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叶]废墟(一发完结)

目录


食用前请注意:

*王叶only,一发完结

*架空西幻paro

*OOC,OOC和OOC



废墟

 


1.

嘉世塔崩塌的时候叶修正在用玻璃棒调配一种高级变形水,大概一刻钟后,这个消息通过魔宣部设置的全民感应网传递到他房间东南角那只魔蝙蝠的大脑里。魔蝙蝠张开眼睛,在半空中投射出17.9英寸大小的平面影像,悬浮着的狭小窗口里映射一座巨塔轰然倒塌。

这场景太过震撼,魔蝙蝠张口音效轰隆一下,叶修手一抖,烧瓶就从手掌里滑了下去。大眼家卖的水晶烧瓶质量堪忧,才碰到个木地板就噼里啪啦摔成了几半,清脆的碎裂开来的声音与魔蝙蝠嘴里的巨响相映成趣。

也不知是巧还是不巧,他这副变形水的配方里刚好有一味材料,现在正在他身侧桌上小托盘躺着,又是微草出品,已经磨成了粉看不出,但那确实是乌鸦的喙。

陈果从一楼踩着她家的破楼梯上来,踏踏踏,踏踏踏踏,脚步急促如鼓点。她推了推叶修那间小破工作室那扇完全不隔音的小破木头门,门还没全打开就扯了嗓子喊,叶修你疯魔啦大清早地搞那么大声干嘛。

叶修还没缓过来,一张白刷刷瞌虫懵懂的熬夜脸直愣愣地转过来。他脚下那瓶配了一半的药水和水晶烧瓶一起喂了兴欣疏松坚韧的老地板,手上光拿着一根玻璃棒,简直在用行动解释什么叫呆若木鸡。

陈果顺着他原来的视线方向转过头去,角落里那张屏还在暗暗闪闪,然而那上面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除却一片废墟。

 

 

2.

叶修目瞪口呆的绝景只持续了大约几秒钟,根本不能分辨出他是吃惊于这个重磅消息的内容,还是只单纯被音效给吓到了,更何况唯一的证人陈果在这几秒钟内都在愣神。

几秒钟后,她忽然反应过来,颤抖着指尖指向浮在半空那块案板大小屏幕,瞪大了眼睛问叶修:“这哪儿呀?”

叶修这时候已经在弯腰捡玻璃瓶的残骸,他闻言抬头又往那边瞧了一眼,似乎犹豫了一瞬,但很快便极为自然地回答说:“还有哪儿,嘉世呗。”

陈果一口气几乎提不上来,维持了一个滑稽的表情,半张着嘴懵了足有十几秒,才僵硬着脸说道:“嘉世啊……哦,那塌了就塌了吧。”

她嘴里说得无所谓,神情却截然相反,眼中真情流露,实打实的惋惜与怅然若失,过了一会,又像是方然醒悟,恶狠狠地拍了一下大腿,仿佛把自个当成了一株龙心草,一把从泥沼中连根拔起,发出响亮的啪地一声,惹得叶修又扭头去看她。

“诶呀,塌了就塌了吧!”陈果说,“那里头也没啥好东西了,这暴风老不做好事,这回倒是除掉了一个祸害!”

叶修说:“老板娘,您别撑着了。”

陈果瞪他:“我哪儿撑着了?我早看它要塌,果然就是!”

这瞪人的眼神,气势有余,底气不足,虚张声势的成分多。以往叶修肯定要假意服软,给老板娘一个台阶下的,可这回他却只是点点头,没说话,接着蹲下来,继续收拾那堆地上的一滩报废的药水和碎玻璃渣渣。

陈果卸下了表情。一时间,沉默的空气在二楼流淌着,夏日隔着窗外繁茂荫翠的枝叶,在屋内投下阴影。

“我去趟嘉世。”叶修突然说道。

陈果猛地看向他:“你去那儿做什么?”现在她已经没戴着那副生硬面孔了,一说话,一眨眼,失落和沮丧的情绪就如同粉尘一般,从她神情的缝隙里,扑扑地掉落。

“有个小朋友,还留塔里呢。”叶修解释道,“我过去看看他。”

 

 

3.

