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天使在人间 6

目录

 前文:12345

 

补发。

 

6.


方世镜才说完一句午休吧,训练室里立刻欢快地喧闹起来,房间里的人声浪花似地聚拢,没一会儿功夫,又潮水一般,那么一股脑地远去了。

 

喻文州照例是留下来的那一个。

 

他收拾了下桌面,很简单的那种,先擦了遍桌子,然后清了次键盘灰,把笔记本水杯之类归到显示屏后面去,坐下来没多久,又开始想着,要不要去擦下显示屏。

 

训练室的确是他们学员的常驻地,可毕竟不比宿舍,没投射进太多生活的影子,每天结束有人专门来打扫,也不过清去灰尘,桌面上只放了必要的物品,清一色空空荡荡,实际上并没什么好整理的。

 

喻文州只是单纯地静不下来。

 

这状况不是现在才开始,而是已经持续了一上午。昨天与叶秋相处的场景,总要莫名其妙地便在他脑海里回放,就好像是中了病毒的音乐软件,自说自话地就开启了单曲循环。

 

他做个手操,只是看着自己的手,可接着就想起来,昨天叶秋是怎么样伸过手来,猫儿似地拿指尖戳他。耳边是战斗分析的讲解,喻文州看着视频里回放的镜头,却不知觉间又走了神,屏幕上技能效果的光是这么绚烂,令人想起昨晚那道霓虹灯光,在叶秋眼睛里闪闪发亮的模样。

 

一整个早上,喻文州都在这种间接性的恍惚里度过,也就是他并不被投入什么关注,这才没有被点名提醒。放在平时,这种待遇上的差异或许又要叫他失落,可现在,他的心思却全放到了另一件事上……

 

叶秋今天会过来吗?昨天他没有来,可那是因为他出了门,那么今天呢?

 

喻文州呼了一口气,觉得心跳都要加快了。


他心里头有点期待,又有那么些惴惴不安。如果是在昨天,他还能告诉自己,先前叶秋口中的那个“下次”,或许不过是一句客套,要么是一个下意识的用词而已,可现在他却不能了。


少年间的友谊是简单的,像是松软土壤里的草种,下过一夜的细雨,次日阳光一洒,就郁郁葱葱地茂盛起来。


不过几天之前,他说起叶秋,还只有对偶像的憧憬,但到了现在,那种可望而不可即的向往,却已然那样轻易地,被翻涌而上的丰富情感所取代。提及叶秋二字,浮现在他眼前的,也不再是那个遥遥相隔,斩将杀敌的虚拟角色,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是他的面孔,他的声音……是一个真实的、触手可及的叶秋。


喻文州希望叶秋能来,但这不是一个粉丝要见他的偶像,而是某种更丰富、更贴近……也更温暖的心情。



这大约就是朋友了,他想,心里又是期待又是紧张,甚至还有点儿忐忑。


因为身体缺陷的原因,不论是在学校,还是现在的训练营,朋友这个词,对喻文州而言,总是有些遥远的。比起被接受、被重视,他更多的,反而是被拒绝、被疏远的经历。


不论在别处做得有多么用心,背脊上丑陋的隆起,总是或多或少地影响着所有看向他的目光,或是探究,或是厌恶,不管多么不予掩饰的视线,喻文州都自信已经能够习以为常,可是这一回,叶秋坦率的态度,反而成为了他不擅长应对的事物。


今天是叶秋过来的第三天,按理来说,该是个日程里的重头戏,是时候切身感受基地运作。要真是这样,叶秋的这个中午也应该已经被安排掉了。


他也很可能是不会过来的,喻文州理智地想,但现在这个想法又近似于一个安抚了,他感到心头泛起一丝细微、却不容忽视的沉闷,也就这样,才稍微平静了一些。



喻文州终究还是起身了,从抽屉里翻出清洁屏幕的套装,可当他才关掉屏幕,准备把清洁液喷上液晶屏,走廊却响起了笃笃的敲门声。


训练室的门没有关,喻文州转头看过去,一眼就撞进了叶秋的笑脸里。


“叶秋。”喻文州说,不自觉地,也微笑了起来。一阵由衷的喜悦安静地涌上,将他浅浅地浮了起来,方才种种的激动、不安,忽然间通通地烟消云散了。


“嘿文州,我找你来玩儿啦。”叶秋说着走近,熟稔地拉开了喻文州旁边的椅子,一屁股坐了进去,“今天也还练习么?”


“嗯。”喻文州点头,手里没再继续清理工作,而是直接把清洁套归到一边,然后按开了屏幕。画面中央出现的,是荣耀的游戏视窗。


“这回是法师了?”叶秋突然问。荣耀作为第一人称视角的游戏,玩家当然是看不到自己使用的角色的,叶秋会这么说,显然是注意到了窗口底部的技能栏,“你不玩儿术士了吗?”


