上就怂成这样,丢不丢人?”

“呸呸呸,你才丢人!”黄少天下意识地回嘴,说完哆嗦了下,这才想起桌边还有个直冒寒气的喻文州,声音逐渐小起来,“那什么天道的委托,你真接了?你怎么说接就接了呀,也不和我们说一下……”

“这不是正在说了?别着急,听我讲完呗。”叶修打了个太极,前半句打断黄少天的叨叨,后半句话则显然是对着喻文州说的,然而后者沉了张脸,半个字也没回,果然是难得地生气了。

“古人言天地自然,周全运行,谓之天道,拿现在的通俗话来讲,就是天地冥冥之间的什么,自有道理,却也奥妙无常的东西。譬如流注水出,万物生长,衰老病死,无数关联,一切都在天道运行之间。

而所谓天道失序……就是说这种规律出现了反常的地方。”

叶修说,明显是特意给黄少天作的解释,回答他刚才的发问。

“这么厉害!”黄少天瞪大了眼睛。以他的话唠程度,只说出四个字来,看来的确是震惊不小。

“的确厉害,不过还有更厉害的。”叶修眯了眯眼睛,缓缓道,“天道失序,往往是多灾多难,可这次,却是相反的。”

这话对着黄少天说,却明显是在吊喻文州的胃口,后者盯了叶修许久,终于还是叹了口气,“……你说说看。”

叶修总算看向他,“冷静下来了?”

“没有。”喻文州瞧起来更加无奈了,“但又能怎样呢,毕竟是你……”

后半句却没有说。

叶修兀自接话,“当然,毕竟是我,必须是都给算好的。这话我且当做是夸奖收下了。”

黄少天催:“别嘚瑟了,快继续说呀!怎么就叫相反了?”

“相反,就是反过来啊。该是百木凋零,却偏偏生得格外丰美。阳寿已尽的人,又起死回生了,本来谁都要倒霉的,突然就齐齐地鸿运当头了。”

叶修摆出副很奇怪的样子,表情像是在说“这都没懂么”,黄少天恨得牙都痒痒。

“这倒真是怪事。”喻文州思忖道,依旧皱着眉,却比方才柔和了许多,似是有些忧心。

“你也太爱多虑,不管怎么说,肖时钦毕竟不是那样的人。”叶修笑道,“连山可以观天道,故而谓之百闻。百闻之书,千目之妖,这俩凑在一起,就职的一千年来,近乎万无一失。然而这次,分明是处处吉兆,肖时钦却一口认定,此为失道……你不感兴趣么?”

喻文州真要苦笑:“我感不感兴趣,这不重要,可我看出来,你是很感兴趣了。”

“就是这样。”叶修一手撑着下巴,笑得一脸得逞,“帮帮我呗,喻大大。”

讲完,眼神一飘,“还有黄大大?”

黄少天唔了一声,满眼只有叶修侧脸眼角微挑的画面,不晓得是想到了什么,脸刷地通红,赶忙拿手背挡在面前,嘴里支支吾吾,一串听不清的话。

喻文州倒是十足平静的模样,也不知是习惯了,还是正有所思索,只道:“那王杰希有没有告诉你,这件事现况如何?”

“有啊。”叶修眨了眨眼,神情里甚至透了点得逞的味道,“这玩意儿神奇的很,台风一样,不是就地扎根,而是迅速移动的。昨儿还在T市,现在么……”

“自西向东,正朝这儿来。”

评论(6)
热度(203)
© 鱼旆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