嘉世塔果然只剩下废墟了。

在原本伫立着高塔的位置,苍白的石块错综凌乱地堆积在一块,犹如无数竖立的墓碑。塔身崩塌的波及范围几乎覆盖整个广场,周围是零散碎石,中央是残破的塔基,两米以上参差不齐的墙壁拢成一个巨大的圆,它是那样的庞然大物呀。

曾经这座魔法塔也照耀这附近一整片区域,白色的塔身高大宏伟,南起白银森林,北至格林小镇,都被笼罩在白塔顶端圣洁的光晕之下,震慑一切胆敢接近的魔物。有那么一段时间,它是四方诗人歌谣中的主角,饱受从朴实到华丽、各色辞藻的赞美,但即便如此,它也日渐衰退,如同活物一般地步入苍老、黯淡和松懈。

陈果并没有说错,嘉世塔确实大限已至,实际上,叶修领悟得还要早些,当塔内的魔法师们因为塔顶逐年缩小的光晕而陷入猜忌的时候,他便已经意识到,恐怕嘉世塔是逃不过要崩塌的命运了。

兴欣与嘉世太近,叶修到达的时候,空气中好像还悬浮着细小的尘埃,在他膝盖附近萦绕出一片干巴巴的白雾,剩下的则已经落到地上,使得整个城镇都蒙上一层骨粉似的薄纱。

街上有人在哭泣,有人神色惶恐,失去了魔法塔的庇佑,这一带又将落入魔物的活动范围之中。过去,也有别处的魔法塔被暴风摧毁,可从没有像这样严重的,叶修遥遥远远地就看到了,不久前尚还耸立在镇上的白塔找不着了,他从扫把上俯瞰下去,那边只留下空荡荡的一个圆。

叶修出门的时候随手披上了一身最普通不过了的黑色法袍,兜帽盖过刘海,里头埋了个模糊相貌的咒语,走到一半,又突然记起来不对,赶忙念咒将胸前的魔法师协会标志给隐去。这一路就果然没有人叫住他,令他畅通无阻。

嘉世塔位于城镇的中央,不论从何种路径,只要一直走下去,便总归能到达。莱特街曾是城中最为祥和繁荣的道路之一,如今被不安与恐慌的躁动所填满。叶修穿行过街道,人流向镇外移动着,像是丧葬的队伍,带着一股萧然和悲哀的风,与他擦肩而过。

然后,在道路的尽头,便是那一片白茫茫的废墟。

 

 

4.

废墟之间有个人影。叶修先被这一大片雪白的石头晃了眼,以至于眯了好久,才辨认出这个影子的主人来。

而对方似是早就发现了他,正侧过身子,半垂着眼往这边看。

“大眼儿?”叶修惊讶,“你怎么来了?”

王杰希很随意地扶了扶帽檐:“来做生意。”

他带着顶巫师帽,底部装饰性的深绿色绸带下还夹着只灰白花斑羽毛笔,用不着施魔咒也能遮住半张脸,黑色尖角长长地垂在脑后,坠着一颗微草塔标配的小星星,大太阳里头泛着灼热流动的光。

“做生意赶这么急?”叶修走过去,伸手去拨弄那支弯弯翘起来的羽毛,“你是直接从实验室窗口就出发了?”

王杰希的巫师帽上盛了一小堆药材,颤巍巍地被宽檐托起来,非常符合协会魔药学毕业生摆弄药剂时候的习惯,怎么看都是实验做到一半的样子,里头甚至还混着柄才研磨了半只的火龙角,红配绿,画面太美。

“商机难寻。”王杰希回答。

叶修想:那你抓得也太精准了。

但他没有去拆穿,转而道:“你这么光明正大,不怕被人逮到?”

“逮我做什么?”王杰希说,他转过身来,草绿色斗篷上别着一只金属徽章,微草塔高级魔法师的标识闪闪发亮。

叶修耸了耸肩:“别不信,现在嘉世塔的人他们找不着,镇上见个魔法师肯定都想要问问的。”
王杰希反而问他:“你从城外走过来的?”

“怎么了吗?”叶修有些奇怪。

“没什么。”王杰希犹豫了下,摇了摇头,“我是直接过来的。”

 

 

5.

叶修一愣。

他都忘了这件事了。毕竟凡是有塔的地方,都该有魔法结界,这道理根本就是世间常识了。他对这座城镇如此熟稔,下意识还记着扫帚的飞行魔法是穿不过结界的,要进塔,最近的道路便是沿着莱特街一路走到底。

“哦,我倒忘了这件事。”叶修说,面上倒看不出什么情绪。

“习惯成自然。”王杰希随口道,又问,“你来是做什么?”算是结束了前一个话题。

“我来见邱非呀!我们那儿缺人,他要愿意来,我们可欢迎了。”叶修挑了挑眉,他好像半点没有心理障碍,又或许根本没意识到自己这么说是意味着什么,总之他又迅速揭过了自己这边,把话头混着眼神都给抛回去,“我还没问你呢,倒是你先发问了。你个微草的过来这儿,有什么生意可做?”