这是无意的一句话,叶秋问得很随意,喻文州的心却狠狠地颤了一下。


是了,荣耀里登陆的这个角色,不是术士,而是一个元素法师。


在蓝雨战队现在的职业组成里,队长魏琛的术士角色是团队显而易见的主心骨,而元素法师却处在角落里最不起眼的位置,甚至可以说,它已经游离在了蓝雨的战略之外,不论何时被团队淘汰掉,都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第一天的偶遇或许使叶秋猜到了,喻文州会在中午给自己加练,可他并不会知道,喻文州一个人默默练习着的术士,其实是他自己的小号,现在登陆的这个法师,才是训练营分给他的账号。


平时中午,训练室人一走空,喻文州便会换上那个术士小号,抓紧独自一人的这段时间进行练习,可他今天确实过于心神不定了,甚至就连这个步骤也忘了做……


于蓝雨而言,法师和术士的职业地位是有天壤之别的。喻文州并不在意这种身份上的悬殊,他无意隐瞒,可却担心叶秋眼里,这是否会算作一个欺骗。


但叶秋只是一笔带过了这个问题,“不接着搞之前的方案了吗?”他甚至没有提出任何相关的疑问。



“不……我忘记换账号了。”喻文州下意识地回到。他原本还是游移不定的,可这句话一出口,却飞快地想好了,如果下一个问题,叶秋问哪张才是他真正的账号卡,那他就实话实说。


“哦,吓我一跳!”叶秋突然笑了,“我还以为你要放弃了……就说嘛,那个方案很有趣啊,我回去又想了下,之前我只在副本里见过这种用法,当时是……”


他就这样兴高采烈地说了起来,居然真的就这样把先前那茬给跳过了,就好像那根本就不是个问题。


喻文州愣了一下,思维还停留在刚才,等叶秋都说到一半了,他才恍然似地想到,当然是这样的,毕竟这个人是叶秋,不是其他那些,他只把心思放在最本质的事情上,别人会关注的所谓重点,叶秋他才不去理会呢。


叶秋讲完了,喻文州却没听进多少,自然是又走了神,可这回明明本人就在他面前,就连喻文州自己也有些哭笑不得了。


“要不……你来演示一下?”他挑了个委婉说法,暗示没有听清楚,一面侧过身,给旁边电脑输入待机密码。


“好啊好啊!”叶秋摩拳擦掌,一屁股坐到显示器前,似乎很是欣慰地叹了口气,“唉,还是文州好。你们魏队,上午说好去战队训练室摸电脑,后来却又反悔了,小气吧啦……”


叶秋是这么说的,可上午他们训练休息的时候,喻文州分明听到一个队员过来和方世镜抱怨,说叶秋大神进了训练室,磨着四处要切磋,要单挑,要混战,引狼入室,苦不堪言,这才轰了出去。可是……


喻文州一心二意地想着,叶秋刚才气鼓鼓的样子,这哪里是狼呢,就算是,也是很可爱的那种。


那边叶秋登上了备用账号,才设置好键位,立刻转过头来:“你看啊,就是这样的……”


这次可不能再漏听了。喻文州拉进了椅子,决心要做一个好学生。好在投入也向来是他的优点,屏幕上的角色做起技能动作来,只几步,诸多的考量与假设便开始如往常那样,蜂蛹进他的脑海。

 

叶秋的操作很快,第一次重在连贯地演示,没给出什么刻意的停顿和分解,一套技能连锁马上就结束了。

 

喻文州沉思片刻,转头想说些什么,叶秋刚好也看向他。显示屏里技能一闪,恐怕是下意识的无用操作,效果光效亮了一下,像是触碰了什么开关。

 

叶秋眨了眨眼,睫毛刷刷地扑闪了两下。喻文州很快反应了过来:“确实是这样的思路。这个连锁能成功的一个重点,在于把习惯操作反了过来,不是用混乱之雨接光牢,而是把光牢放在下雨后面,但这主要还是因为ai的可预测性比较强,放到实战中,要达到这样的预判,或许需要队友配合……或是特殊地形。”

 

“就是这样,可能这也是没人这么用的原因吧?术士还要读条,又降低了判断的精确性。所以不考虑进攻性,放弃这种控制衔接的要求,就算cd比较长,可用大范围的技能套定点技能,总归是比反过来要方便得多。不过,要真的能完全预判行动,光牢收益肯定比下雨强上不少。”

 

叶秋说着,对着活动靶放了个光牢。这回算个半持续技能,靶距离角色不到十尺,蓝紫色的光亮像是水波一般,在四方形的视角里荡开,木纹似的,一圈一圈扩散。

 

六芒光牢的效果是禁锢,正因为霸道,才更加地转瞬即逝。身为暗系的术士技能,却少有地没有给人黑暗的黏腻感,六芒的光华清澈浅淡。

 

像是配合了这静谧的画面,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没有说话,室内停留出一段狭窄、却安静的间隙。

 

然后,莫名其妙地,他的心又砰砰地跳起来。

评论(5)
热度(88)
© 鱼旆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