“我记得你最近自己新建了一座塔。”王杰希提醒道,委婉地表述了“你也不是嘉世的”。

叶修回他:“兴欣离这多近哪,刚我那儿地板都震了。”讲完又说,“对了,我都差点忘了。你那什么夜水晶烧瓶是怎么个质量?就稍微抖一下,它就碎了。”

王杰希很坦然地略过了后半句话:“上午的时候,我在轮回。那边地板也震了。”

就骗人吧你。叶修心里头一顿鄙夷。

“别偏题,说人话!”他说,顺道劈手夺过了王杰希帽檐上一小朵月光草,闪电般地塞进了自己的腰包,“这罚你的啊。下次我就要拿那只龙角了。”

火龙角虽然只有半只,但胜在品质不错,呈现出半透明的坚硬质地,阳光透过去,折射出琥珀般浓稠清亮的金红色。“真可惜。”叶修看向王杰希的帽檐,眼睛里也快要放出红光,可嘴上却说,“你瞧这龙角,隔人家那儿就是骑士桂冠、荣耀象征,你却拿它来磨药,真没情调。”

说得像你不是。王杰希瞥了他一眼,而后沉默地摘下了帽子,一手把腰包掀开,另一手撑着那顶巫师帽,解除掉上头的固定魔咒,哗啦啦地把那些个药品倒豆子似地通通扫了进去,搭扣一按,又把帽子扣回了脑袋上。

“你不热的吗?”叶修忍不住问。

这种巫师帽是微草塔的标配,但是今天日头毒辣,黑色吸热,他光看着都觉得闷热非常,刚刚王杰希摘下帽子,底下鬓角和刘海似乎也有些发潮,叶修以为他要就这么摘了,结果居然又给套了回去,搁在叶修眼里,就好像是把一团热空气往脑门上扣。

“防晒。”王杰希回,正了正头顶的宽檐帽,现在那上头只剩下被夹在带子里的一支羽毛笔了。

“这你就可别假装内行了,”叶修嫌弃地摆手,“沐橙弄防晒从没拿过黑色的帽子,说效果不好,吸热,捂痱子。人那是专业的。”

他又说:“而且我看得热。”

王杰希瞧了他一眼,说:“好吧。”

就把刚摆正的帽子又摘了下来,视线周围扫了一圈,挂在了斜靠在一旁的扫把尖尖上。

叶修立刻露出一副惊恐的表情,退后一步道:“你怎么突然这么乖了?”

王杰希又瞧了他一眼,第二次转移了话题:“……你打算一直在这儿待着?”

“怎么可能?”叶修与他大眼瞪小眼,但很快就放弃了,“所以我问你,你要做什么去?顺路就一起呀。”

“顺路的。”王杰希答得很肯定。

叶修笑了:“你怎么知道我要去哪里?”

“因为我暂时没什么要做的。”王杰希说,说完大概觉得不明确,又补充,“我先跟着你就行。”

你的商机哪儿去了?叶修心里乐道。但他没有真的说出口。

 

 

6.

跟着叶修的结果就是两人一同在小巷子里绕起了弯弯。

巷子没有顶,然而比广场那边还是好些,太阳斜着打下来,只能照到脖子以上的部位,缺点是拐弯太多,风吹不进来,还是热。

叶修从王杰希那儿要来了他的扫把和巫师帽,后者稍微费了点力气,不过也没磨上多久,一到手,他就把那顶宽大的帽子撑在扫把一端,举起来,假装是把伞去遮太阳,看得王杰希一阵无语。

象征微草塔魔法师身份的巫师帽可能有很多用途,比如往帽檐下打一些需要媒介才能生效的魔咒,比如实验的时候用来放一些马上要用却没手去拿的药剂,比如既然不久前它的主人还大言不惭地要用它来遮阳,那么当然谁也没规定它不能用来像这样充当一把伞。

但这画面依然不忍多看,王杰希只好移开视线,说:“你目的地这么偏僻?”

叶修单手托举着扫把,上头那顶巫师帽摇摇晃晃,好像是撑着一只雨天里的巨型蘑菇,柄长伞小,颤颤巍巍,阳光从顶头上雨水似地往下倾泻,在距离地面一点点的位置溅起来,化作一滩灰扑扑的影子。他歪着脑袋,回过头来看王杰希,巫师帽的阴影在他脸上打下轮廓,只遮住了半张脸,漏出一个明晃晃的下巴。“不啊,就在凤凰街那边。”叶修说。

这地名王杰希有印象,是嘉世城的主干道之一,装似不远,他俩拐弯抹角、兜兜转转了也有段时间,再怎么说也应该到了。

“怎么还没到?”王杰希问。

“呃,”叶修短暂地停顿了一下,“其实本来是应该到了……”

他这样王杰希就知道了:好么,这居然是迷路了呀。

“我也不是很常来这些地方嘛。”叶修耸耸肩,“我那么低调,从不担心给人认出来,一般都是走大路的好么。”言下之意,怪我咯,要不是跟了个你,我这回也走大路去了。

“来个隐匿咒?”王杰希戳穿他,“盖住协会标志,然后随便模糊下相貌就成。”

但叶修还要挣扎,并且妄图浑水摸鱼,他说:“别介,你不戴帽子,那大小眼儿能藏得住?”

王杰希“……”了一下。

心道:好的吧,知道你不想去大路了。

又想:也不看你驴的是谁?

 

 

7.

自从嘉世城的魔法师协会分部转移至魔法塔之后,这栋老屋就进入了半废弃的状态,一层茂密爬山虎攀满外墙,到了接近屋顶的位置才逐渐稀疏下来,露出底下砖红色的墙面。

门牌选得倒是很好,果真是正对凤凰街,两个人绕了半天就为找个后门,也是辛苦。

叶修叩了叩门锁,小木门哆哆嗦嗦,门板叶面上都震下一层白刷刷的粉尘,也不知道是今天被风扬过来沾到的,还是过去积年累月给攒起来的,通通簌簌地洒下来,在空气中折射出微小的闪光。

没过一会,门从里边打开了,力道急了些,扯断一小条爬山虎伸出来的嫩茎。门后探出一张少年的脸。“……叶老师?!”少年睁大了眼睛。

叶修肩膀上灰尘刚拍到一半,还是收回了手,点点头:“好久不见了,邱非。”

“……您怎么这时候来?”邱非问。

叶修摸了摸鼻子:“我就顺道呢。”

这话不止王杰希一个人不信。

邱非沉默了几秒,垂下眼,但很快又抬起来:“我能处理好的。”

“我相信你。”叶修顺着他,当即证明清白,转头与王杰希赞道,“可不是!我就说嘛。”

王杰希配合他点头,顺便伸手拍掉眼前肩膀上另一半的白灰,心想:刚刚是谁说要专门来看小朋友的?

邱非的视线越过叶修,冲后头的王杰希点头问好。他的法袍上没有魔法师协会的刺绣,但王杰希注意到,他胸前别着一枚嘉世塔的铜制徽章。恰好屋里有声音喊人,邱非转身回应,王杰希借机稍微低了点头,在叶修耳边低声问:“是个小学徒么。”

叶修凑过去回话,然而十句九吹:“是不是很不错?他就快出师啦。”

王杰希连说:“是,是。”却又补充,“我们小高也很有潜力。”

叶修噫了他一脸。

 

 

8.

邱非往屋内喊了几句,听起来像是在布置什么工作,但很快又回过头来,侧身请人进门,领到二楼,又兜出去倒水,结果还没走到楼梯,就又一次被不知是谁给叫住,一句邱非快来帮帮忙嗓门大得惊人,各着个楼层都传到了二楼会客室。

叶修冲着门外嚷嚷:“诶诶,邱非呀,不用特别招呼了,怪麻烦的,多见外呀!”

话音刚落,邱非立刻转身探头回来,叶修赶忙摆手表示你忙去就好,没想到对方却一脸认真地道:“您别太大声。塔的事情,虽说新闻一播,全大陆都知道了,可毕竟晓得内情的人少,看不清楚的还更多。下头大门那儿围着一些群众,有不少抱怨您的——有些还带着魔道具呢。”

叶修立马合上嘴,大睁着眼睛,做了给个嘴巴上魔咒的动作。

王杰希看着好笑。想想也是,这位叶大魔法师在外是何等的横行霸道,惹是生非,能这样安分的情形实属少见。他大约笑意上了脸,当即收获到叶修的两个白眼:“你笑什么?”

王杰希给他实话实说:“笑你做师父的,倒很听徒弟的话。”

“这叫关爱,你不懂。”叶修回嘴,“心疼微草塔,老师都这么严厉的。”并且还跟了句,“不如来我们兴欣啊。”

王杰希冲他挑眉:“好大胆子,当我面就敢挖墙角?”

叶修笑道:“我挖的就是你!”

讲到这里,两人都不禁微笑了。阳光透过二楼的窗户从对面照进来,在地板和家具的陈旧木料表面打出一片白花花的斜长矩形,边角被窗棂上攀着的爬山虎叶片切割出锯齿,模模糊糊地凸出来几块尖角。

“我大概是乌鸦嘴。”叶修突然说。

王杰希没有接话,很安静地等待着后续。他那顶巫师帽被摆在桌面靠里侧的一角,总算不用再接受阳光暴晒,旁边是他塞满了药品鼓鼓囊囊的小腰包,东西太多,连口都合不上,也跟着被晒了一路,散发出非常干燥的药草气味。中间那只没有尖尖的火龙角蹲在一堆干制的花花草草里,一张弓似地高高扬起,在阴影中只发出一点点的光泽,但看起来红通通的,好像还散发着太阳热辣的余温,可是王杰希刚才伸手去摸了摸,指腹却只有灰烬一样温吞、又很冷硬的触感了。

叶修果真继续了下去。

“我以前还和老吴他们感慨过呢。”他说,眼睛半垂下来,令人想起桌面上那些锯齿形模糊的阴影,“那时候我说,嘉世塔的结界在布置方法上根本就是玄学,不然没道理每次都恰巧绕过洋面袭来的魔力涡流。然后老陶当场就跳过来,非逼我呸呸呸。”

“哪儿能一路玄学下去。”王杰希说,从火龙角上抬眼看他,“绝大多数塔都经历过不止一次的暴风,一些挺了过去,一些就坍塌。”

他这话讲得有些绝情,并且话里有话。没有了塔的庇佑,嘉世的魔法师有多少愿意逗留镇守,还是四散奔走,选择投奔其他的魔法塔?嘉世塔的崩塌,更大程度上是一个明示里头的暗喻,与其说是被暴风摧毁,更加接近某种实质上的无以维系,而后分崩离析。

叶修看向他,眼神里仿佛藏了一对火龙的角,质感和王杰希巫师帽上那只一模一样。他很像是要陷入沉默,但实际上却只安静了很短一个瞬间,便接话似地回道:“然后它们一些荒废了,一些死而复生。”

 

 

9.

邱非端着茶进来了,恰巧撞进室内一片尘埃落地般的极端宁静,王杰希和叶修身处其中,到没什么特别感受,可是邱非半途中入,一进门,只觉得里头沉默得诡异。他不知情地问道:“怎么了?”一面将茶水往桌上摆。

王杰希看向他,很自然地说:“你师父拐了别塔的老师,还妄想拐徒弟,你劝劝他吧。”

他讲得很认真,但这主要是因为这人讲话天生就是如此,说什么都透着股正经,有时玩笑也讲得像是大实话,能唬得人一愣一愣的。

邱非看向叶修:“是这回事吗?”

“哪有!”叶修当场反驳,瞪向王杰希,“分明是你,老是挖人墙角,奢想拐跑人家塔里的小徒弟!”又转头对邱非辩解道,“你不要信他瞎讲。他那个绝对是确确实实的拐人,可是我这边,明明我也是微草塔的半个老师呢。”

言下之意,这就不算是挖墙脚。邱非转头看向王杰希:“是这样的道理吗?”

王杰希端着茶杯,刚抿了一口,抬头说:“没这回事。”

叶修原本看他喝水,嘴里犯渴,手才放到茶杯上,托起来一点点,闻言立刻又放下,可是他还没来得及插嘴呢,王杰希马上又抢着接话,一本正经地向邱非纠正道:“是师娘。

叶修说:“你就可劲儿吹吧!”

邱非顿时不是很想说话了。

结果他不开口,室内便又很突兀地安静下来。叶修倒是总算得空能喝口茶水,那只端来的茶杯上被加了个降温魔法,瓷器杯壁上都结了一层很薄的霜,正从茶杯口缓慢蔓延到杯柄的位置。叶修手指尖上沾到了一点,凉凉的,等他放下茶杯,就很掩饰意味地用手去摸自己红通通的耳垂。

王杰希很得寸进尺地挑了挑眉。

叶修盯着他看了一会,突然说:“第二次了啊这是!”言罢猛然间弹簧般地嗖一下起身,前倾伸手一气呵成,从小腰包里捏着那只没了个尖尖头的火龙角,一把捞进怀中。

王杰希愣了足足有半秒,然后反应过来,剩下几秒又继续假装发呆,活脱脱一个装傻充愣。邱非把头撇到了一边去,似乎不仅不想说话,连看也没眼看了。

叶修把肖想了半天终于到手的火龙角收进袖子里,脸上十足十的心满意足:“好了好了,不闹了啊,我们回到正题。”他这话听起来显得尤其虚假,可说完,叶修居然真的带头收了回来,“魔法塔我去看过了。塌得挺彻底,几个实验室和仓库库存肯定都是救不回来的,得亏图书馆建在地下,你们还没清理出来,但估计应该没事儿。”

邱非收回了目光,端正神色道:“塔身呢,不能修复了吗?”

“能吧,我觉得。”叶修回答,忽地很小地笑了一下,“不过也不容易,你也知道嘉世塔那个构造,一楼二楼都是面子工程,能利用的,没准只有那个塔墙和楼层的壳子了。”

邱非一板一眼地回复他:“可是兴欣是从地基造起来的。”

叶修这下是彻底笑开了:“你就来个简单点儿版本的,从二层做起来呗。能省你不少砖瓦钱呢。”

他话听着像玩笑。邱非皱着眉顿了片刻,回答他:“好。”

 

 

10.

一杯茶喝完,叶修便说要走,王杰希跟着起身,倒真的很像叶修进门一开始宣称的、就是顺道来坐坐。

邱非把人送到后门,下个楼梯的空当就被叫住两次,到了门口,才讲了几句又被人喊帮忙,嗓门大得连墙面上的爬山虎叶片都抖了抖,是先前把白灰都都干净了才没又落下一层灰来。

叶修伸手在自个肩膀上摸,和邱非说:“唉唉,别送了,不用跟来的呀。”又说,“快回去吧,人在叫你呢。”顺便挥了挥手。

邱非冲他一点头,很急匆匆地就转身回屋里去了,连门都是叶修带上的。爬山虎叶子又抖了抖,叶修正在很感概万千地盯着门板看,下意识地眨了眨眼。

“不用摸了,没蹭上灰。”王杰希对他说,把那只在自己肩膀上摸来拍去的手扒拉下来。他几乎是沉默到现在,在刚刚叶修与邱非的谈话里,只负责专心喝水,闭目养神,别无二事,但很显然是在默默听着的。

“我以为你会多呆些时间,比方说,指点一下。”王杰希说。

叶修歪着脑袋看向他,手里一抖,法袍袖子里那只火龙角就落到他手心里。他一面转起龙角,一面很淡然地回道:“邱非不是说,交给他了么。”

王杰希倒是有点儿惊讶:“你还真是放心。”

“倒也不是这样……嘉世塔呀,你别看它现在这幅样子。”叶修笑道,“原先也是从地基建起来的,后来也还辉煌过好一段日子,南边要算到白银森林,北面则是格林小镇,都在它的光晕下。它就像一个小孩一样,生长得很迅速,现在不过又一次回到童年,可是当初它长得比我还要快哩!”

他一句话说了很长,但其实还有没说完的,埋在心里的。这都是些很参杂私心的话,但是叶修确实这样觉得,毕竟嘉世塔曾经是那样巨大、洁白,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黑夜里也宛如一盏不灭的灯塔。在它圣洁光晕的庇护下,一些城镇因它而诞生,兴欣塔亦在其中;而在它烈焰燃尽的余烬之中,在一片黑暗里,也有火光死而复生。

王杰希迟了一小点儿,才回他:“你是在夸耀自己么?”说完也笑起来。

“我还用得着夸吗?”叶修很装模作样地回应他,并且反击道,“现在我的事儿结束了,这位微草塔的大魔法师王先生,接下来你有什么安排呀?”

王杰希耸了耸肩:“听说我的夜水晶烧瓶质量不好?”

叶修拆穿他:“嚯!王大魔导师料事如神呀!我记得是你来后我才告诉你这事儿的吧?”

“行吧。”王杰希这回倒是承认得很干脆。“我么,”他说,扶了扶那顶巫师帽宽大的帽檐,“就看有没有人要接我这笔生意了。”

 

 

End.

 


《fever》收录

全文 8464 字

感谢你的阅读!



评论(2)
热度(120)
© 鱼旆央 / Powered by LOFTER